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二章 功亏一篑

时间:2018-01-29
处理完手头的公务,吉里曼斯没有马上回到自己的左宰府,而是轻车从简来到了被他称为「西府」的别业,这里是他经常和心腹手下密议大事的地方,左宰府的一般人是根本不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更不论外人了。
  一向门户紧闭的大门忽然双扇大开,一辆普通马车在四个骑士的护卫下很快驰了进去,马车刚刚进去,两扇紫铜色的楠木大门就随即关上了,门轴发出的「吱呀」声打破了大院的宁静。
  不大的院子里面长满了参天的古榆,浓密的叶子将天空遮得严严实实,只有从叶子间隙射入的阳光在地上留下斑驳陆离的光影,使得室内和院子中的光线都显得异常幽暗。当有微风吹动,满院的古榆上那数不清的树叶便刷刷乱响,平添一种肃杀的气息。
  有着一张白净脸庞的别业总管早已在院子里等候了,吉里曼斯一下马车便问道:「她怎么样啦?」
  没有头没有尾的话让这个别业总管的心头打了一个突,偷眼看去,见到吉里曼斯那双细眼瞇得更小,其中跳动着不知名的光芒,他的心中顿时有了底,连忙低声说道:「没有什么异常情况,我把她安顿在西院……」
  公孙大娘呆呆地望着窗外越来越暗的光线,心中一片茫然,随着一阵阵风的吹过,伴有树枝发出的沙沙声,让她突然打了一个寒战。虽然不是寒冬腊月,可是她现在的心情却是比数九寒天还要冷。
  歎了一口气,公孙大娘收回了茫然的视线,内伤虽然痊癒但却失去所有功力的她感到身心俱疲,但却不能安静地休息,这并不是说这里没有床,在这间偏房里靠东窗的位置就摆放着一张大床,床上棉被纱帐是应有尽有,而且都是高档的质地,相信躺下去会很舒服的。可是她现在的脑海里翻腾着混乱的思绪浪花,一直没有停止的迹象。在这个房间里,她已经想了很多很多。
  最大的牵挂就是新婚燕尔的爱郎,最大的疑问就是为什么曾经是自己最亲密的三妹会一心一意想着要打倒自己?
  门被无声地推开,一个人影闪进了屋子里。公孙大娘一惊,神色戒备地站了起来,被别人侵入到自己的身边居然都不知道,这……刚起了这个念头,公孙大娘猛醒过来,现在的自己已经是功力全失,就连一般的普通人都比不上了,而且现在自己又是成为阶下囚。
  想到这里,公孙大娘涩笑一声,问道:「你是……」看清了来人的相貌,她的心头一阵狂跳,这个胖胖的高大男人她绝不陌生,他就是法斯特的左宰吉里曼斯。
  望着公孙大娘那张明艳生春的粉脸,吉里曼斯的心中暗暗发奇:「怎么姐姐生得比妹妹还要嫩呢?简直就是豆蔻年华,美艳绝伦啊!」眼为心生,他那双细细的眼睛倏然亮起了一股让公孙大娘感到不安的火焰。
  「左宰大人将奴家抓来,到底有何见教?」公孙大娘压下心头的种种杂念,表面上十分镇定地问道。
  吉里曼斯听到公孙大娘的发问,便堆起一个笑容,用十分温和的语气说道:「姑娘这话就不对了,我只是派人去请芳驾而已,如何当得起抓这个字呢?久闻姑娘的大名,我可是一直就想当面请教一二。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
  公孙大娘不想在字眼上多纠缠,就正色说道:「吉里曼斯大人,既然现在我们已经见面了,就不必绕着圈子说话。奴家想请教大人,要如何才肯放奴家?」
  吉里曼斯的眼睛上下扫着公孙大娘,他的视线毫无忌惮地落在公孙大娘高耸诱人的酥胸上,嘴角慢慢露出一丝笑意,这种大胆癡迷放肆的眼光让公孙大娘心惊肉跳,她知道这种眼神所蕴含的意思。
