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舌战法庭 第七章

时间:2018-01-29
我拿着一把鲜花,按响了陈小姐公寓的门铃。
  这是案子宣判三天后的星期六,陈小姐专门为了答谢我为她赢得这起案子请我去她的公寓吃饭。我当然是心情激动地接受了她的邀请。我们赢得了这场十分艰难的胜利,实在是该庆祝庆祝了。
  这个案子是我整个律师生涯里曾遇到过的最富戏剧性、最具挑战性、也是最大起大落的案子了。而且我在这个案子的最后审理中竟两次尝到陈小姐的口交服务,将是我一生最最难忘的奇遇。
  陈小姐为这个官司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她对于最后的胜利是非常骄傲的。当陈小姐听到那个赵泰江被判十二年徒刑的判决时,脸上绽露出的笑容深深打动了我的心。
  我还从未像这次这样为赢得一场官司如此发自内心地高兴过。不过,我还一直没有琢磨出来,陈小姐到底是如何判断出最后那个人就是赵泰江的。我希望今天能亲自问问她这个迷底。
  这时,门突然打开了,一个娇艳性感的女人站在了我面前。
  我一时惊呆了,无法相信这个如此美丽的女人,正是陈小姐。她今天穿了件艳丽的连衣裙,化了淡妆的脸色白里透红,像浮在天空中的彩霞闪着光彩。
  她接过我的花,大方地将我让进屋里。我发现她已经準备好了一桌美餚,只等我的到来。我入了座,陈小姐拿出了一瓶酒,对我说道:
  「马律师,我今天要好好谢谢您为我赢得了这场官司。」
  「哎呀,陈小姐,看您说的,我们赢了这个官司,其实全是您的功劳,我还要感谢您才对呀。」
  「马律师,这个官司已经结束了,您可不可以不要再叫我陈小姐陈小姐的了?您就叫我倩云,好不好?」
  看着陈倩云娇羞的模样,我心悸大为跳动。我对我的客户们从来都是以先生小姐来尊称,还从未这样直呼其名的。如此一来,我们之间的关係可不就更深了一层?
  「啊,那……就谢谢了,倩云。你也别再叫我马律师了,你叫我马敬好了。」
  「好。马敬,来,我请你尝尝这瓶酒。」
  说着,陈倩云打开了那瓶酒,放在鼻子下嗅了嗅,递给我说:「你闻闻看,香不香?」
  「哇,好香啊?这是什么酒?」
  陈倩云抿着嘴笑了,却不告诉我,逕直在两个酒杯里各倒了大半杯,然后递给我一杯,对我说道:「你先尝尝看,好不好?」
  这是深红色的葡萄酒,看上去却和一般的酒不一样。我浅尝了一口,顿感一股浓香温馨的甜味充满嘴里。
  「啊?这是什么酒?我可从未喝过呢?」其实我并不常喝酒,但直觉告诉我这酒必定是瓶名贵的好酒。我拿起那个酒瓶,却发现上面连一个字都没有。
  陈倩云也浅尝了一口,咂着嘴说道:
  「哈哈。这可是我外公在我出生那年特製的土酒,好不好喝?」
  「啊?!是吗?你外公真是造酒的高手呢。」
  「那可不。当时我外公造的酒可是远外闻名呢。来,为了我们的胜利,乾杯。」
  「对。为了我们的胜利,干!」
  出乎我的意料,陈倩云竟一口咕噜咕噜地将那杯酒一饮而净。我自然也不敢怠慢,也一口气将杯里的酒饮净。这酒喝进喉咙里比我想像得还要爽口得多。一股热流随着酒的下肚扩散到全身。
  「啊,倩云你真能喝酒啊。」
  「哪里。这酒入口不烈,却特别提劲。我外公说,这酒很有补性呢,你可要多喝点。来,再来。」
  「啊。原来如此。这酒你外公是拿什么做的?」
  「这个嘛……他可没告诉我。他说他这造酒的方子是只传男,不传女。所以我妈就不会做这酒。不过……」
  她又含进一口酒,在嘴里品味了一会,然后告诉我:「这酒是用高粱、柴米、紫葡萄……还有……嗯,桑果,迎春花……」
  「哇,你能尝出来这二十多年前的酒里都有什么?」
  「我只能尝出这酒是用什么做的,但尝不出具体的配料比例。」
  「你是怎么能尝出来的呢?」
  「我外公没教我如何做酒,但他从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教我如何品酒。所以……不瞒你说,我在十岁时就能品出八十几种不同的酒来。」
  「啊,你真是厉害。来,乾杯。」
  「干!」
  我们又各喝了一杯,不善喝酒的我已能感到酒意开始冲进头脑。
  「你外公这酒有名字吗?」
  「他……管这酒叫女儿红。」
  「啊……」
  我心里开始悸动起来,心里暗自琢磨这名字的涵义。看着面前的美人,喝着杯里的美酒,我已经开始陶醉了。
  突然,我想起我还未问问她是如何认出那个最后一个男人就是赵泰江的。
