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姐夫想生小孩~三天二夜泡汤行

时间:2018-02-07
早上晨曦透光窗帘照在床上,而我仍躲在暖烘烘棉被里想赖床,但是下面传来阵阵的尿意,又不能裹着厚厚的棉被上厕所,我只好翻开棉被,然后像小猫似的伸展懒腰。
接着起身走到厕所,忽然一阵凉风从窗外吹进来,我才发现我的睡衣单薄,我竟然会冷到发抖。
我坐在马桶上一边嘘嘘一边想着:「天气冷了,好想…..吃火锅!还有泡汤!决定了!找个时间约人去泡汤吧!」
上完厕所后我就像只小老鼠,双手紧抱着身体小碎步的冲回我那温暖的窝,然后继续赖床。
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手机响起,我懒洋洋的伸手接起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欣儿!你还在睡啊?
我睡矇矇的回答:嗯!?
手机那头传来:我是小玲堂姐啦!
我的脑中开始扫瞄小玲堂姐这个名字,堂姐大我十几岁,现在大约三十多岁了,年纪上的差距,而且过年过节回家才会遇见她,所以对于堂姐并不是很熟。
记忆中她还没有结婚,她是一个很传统的女生,所以没听过她交男朋友。
我还在回忆堂姐时,手机那头又传来:欣儿!你还在睡着吗?有听到吗?
我睡矇矇的回答:小玲姐,我在…
堂姐继续说:你有空吗?
我睡矇矇的回答:有吧….
堂姐继续说:那我们现在过去载你,快起床喽!
我迷迷糊糊的来不及回答,堂姐就把手机关掉了。
我还搞不清楚状况,只好继续窝着棉被睡觉。
不知道睡了多久,手机又响起,我依然懒洋洋的接起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我是小玲堂姐啦!
我睡矇矇的回答:嗯!?
堂姐继续说:我们到你家楼下了,赶快下来!
这时候我才惊醒,什么!堂姐已经到楼下了!
我赶紧起身穿好衣服就匆忙的下楼。
到了大门口就看见堂姐站在一台车旁边在等我,我赶紧过去跟堂姐道歉。
堂姐开车门直接叫我上车,我根本还不知道要去那里,我就这样直接坐上了车。
驾驶座上坐了一个男生,他戴了一个眼镜,看起来很斯文,感觉比堂姐的年纪大一些。
堂姐一坐上车后就兴奋的叫着:走!出发!
车子就开始向前前进,而我还是一头雾水,我疑惑的问堂姐:小玲姐,我们要去那?
堂姐兴奋的回头说:去泡汤!
我惊讶的说:泡汤!你没先跟我说?
堂姐笑着说:我记得你的经期跟我一样,所以你一定可以泡汤。
我为难的表情说:我没带泳衣呢!
堂姐一付无所谓的回答:没关係,我们要去三天二夜,我们住的里面就有汤池,我们直接泡裸汤!
我心里想着:「三天二夜!我东西都没準备好就上了这贼船,没辨法,这就是堂姐的作风。」
堂姐接着看着驾驶座的男生说:我介绍一下,他叫…恩…算了,你就叫他姐夫吧!
我惊讶的看着堂姐说:姐夫!?
堂姐这时候害羞的说:我们还没结婚啦,不过..你就叫他姐夫吧!
我看堂姐的表情,我大概了解了,于是我装可爱的对着姐夫叫:姐夫!
姐夫尴尬的抓着头笑着回答:你堂妹好可爱喔!
堂姐开心的对着姐夫笑着说:我找了一个美女陪你泡汤,你看我好不好?
我惊讶的对着堂姐叫:小玲姐!
姐夫尴尬的抓着头一直傻笑。
堂姐笑着说:开玩笑的,她还是学生呢!你不能乱来喔!
一路上我们就这样说说笑笑的到了目的地。
我们住的房间是禢禢米的通舖,房间内就有两个泡汤池,一个是室内,一个是室外。
一进房后堂姐就兴奋的喊着:泡汤喽!
姐夫放完行李后就笑着说:我在这你们女生会不方便,我先出去走走好了。
说完姐夫就出门出去。
堂姐确定门关上后,我们两个就开始脱衣服,小时候堂姐会和我一起洗澡,所以我们早就习惯了。
当我脱下内衣时,堂姐看着我的胸部惊讶的说:欣儿!你的胸部变的比我还大了呢!
我害羞的抱住胸部回答:小玲姐!