  「你在这里住得习惯吗?」
  公孙大娘还没有来得及再说什么,吉里曼斯突然冒出这样一句文不对题的话来。公孙大娘的粉脸一下子苍白了,心思过人的她听出了吉里曼斯话中的含义,心中顿时一阵惊慌。
  虽然说被擒后送到这个地方,公孙大娘的心中有过这样的觉悟,但那只是她自己心中的一种猜想,可是现在从吉里曼斯的口中得到证实,他果然是想把自己一直关在这个难见天日的地方,猜测变成了现实,心中的苦楚自是难言。
  而且看来吉里曼斯对自己还另有所图,这更是让她心中感到不安和恐惧。公孙大娘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说道:「大人难道不想得到整个公孙世家的势力支持吗?」
  吉里曼斯的眼中闪过一丝的异色,眼前这个让人魂不守舍的女人还真是不可小看,不过现在她已经完全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再也没有机会变出什么花样来了。
  想到这里,吉里曼斯含笑说道:「我只要你交出公孙世家的家主信物便可,其他的事情你的三妹都会办妥的,这一点你就不用担心了。」
  说着,吉里曼斯上前伸手拉起公孙大娘的素手,轻轻抚摸起来,口中漫声续道:「至于你吗,就在这里过些轻鬆的日子吧!」
  在吉里曼斯拉住公孙大娘的手时,公孙大娘的柳眉微微一蹙,但随即银牙暗咬,粉脸上闪过一丝异色,强压心头的厌恶感,任由吉里曼斯的胖手抚弄自己的纤纤玉手。
  「三妹她能控制得了局势吗?」公孙大娘低眉说道:「毕竟我才是公孙世家的真正家主。」
  吉里曼斯胖胖的手指点在公孙大娘的手背,轻声细语地说道:「说来说去,你就是想从这里离开,想从我的身边离开。」
  公孙大娘的另外一只玉手抓住吉里曼斯的手臂,「吉里曼斯大人,你要什么条件才可以放了我?」
  吉里曼斯摇摇头,笑着用一只手抬起公孙大娘圆润巧美的下巴,用不可否置的语气说道:「我现在只想把你这个迷死人的小乖乖留在身边,所以我劝你还是别转那些念头吧!」
  公孙大娘的脸色一变,双手奋力一挣,但现在功力全失的她连一个普通人都不如,如何会是高胖的男人吉里曼斯的对手,这一举动反而使得自己的一个娇躯被吉里曼斯用力拉到他的怀中。
  柔软的娇躯贴着胸膛,女人的幽幽体香更是醉人,吉里曼斯有些迫不及待起来,公孙大娘自然发现了男人的变化,她的心中暗暗歎了一口气,看来今天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大人如果不答应奴家的要求,奴家宁死不屈!」公孙大娘还要作最后一下的挣扎,她的双手用力推着吉里曼斯的胸膛,银牙紧咬芳唇。
  吉里曼斯大笑一声,扬手将公孙大娘的娇躯抛到床上,乐不可支地说道:「小乖乖,今天你是不肯也得肯!只要跟了我,自然是要什么有什么,何必再在外面抛头露面呢?」
  看着在床上无力挣扎的女人,吉里曼斯心中的得意自不待言,眼前的公孙大娘,苍白的粉脸上,因为急怒而升起了两朵红云,更显得是光艳炽人,头上紧盘着的乌云也鬆散开来,又黑又密又长,遮住了半个粉脸,与细嫩雪白的玉颈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下面洒开的裙角处那双半裸的丰满圆实的小腿肚也露出裙边外,在吉里曼斯的眼前发出诱人的光泽。
  眼前的一切就像磁石一样吸引着心火难抑的吉里曼斯,他感到自己体内的每一条神经都在抖动,一股慾望的火焰从心底深处「腾」地直窜到脑门,细细的小眼也顿时睁得大大的。