  「啊。倩云,我一直不懂……你那天是如何认出那个赵泰江的?」
  陈倩云又抿嘴一笑,不知是由于酒意还是她的羞涩,她脸上的红晕一圈圈地扩散,让她变得更加迷人了。
  「马敬,你知道吗?唐律师前天还专门来找我,也是要问我这个同样的问题。」
  「嗷?是吗?她也来问过你?」
  「是的。你知不知道,她是从哪找来的那些做试验的自愿者的?」
  「啊?我还真不知道呢。」
  「唐律师是找到了那个秋燕,让她找来她的一些老客人。然后由唐律师亲自检查挑选出来的。」
  「是吗?那个唐佳慧真是厉害。」
  「你知道她是怎么挑的吗?」
  「她是怎么挑的?」
  「她……哈哈……她一个一个地含进嘴里,感受和赵泰江的差别……」
  「什么?是真的?」
  「嗯。嘿嘿。」
  我看着陈倩云调皮地笑起来,完全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但我实在难以相信那样一个高贵美丽的律师会将许多嫖客们的阳具一个一个地含进嘴里去品嚐比试。
  「你是怎么知道的?」
  「唐律师亲口告诉我的,她说她仔细含过的,根本分辨不出区别。还问我是怎么辨认的。哈哈哈哈……」陈倩云开心地笑着。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官司后来完全就是这两个女人在斗智斗勇,最后以陈倩云的完胜而告终。她当然是非常地开心了。
  「这个唐佳慧……她也太过份了……没见过这么……这么出格的律师的。」
  「马敬,你们律师是不是为了官司都是不择手段的?」
  她的话让我面上一红。她大概在暗指我的什么行为?我心虚的不知该如何回答,好在酒意已让我的脸红得很了,我的表情她没有察觉。
  我有些尴尬地说:「我们律师也不是常做出格的事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说的不择手段,是指……你知道那个家伙的睪丸为何只有一个?」
  经陈倩云的提醒,我突然想起这么一个极大的迷还未解开。
  「什么?你知道原因吗?」
  「嗯。哈哈哈哈。唐律师为了交换我的答案,她就告诉了我这个秘密……哈哈哈哈。」
  「你快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哈哈……其实很简单啦。你不知道你们男人睪丸会变小吗?」
  「这……这我知道呀。但怎么会全消失呢?」
  「这就是他的特徵啦。但是,你不知道,他勃起时一般还是会有两个睪丸的。只有……只有连续射三四次精之后,他的一个睪丸才会消失啦。唐律师就是利用这一点欺骗我们。所以,我才说她不择手段嘛。」
  啊。我恍然大悟。难怪那天赵泰江竟在唐佳慧非常激烈的手淫之下也不能勃起,最后还得借助她用嘴为他口交才成功。原来是因为他这之前一定已连射了几次精了。再想起他们那天竟一起迟到了好一会,说不準唐佳慧就是在法庭外面什么地方帮他射精以致于迟到了。天啊。这实在是让我难以想像。这个唐佳慧的确是太不择手段了。
  「我真没想到唐佳慧会这么……这么不择手段。她也太要强了。」
  「唐律师告诉我,她这么做,全是因为看到我们做的那盘试验的带子后,受到了很大的刺激……」
  我的酒意越来越浓了。想起陈倩云那晚和我做的深喉试验,我的下体不知不觉就又硬了起来。
  「那……倩云,那你到底是如何辨认出赵泰江的呢?」
  「哈哈……马敬……我其实刚才已经将秘密告诉你了呀。」
  「什么?你告诉过我?……」
  「我不是告诉过你,我是品酒的高手?」
  「是呀。但是,这和我的问题有什么关係呢?噢……」
  我突然明白过来。嘿,我怎么反应这么慢。作为品酒高手的陈倩云,一定是通过精液的味道辨认出赵泰江的。难怪陈倩云将每一个参加试验的男人的精液都吸进嘴里。原来她是有意这么做的。我这下彻底明白了,心里却还隐隐地不是滋味。
  「马敬,你知道,每个男人的精液的味道都是不一样的。」
  「你……经过几个月,还能记得那个人的精液的味道?」
  「……在那种情况下,被逼迫第一次喝进那种东西,你一辈子也是忘不了的。」
  「啊……不谈这个了。来,为了我们的彻底的胜利,乾杯!」
  「干!」我们再次将杯里的酒一饮为尽。
  这时的酒意已充满我的全身。我头脑虽还清醒,但奇怪的是全身却发出一种异样的燥热,我能清楚地感受到体内的慾火正在勃起燃烧。我可不能在陈倩云面前失态啊。
  突然,我想起,如果陈倩云能品出不同男人的精液,那么,她不是也能品出那天我也参加了她的辨认试验?