堂姐走过来牵着我的手,然后我们裸着身体像姐妹般的手牵手进去泡汤。
我们泡到舒服的忘记时间,直到姐夫按电铃后,我们两个才从泡汤池走出来。
因为我没带盥洗的内衣裤,又不想把唯一的内衣裤用湿,我只有穿着饭店提供的日式浴衣,我穿好了堂姐还没穿好。
堂姐怕姐夫会在外面等太久,她叫我先去帮姐夫开门,因为室内泡汤有一道门,我关上门后就赶紧去帮姐夫开门。
当我把门打开,姐夫站在门外看到我时愣了一下。
现在的我头髮湿淋淋的,脸颊也因为血液畅通而显得泛红,额头上还不停冒出汗滴,身上的浴衣因为刚才的小跑步而有些鬆开,鬆开的浴衣口中间露着乳沟,隐隐约约露出雪白的胸部。
我发现姐夫的眼神在盯着我的胸部,我低头才发现我的衣领鬆开了,我赶紧转身将浴衣重新拉紧绑好。
堂姐这时候穿好浴衣走出来,我们两个才尴尬的装作没事。
接下来姐夫一个人进去泡汤时,堂姐开口问我:晚餐想吃什么?
我兴奋的回答:这种天气当然要吃火锅喽!
堂姐笑着说:好!我们叫火锅来房间吃吧!
等姐夫泡完出来后,我们就在房间内一起吃火锅。
我俏皮的学日本拿起筷子合掌在眉心喊着:一搭拉ㄎ一妈!
我穿着日式的浴巾,然后学日本的跪姿跪在禢禢米上吃着木头桌上的火锅,今晚的我们完全走日本风!
堂姐和姐夫被我的举动逗的笑不停。
我发现堂姐都会把她的虾子剥给姐夫吃,我想姐夫应该很喜欢吃虾子吧?
吃完火锅后,我们就一边泡着茶一边看电视。
我们休息一下段时间后,堂姐趴在姐夫身上撒娇着说想泡户外的汤池。
看堂姐的动作,我知道她想单独跟姐夫泡汤,我识相的表明我想一个人出去散散步。
说完我就穿着浴衣直接出门去。
当我散步到庭院,一阵凉风吹了过来,我才想到我的浴衣底下没穿内裤,看着周围一片漆黑,我这样一个女生单独在这会不会太危险了?
于是我转往大厅,我坐在大厅的沙发椅上,然后无聊的拿起手机滑动着。
也许泡汤的关係,我看手机看到觉得眼睛累了,我放下手机时才发现一个男生坐在我的正对面,他的双眼正盯着我下面微微张开的浴巾。
原来我看手机看的太入迷,把这里当成自已的家,习惯性微微的张开双脚,没穿内裤的我竟然傻傻曝露着下体让对面的男生看那么久。
我害羞的赶紧合併我的双腿,当我将浴巾拉紧时,我才注意到对面男生的手伸进他的浴巾里,然后不断上下套弄着。
我害羞的赶紧爬起来走回去房间,我担心那个男生会跟着过来,于是我紧张的不断按电铃。
按了好多下后,门才终于打开来,姐夫站在门内一脸狼狈看着我。
姐夫这时候满头大汗,身上的浴巾也像是随便绑住而已,当我往下看时才发现,姐夫浴巾下面整个凸了起来。
姐夫看到我注意到他的下面,他尴尬的转过身,我也尴尬的走进房门,这时候堂姐穿着浴衣脸颊泛红的从室内汤池走了出来。
堂姐紧张看着我说:欣儿,怎么了?
我害怕的跟堂姐和姐夫叙述刚刚的经过。
姐夫开口说:你一个女生在外面太危险了,还是待在房间吧!
堂姐安抚我的心情后,堂姐就说:刚泡完汤,我们早一点睡吧。
刚泡完汤又经过刚才那些事,我也累的想睡觉。
姐夫舖好床舖,堂姐就睡在我和姐夫的中间,我很快的就睡着了。
半夜睡梦中忽然听到声音,我依然闭着眼睛睡着。
姐夫小声的叫着:小玲…你睡了吗?
堂姐睡矇矇的回答:嗯!?
姐夫小声的说着:我们继续生小孩好不好?
堂姐小声回答:可是,欣儿在…
姐夫小声的说着:没关係,她睡着了,我们小声一点就好。
堂姐小声回答:你很想要啊?
姐夫小声的说着:刚才还没射,现在硬到不行。
堂姐撒娇语气小声回答:这几天是危险期,要全射进子宫喔!
我侧躺在床上心里想着:「我刚刚是不打断堂姐和姐夫恩爱?」
这时候忽然传来堂姐的呻吟声,堂姐跟姐夫应该开始恩爱了吧?