  口中低吼一声,吉里曼斯肆无忌惮地如恶狗扑食,直压在了公孙大娘的身上,一双胖胖的贼手忙不迭地在公孙大娘柔滑细腻的肌肤上来回抚摸揉捏。公孙大娘的反抗是如此的软弱,根本对吉里曼斯构不成作用,反而更加激起他心中的暴虐之心,他更加将自己肥硕的身躯向上移动,扭动着压伏在公孙大娘柔软如棉的娇躯上。
  功力被制的公孙大娘现在完全是一个娇柔女子,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被吉里曼斯这样的男人用力压在身上,让她感到一阵窒息,梦魇似的连气也喘不过来,只是感到一双骯髒的手在自己的身上滑动,让她难以忍受。
  公孙大娘只有暗暗告诉自己要忍耐,要等待机会,一个她现在最需要的时机。只要给她时间,逃生的机会就会出现。
  吉里曼斯不愧是花丛的老手,知道如何对付一个已经知晓情爱的妇人,虽然公孙大娘的心里并不是乐意的,但在他高超的手段之下,也渐渐有些情动的迹象出现。苍白的双颊带上几分红晕,诱人的美目中生出些许春水,都让吉里曼斯感到无比自豪。
  耳边听着身下的美妇人细细的娇喘,吉里曼斯凑到公孙大娘的小耳旁低声淫笑道:「小娘子,现在是不是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公孙大娘也不答话,只将一双美目紧紧闭上,粉脸扭到一边。吉里曼斯也不在意,继续他的挑逗,一直到自认差不多的时候,才开始双手一分公孙大娘秀美的大腿。
  公孙大娘心中暗道一声:「来了!」她也不多反抗,软绵绵地任由吉里曼斯将她的双腿打开,只有在心底里暗暗念着爱郎的名字。
  就在吉里曼斯将要入港之际,他的嘴角突然露出了一个神秘的微笑,可惜公孙大娘并没有睁开眼睛,所以不知道身上的男人有这样的异常举动。
  在感受到火热的东西触及下体时,公孙大娘便深深吸了一口气,静心等待那一刻的到来。
  殊料变故陡生,吉里曼斯的大手一抄,一手抓住她丰耸高挺的乳峰,大拇指正压在乳房下面的某个让她感到害怕的地方。公孙大娘来不及转过什么念头,吉里曼斯的另外一只手已经到了她的身下,端起了浑圆的臀部,中指和无名指落在「谷道」的上下两处穴道。
  「啊!」
  公孙大娘的娇躯猛的一震,心知大事不好,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吉里曼斯正俯身低头盯着自己,满脸不怀好意的笑容,让她的一颗心一直落到深渊。
  吉里曼斯张嘴朝公孙大娘喷了一口火热的气息,阴阴地说道:「小女人,想在我的面前耍心眼,你还差得远呢!现在我看你怎么弄手段!」
  说罢,吉里曼斯狠狠一挺动粗大的腰身,狂野地进入了公孙大娘那已经没有设防的禁区。柔嫩的方寸之地遭到庞然大物的攻陷,让公孙大娘倏然美目圆睁,口中发出一声凄厉的尖叫声。
  「不!」
  城池已经陷落,就算公孙大娘现在如何奋力挣扎,努力推搡压在自己柔美娇躯上正耀武扬威的吉里曼斯也是枉然,相反的,她这样的举动带给吉里曼斯的是更大的快乐。
  看到身下的公孙大娘像一只无助的小鸟在风雨中哀鸣,对于有着暴力倾向的男人来说,这是一种难以言状的凄美,加上下面从湿热深奥的幽径传来的无以伦比的快美,这简直就是人间天堂,身心两方面都得到极大的满足。
  吉里曼斯一边奋力扭动粗腰,让自己朝更高的境界攀升,一边低头凑到公孙大娘的耳边,喘着粗气说道:「怎么样啊?是不是很快活啊?嘿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转什么念头,想用上玉蚌含阳术,连门都没有!」