  我心里一股凉意猛然升起,尴尬的表情在我脸上冻结住无法散开。
  她是否已经知道了我那天的极不道德的行为?那可是近似于背叛她了啊。
  「啊……倩云……我……我有一事……想向你坦白……你一定要原谅我。」
  「马敬,看你说到哪里去了。嗯……你是不是想告诉我……你那天也参加了辨认试验?」
  「啊?!你已经知道了?……倩云……实在实在对不起。我一时鬼迷心窍,再加上……唉,你一定要原谅我。我非常非常的抱歉……」
  「马敬,哈哈。你真不用放在心上。我根本就没有怪过你。我只是奇怪,你为何瞒着我而不早告诉我。」
  「嘿呀,你不知道,我是临时被唐佳慧叫上去的。我后来才知道那其实是她早就安排好的一个陷阱,我是上了她的当了的。」
  「什么?我怎么不知道?」
  「啊。她让我临时参加后,不就是多了一个人嘛?这样你就很可能被她所弄糊涂。幸好你没有被她骗倒。」
  「原来如此。我当时的确有点糊涂。我以为最多只有九个人,但没想到前九个人都不对。
  「倩云,真的对不起了。」
  「嘿呀,马敬,我怎么会怪你?那还不都是那个精灵鬼怪的唐律师设的诡计?而且……你知不知道,还亏了你在第八个上了场。」
  「为什么?」
  「因为你是我那天之前曾尝过的唯一的两个人中的一个,所以我尝出是你之后,对我自己的判断力更加有信心了。否则我真会给她骗过去也说不定。」
  「啊……」
  我实在想不到事情还有这么一个曲折。不过,好在陈倩云一点都不怪罪我,让我一下大为宽心。
  「其实,马敬……哎呀……不好……」
  「什么?怎么了?」
  突然,陈倩云的脸部表情显得非常窘迫,她被酒意醉得两颊通红,有些朦胧的眼神射出迷人的光彩。她话没说完,不好意思地看看我,又低头看看自己的酒杯。
  「倩云,什么不好呀?」
  「嗯呀……你别问了。这……我真不该让你喝这酒的。」
  「什么呀?为什么?你告诉我嘛。」
  「……唉。我忘了我外公去世前曾跟我说的……这酒……啊……」
  「你可别卖关子啊。你忘了你外公说了什么?」
  陈倩云似乎非常尴尬。她扭捏地站起来,一把将我拉过去并将我推倒在沙发上,然后伏身对我含情脉脉地说道:「马敬,你是不是全身很热了?」
  「是呀,你怎么知道?」
  「……我外公说,这酒……只能……你还是别问了。好不好嘛?」
  我看着她娇羞的样子,哪里还好意思再紧追着问她,估计必定是什么让她女孩儿家害羞的话。但我的确全身都燥热起来,挺立的阳具在裤子里勃然待出。看着面前醉意甚浓的陈倩云,我暖洋洋地靠在沙发上舒服地说不出话来。
  「马敬,你们……男人是不是……都像那个秋燕说的?」
  「秋燕?她说的什么呀?」
  「你……还装糊涂……她不是说你们男人……不都是喜欢那个?」
  正说着,陈倩云忽然蹲到了我的胯间,开始解开我的皮带并退下了我的裤子,露出我那早已在内裤里支起帐篷的肉棒。
  我拚命想着,可是带有醉意的脑子已经转不大动了,实在想不起来秋燕到底说了什么话。
  我正在茫然地回忆秋燕做证时的情景,陈倩云已经拉下了我的内裤,一口将我的阴茎含进嘴里。
  我突然想起,秋燕在回答唐佳慧的问话时,曾提到过男人都喜欢吹喇叭的话。
  我彻底陶醉了。
  作者:竹叶青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