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一百二十八章

时间:2018-01-30
那金光银光旋风捲叶般奔到近处,向扬和骆金铃顿感眼前光芒夺目,一霎眼间,金光已自两人眼前一闪而过,隐隐约约见到有个人影藏在 光芒之中,却瞧不清样貌。
  金光一过,银光伴着清啸之声随至,刚刚奔过两人所在之地,突然轻飘飘地一个转折,绕回一个半圆,来到向、骆两人面前,轻灵之极地 绕着两人兜了个圈,一圈之后又是一圈,接连兜了四个圈子,啸声跟着流转自在,音律宛然,极是悦耳,每绕一圈,便慢下来几分,四圈之后 ,那银光轻轻巧巧地落在两人之前,啸声跟着止歇。
  向扬初见两道光芒,还不知是怎么回事,这时方才看了清楚,驻足眼前的却是一个妙龄少女,身材娇小,脸蛋白皙,全身裹在一件银白色 的斗篷里,不知是何质料,黑夜之中显得银光烂然,绚丽出奇,如生夜光。那少女斜着头打量两人,眼睛一眨一眨,跟着微微一笑,启唇说道:「夜这样深,你们两位在这里做什么呀?」她吐音清甜,语调动听,彷彿字字皆成音韵,几字说来,向扬和骆金铃但觉听来难以言谕的舒适 ,一时居然都没答话。
  银衣少女见两人没有回应,正要再说些什么,却见那金光停在数十丈外,传来一个声音叫道:「师妹,你在干什么?快跟上来,别耽搁了 !」听那声音,似也是个年轻女子,却远为沉静凝重,跟那银衣少女的娇柔口音大相逕庭。
  银衣少女嫣然一笑,道:「等一下有恶人要经过这儿,你们可别被见着啦,快快先躲起来罢。」说着轻轻挥了挥手,脚下一点,身形飘忽 地朝那金光奔去,口中又吟起清啸。
  向扬目送两人远去,心中正觉莫名其妙,忽见远方又是一个人影急奔而来,却是一个紫衣女子,容貌甚是美丽,经过两人身边时略一停步 ,道:「劳驾!刚……刚才可有两个穿着金、银服色的姑娘经过?」说话之间喘息仓促,似乎是长途奔驰,有点力不从心。
  向扬伸手朝银衣少女去处一指。那紫衣女子拱手道:「多谢!」一提真气,跟着追了上去。
  紫衣女子身形尚未远去,接着又有三名少女紧随而至,一穿鹅黄,两穿翠绿,都是气喘吁吁,追得十分吃力,对向扬、骆金铃望也不望便 奔过去,远远跟在紫衣女子之后去了。
  向扬皱眉道:「这事情有点古怪。」骆金铃嗯了一声,心中却比向扬明白,暗想:「难道是那些人来了?不然,何以会惊动这些女子?」
  不多时,又有七八名女子先后赶来,后来的尚见得到前头的,便没人再停步与向扬说话。再过一会儿,竟有二三十名姑娘一齐奔至,脚步 快慢有别,脸上神情也各有不同,有的愤怒,有的惊惶,也有丝毫不动声色的,可是最奇怪者,却是人人美貌,竟无一女例外。
  算来过去了五六十人之后,才不再有人来到。向扬心道:「那银衣姑娘说有恶人来到,总不成这些女子个个都是恶人?数十个姑娘夜里赶 路,却又这样零落分散,决无道理。」正自生疑,忽听众女来处又传来阵阵声响,一听之下,似是金铁交击之声。再一听,那交击之声既繁且 急,乃是有人正持兵刃交手过招。
  向扬心道:「正主儿来了。」耳听兵刃交锋之声虽响,却颇有凝滞之意,心知出手之人中有人内力精深,藏锋不露,另一人却以招数凌厉 取胜。黑夜之中,但见数个黑影渐渐逼近,其中一个青年男子奔在最前头,左右游走,手中长剑开阖变化,以一人之力对抗后面数人,虽然且 战且走,却仍能勉力支持,将所有敌人的招数尽数接了过去。