  公孙大娘真是欲哭无泪,她没有想到这个看似急色贪恋的吉里曼斯居然有一身的好功夫,而且对自己公孙世家的独门绝技有着相当的了解,这个好色的死胖子绝对来历不凡。
  要知道吉里曼斯所说的「玉蚌含阳术」乃是公孙世家的一个秘密,只有家主才练有这门奇功,当下任的家主选出后,由前任的家主传下来,家里的其他人等是一概不知,就连公孙三娘也不可能知道公孙世家有这样一门绝技。
  「玉蚌含阳术」是完全为了应付像现在这样的紧急关头而创立的一门绝学,当初创立这门绝技的家主就是考虑到当公孙世家的家主陷入困境,无法使用武技的时候,如何利用自身能力来摆脱劫难。因为公孙世家的家主都是千娇百媚的女人,加上公孙世家对媚术极有研究,因此她自然而然就想到这个方面上来,而这个家主也的确是一个天纵奇才的高手,居然真的给她创出了不需要功力就可以进行採补的「玉蚌含阳术」。
  一般的採补术都是需要靠施行的人本身真气才可以使用的,功力越深,採补术就会越厉害,但这「玉蚌含阳术」却是完全不需要内力来发动,而且威力十分可怕,能在一瞬间就可以把一个高手的真元吸光。
  不过这个「玉蚌含阳术」也有一个缺点,它吸来的真元不能真正为施术的人所吸收,只能在一段的时间内为其所用,过后便会消散殆尽。因此这门功夫就作为历代家主的护身秘传,口授亲传。而这门绝学也的确在以往的日子里发挥了相当大的作用,好几次公诉世家的家主被人算计无法运功,或者失手被擒后,总是因有敌人贪恋美色而坠入毂中,从而让她得以逃出生天。
  刚才公孙大娘就是这种情况,她发现吉里曼斯对她另有所图,因此她心中算计着如何使用这「玉蚌含阳术」,虽说这样一来有些对不起夫君,但也是无奈之举,逃生之法。
  让公孙大娘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吉里曼斯居然会知道她们公孙世家的这门绝学,而且也知道如何对付,方纔他所点的穴道都是属于偏穴,也就是说并不是武技上所用到的那些穴道,知道有这些穴道的存在已经是相当难得,更何况还能找出可以制住「玉蚌含阳术」的那三处穴道,可以说公孙大娘心中的惊骇已经到了极点。
  「难道说自己真的要在这个地方住一辈子吗?就这样成为这个男人的玩物吗?」随着吉里曼斯的肆虐,公孙大娘的心中突然升起一种莫名的绝望。她只有在心中无望地吶喊。
  「赵郎,你知道你的妻子在受苦吗?……谁可以来救我?」
  同一时间,尤那亚也在忙碌着,本来想和吉里曼斯联手促成对武安的出兵,好让一直犹豫不决的父亲安德列三世看到他的能力是足够将法斯特帝国的荣耀持续下去,而且能更加发扬光大。
  万万没有想到半路杀出这样一件事情,弄得整个事件是沸沸扬扬,满城风雨,路人皆知,这样一来,再机密的计划也会守不住。而且现在他已经可以肯定自己的父亲已经发现其中的奥秘。
  唉,好好的一次可以增加印象分的机会,结果却弄得反而使自己失去不少分数,在议事厅的时候,从面色阴沉的父亲那个表情看起来自己离继任者的位子好像变远了些。
  一想到这里,尤那亚就气不打一处来,虽然他也看出来叶天龙不是真正的兇手主谋,但考虑到自己的损失,以及对这个男人一向的厌恶,他还是藉机推了一把。但出来后仔细想了一下,他才发觉到有些不妥。
  吉里曼斯那个老狐狸居然旁边一言不发,显然他比自己更会揣度皇帝的心思,真的冷静下来想想,其实自己也应该採取这样的立场,何必表现得那么积极?
  落在皇帝的眼中,只会增加他对自己的警惕。
  尤那亚不禁摇头苦笑,为什么自己一看到那个乡下的流氓,就会生气火大,做起事情来就不像平常那样的冷静呢?
  现在事已至此,也只有努力採取措施进行补救。与其在事后悔恨,不如想办法减少损失,做点实际的事情,他一向都抱着这样的理念。
  在下完几道命令之后,尤那亚就赶往鬼忍众的住处,现在是时候好好使用他们了。
  尤那亚和鬼忍众头目鬼炎的会面是在充满异国情调的房间里进行的。地板的上面铺着厚厚的草蓆,分隔房间用的是纸糊的格扇,没有座位,只能席地而坐,在房间的一面挂着字画,两边是三叠的盆景。
  明亮充足的光线下面,鬼忍众的头目鬼炎看起来也不再是那么阴森森的。穿着长衿大袖,滚边绣花,暗压花纹的长袍服,鬼炎的整个人显得相当有精神,也十分顺眼。
  「老师现在不在这里,太子殿下有什么事情吗?」
  两人例行的客套之后,鬼炎淡淡地问道,他实在吃不準这个俊美的太子到底在想什么。
  尤那亚的脸上挂着足以让女人陶醉,让男人嫉妒的微笑,说道:「鬼无月先生的伤势不要紧吧?实在很抱歉,为了我的事情,让鬼无月先生受累!」
  「没有关係,老师的伤已经没有大碍了,只是需要再静养些日子。他走的时候交待过,太子殿下这边一有消息,马上通知他。」
  「这样啊,可能时间上来不及。」尤那亚略显迟疑地说道,「你们想要查找的对象已经有线索了,我怕一来二去,她们又要换地方了。」
  「在什么地方?」鬼炎的神情一凛,眼中闪过一丝骇人的冷电。
  「就在艾司尼亚!」尤那亚正视着鬼炎的凌厉眼神,虽然还是和缓无异,但在鬼炎看来,眼前这个俊美无比的太子有一种深不可测的气势,让人无法探其究竟,看出他心里的念头。
  「既然这样,我们只好先出动,再告诉老师了。」鬼炎的视线落到了尤那亚的身后,在尤那亚身后那面墙上挂着一幅秋意图,他似乎能从那稀疏苍劲的枝叶其中嗅到肃杀的气氛。
  「可是没有鬼无月先生的话,对付她们好像人手不够。」尤那亚热心地说道:「需不需要我派些人手?」
  「太子殿下能鼎力支助,鬼炎感激不净!」鬼炎双手按在大腿上,朝尤那亚低头示意表示感谢。
  「不用客气,我以后需要贵方的地方还多的是,合作就应该是相互支持的嘛!」尤那亚连忙摆手,「这样吧,我请我的师门子弟配合你方的行动。」
  「多谢太子殿下!」鬼炎心下大喜,有雪山老人的门下子弟相助,这次行动一定会十分顺利,如果说能把传国的神器「日剑」和「月弓」从那些叛逆的手中夺回来,自己在主君的面前可就大大的出彩,这个功劳就连鬼无月老师也比不过。
  一想到这里,鬼炎的心就一阵发热,不过他在表面上还是尽量保持平静,不敢洩漏出内心丝毫的波动,不露声色可是他们鬼忍众最基本的要求。
  尤那亚微微一笑,站起身来向主人告辞。他知道这样的诱惑是鬼炎无法拒绝的,接下来要看那些天忍众的表现了。老实说,他也很好奇那个传说中的神器「日剑」和「月弓」到底有什么样的威力?
  「暗香阁」的老闆高老大刚刚接待了一位她等候多时的客人,将这位贵客安排到后面的秘室里,然后把事情打点清楚。出来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位十分眼熟的金髮男子和四名壮汉一起踏进附近的一个花厅里,随后跟着的是一批花枝招展的姑娘,也都是这里的高级歌姬。
  「咦,他不是……」高老大摇摇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他身边的这几个人非常可怕!」以她的眼力可以肯定的是,那四个壮汉绝对不是普通角色,尤其是当中那个身材不高,但十分强横的男人,用熊腰虎背都无法来形容他给自己的感觉,也许只有「岩石般的汉子」才配得上这个男人。
  出于好奇心,也是一种本能,高老大暗中马上派人探了一下,报过来的情报让她大吃一惊。
  「他居然和来自帕里的人在一起,真是太有意思了,太有意思了!」
  高老大坐在椅子上喃喃自语,倏地她从椅子上站起来,匆匆忙忙出门往后面行去,「这个情报应该让公子知道,这绝对是一个有用的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