  向扬见了那青年武功身法,不禁吃了一惊,叫道:「是师弟!」骆金铃闻言,心中猛地一震,远远望去,果然便似是文渊,心底暗叫不妙 :「不好!那文渊已经知道我的身份,要是给他见着了我,便骗不过向扬。」
  她既不愿复仇良机付诸流水,又不能立时动手,彷徨之下,三步并做两步地躲到桥后,先避开了文渊,再图打算。向扬没注意到她神态有 异,只道她害怕来人凶狠厮斗,躲藏起来反而较好,当下道:「姑娘,你别出来,我先打发这些家伙。」右掌一圈,提起内劲,大步走上前去 ,叫道:「师弟,快过来!」
  那单身独斗之人,正是文渊。他以寡击众,本已大为不利,听得向扬呼叫,不觉大喜,眼下无暇回身,只是叫道:「师兄小心,这些人厉 害得紧!」
  向扬此时已然看清,围攻文渊的共有五人,两个中年汉子使动大刀,两个较年轻的男子分持短枪、九节鞭,另有一个矮小老人,头上一根 头髮也无,瘦骨稜稜,赤手空拳,招数却最为厉害,双手擒拿拍打,忽指忽掌,进退诡异,文渊长剑上的守势,一大半倒是用以应付这老者。 向扬不加思索,迈步而前,左足微抬,双掌一分,右掌呼地击向那老者。
  这一掌不但蕴藏了「夔龙劲」的功力,向扬多日来苦练的「寰宇神通」
  秘诀也不知不觉地融会而入,掌劲若发若收,后劲层层叠叠,浩如大海洪涛,威力何其惊人?那老人乍逢猛招,却也临危不乱,捨文渊而 退步,每退一步,双掌拍手三下,待得退后三步,向扬掌力已至,那老者双掌一併,内劲疾吐,一股刚猛巨力迎了上来,威力之强,竟与雷掌 平分秋色。两人隔空对了一掌,各退一步,定睛互望,都吃了一惊,心中都叫了出来:「是这家伙!」
  眼前这个枯柴也似的老头,居然便是向扬先前才与之过招的云非常。
  文渊得了向扬这一掌之助,情势登时转佳,长剑连进四招「潇湘水云」
  妙着,剑上如生轻烟,虚幻不可捉摸,两个使刀大汉同声惨叫,已然中剑,一前一后地跌倒在地。云非常骂道:「你奶奶的,两个小毛头 都来坏爷爷大事!」
  左掌抓出,袭向文渊。文渊「蝶梦游」身法一加施展,避了开去,笑道:「你若是我爷爷,何必骂我奶奶?」云非常呸了一声,骂道:「 我若真是你爷爷,你奶奶自然是个九烹十八火的淫妇,岂不该骂?」文渊微笑道:「若然如此,该骂的是你。」两人口中对话是针锋相对,手 上拆招也没半分缓了,剑去掌来,快如电光石火,转眼间连过七招。
  余下两名男子见云非常斗住向、文两人,竟不上前相助,撇下三人,逕往前奔。文渊一眼瞄见,剑上晃个虚招,立时抽身而退,急追二人 ,喝道:「站住!」
  长剑如影随形,一振之间分刺两人后背。两人只得回身以兵器相挡,又跟文渊斗了起来。
  向扬心下暗奇:「我还道这五人联手追杀师弟,这么看来,似乎反而是师弟缠着这几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为让文渊无后顾之忧,双 掌连发,「雷鼓动山川」猛招一出,将云非常追击而至的险恶招式通通接了过去。文渊和那两人边战边奔,到得桥上,文渊剑法加紧出手,奇 幻迭出,剑光吞吐激扬,忽然连划几个圆圈,荡开了一人的九节鞭守势,中宫直进,将那人一剑刺翻,摔下桥去,跌入了河中。另一人才刚惊 声而叫,文渊左掌反手挥出,轻灵犹如流水,已将他手上的短枪震飞,顺势抓住那人衣襟,先拉后送,内劲直震过去,也将他掷入了河中。
  云非常暗自吃惊,心道:「这四个不中用的蠢材,败得这么快!两个小鬼武功甚高,虽然未必胜得了我,可是毕竟麻烦。看来只得先放弃 那些美人儿,重新来过,和老四会合再说。」当下跟向扬虚拆一招,眼光一瞪,突然后退,双手慢慢互击三下,两只衣袖鼓起阵阵劲风,单看 声势,已然威不可当。
  向扬见了他这等模样,不敢怠慢,凝立当地,暗运玄功于掌,静待他这记猛招,随时準备加以迎击。不料云非常拍手三下之后,膝盖一屈 一伸,瘦小的身子便如弹簧般向后弹出,叫道:「两个乖孙,爷爷下回再陪你们玩!」双掌跟着推出,既阻向扬追击,又借力飘开数丈,脚一 着地,便回身急窜,当真快如流星逝电,一溜烟奔了开去。
  向扬叫道:「师弟,追是不追?」文渊立于桥上,远望云非常遁去,还剑入鞘,道:「他是往原路逃,追不到那些姑娘了,暂时不必管他 了。师兄,等到赵姑娘了么?」说这句话时,已下桥来到向扬身边。骆金铃本来藏在桥侧,见他下桥,急忙闪身藏到另一侧去。
  向扬道:「还没有。师弟,你不是去找师妹她们,怎地和这老儿斗上了?那些穿金戴银的姑娘,是些什么人?」文渊脸上微红,似乎甚是 尴尬,笑道:「说来要让师兄见笑了,这原是我多管闲事,可也颇为伤脑筋。师兄,桥后那位姑娘是何许人?」
  骆金铃猛然一惊,心头狂跳,暗道:「不好,他……他还是发现我了,可怎么办?」只听向扬说道:「那位姑娘我也是才刚认识。姑娘, 可以出来了,这位是我师弟,不是歹人。」后面这几句话,自是对骆金铃所说。骆金铃缩坐在桥边,将头埋在膝上,拚命压低声音,颤声道: 「我……我不要见别人。向……向少侠,你别逼我。」
  向扬暗暗歎息,心道:「这姑娘心里所受创伤,只怕当真不轻。」当下轻声道:「师弟,这位姑娘身遭不幸,贞节有损,我想你别见她得 好。」文渊当日与骆金铃只有数句交谈,原没熟悉她的声音,何况她此时心情慄慄不安,与地宫中愤恨激动之情相较,语气更相去甚远,自没 认出,听向扬这么说,也不好多问,便道:「也不要紧。师兄,你见到那两位穿金衣、银衣的姑娘了?其他还有六十多位姑娘,都平安么?」
  向扬道:「穿着金衣、银衣的,是见到了,其他的也有穿紫,也有穿黄,五六十个是有,是不是你说的全部,我就不得而知了。师弟,看 来你也还没找到师妹、紫缘姑娘、慕容姑娘她们,却跟这些姑娘走上一路,到底是何居心?」说着微微一笑,意在调侃。文渊拍了拍头,无奈 地笑了笑,道:「师兄取笑了,这些姑娘险些给云非常那群恶人一网打尽,我是自不量力强出头,差点成了替死鬼,若是师兄不在这里,此时 怕不早已魂归西天。」
  这话一出,向扬不禁好生疑惑,道:「师弟,你这话有些古怪了,那云非常我曾与他交手,虽然极是厉害,也未必定能致你于死地,那穿着金衣银衣的两位姑娘,武功似也十分了得,若是你们这许多人一齐联手,这五人岂能逼得你如此凶险?」文渊道:「假若只有云非常一人, 是能应付得来,可是却没这么单纯。
  师兄,你知道这云非常的来历么?「向扬道:」这老儿武功是刚猛正大的路子,可是带着几分邪气,似是正邪兼修,各有所长,可没听过 他的名号。「
  文渊道:「我本来也不知,后来听这些姑娘说了,这才长了见识,这云非常另有三名结拜兄弟,他排名第二,排名第三的已经死在长陵地 宫之中,就是那唐非道。」
  向扬同时听得「云非常」「唐非道」两个名字,心中陡然雪亮,道:「啊,是了,这老头是定是武林」四非人「之一。我但闻其号,却不 知道这四人的名字,想不到竟是此人!」
  文渊点点头,道:「师兄原来也听过这人的事,那么我说起这些天来的事,也简单些了。」接着和向扬坐在桥上,说出一番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