堂姐的呻吟声越来越大声,听着呻吟声我根本睡不着,而且身体也热了起来。
忽然堂姐大声的淫叫一声,接着马上听到嘴巴被摀住的淫叫声。
堂姐和姐夫的呼吸声越来越大声,地上禢禢米也不断传来震动的声音。
我的脑中开始不断想像堂姐和姐夫的动作,我的身体也越来越热。
听着堂姐嘴巴被摀住的淫叫声,我竟然忍不住的伸手抚摸自已的身体,当我的手慢慢的摸到小穴时,我才发现我的小穴早就湿透了。
我用手指沾了一下小穴内的淫液,然后开始不断磨擦我的豆芽。
堂姐和姐夫的声音越来越激烈,我的手指也跟着越动越快,堂姐不断传出嘴巴被摀住的淫叫声,我只能紧咬双唇怕叫出声音。
忽然听到姐夫小声的说:我要射了…
接着传出激烈的撞击声,感觉姐夫要射了,我也受不了的将手指插进我那湿透的小穴里,假装肉棒在小穴激烈抽插的动作。
姐夫一边激烈动着一边小声说:我要射进你的子宫里!
姐夫说的话让我觉得兴奋无比,我的手指也跟着越插越深。
姐夫忽然低沉的声音叫着:射进去了….怀上我们的小孩吧!
我幻想着子宫被射进去的感觉,我兴奋的快要高潮。
忽然房间内一片寂静,寂静的房间里可能会听见我手指抽插的水声,我吓的赶紧停下手指的动作。
我差一点点就到高潮了,但是堂姐他们好像已经结束了,我不敢再乱动,只好难受的夹着手,不知道觉我就睡着了。
也许是泡完温泉的关係,我睡了不知道多久,醒来后才发现太阳早就晒进房间内了。
我起身看一下周围却没看见堂姐和姐夫,忽然听到室内泡汤池传来阵阵淫叫声,我小心翼翼的爬到门旁边,然后将耳朵贴到门上。
结果听到里面不断传来堂姐的淫叫声和”啪啪”的撞击声。
我心里想着:「这几天是堂姐的危险期,难怪他们那么努力的生小孩!」
姐夫忽然叫着:要射了…
堂姐一边淫叫着:喔~~~插深一点~~~嗯~~~子宫想要精液~~~喔~~~让我怀孕~~~
姐夫兴奋的叫着:射进去了….怀上我们的小孩吧!
堂姐淫叫着:射进子宫了~~~喔~~~~~
我在门外听着他们的淫声浪语让我兴奋的下面又湿了。
门内的声音安静了一下后,姐夫开口说:小玲,我好想要Baby喔!
堂姐撒娇的回答:我一定帮你生一个又乖又可爱的小孩!
然后就是两个喇舌的声音,过一段时间后就换成沖洗的声音。
我知道他们快出来了,我赶紧躲回被窝假装睡觉。
堂姐洗完后就来摇我的身体叫着:欣儿!起床了!你也太会睡了吧!
我假装刚睡醒的样子爬起来。
堂姐笑着对我说:都快中午了!我们出去吃饭顺便走走吧!
看堂姐和姐夫好像没发生什么事的模样,我也假装没事的起床盥洗。
我们吃完饭后又到附近去游山玩水,在路途中我们开心的聊天着。
我忽然提起小孩的话题说:小玲姐,你喜欢小孩子吗?
堂姐听到小孩子马上兴奋的回我:喜欢!你姐夫更喜欢!
堂姐看一眼姐夫,然后开心的说:我跟你姐夫聊天时,他还说希望我们的小孩像你一样,眼睛大大的,长的漂亮又可爱,而且听话的让人疼!
听到堂姐的讚扬,我害羞的回答:真的吗?
堂姐和姐夫两个人像夫妻般的同时笑着点头。
堂姐忽然又开口说:不过,你有一个缺点,就是太爱睡觉了!
我嘟着嘴装可爱的说:因为天气冷嘛!
我们三个人不约而同的都笑了出来。
到了晚上要回饭店的时候,姐夫忽然说泡完汤想喝酒,我跟堂姐两个人都同时赞成,而且我们两个也想喝。
于是我们买了一堆水果啤酒回饭店。
跟堂姐泡完汤后我已经饿到不行,我像小孩似的问堂姐今晚吃什么?
泡完汤我开了门吓了一跳,看到木桌上摆了一堆海鲜,有螃蟹、虾子、生蚝…全是男生的壮阳补品。
原来姐夫早就出门买了一堆海鲜回来。
我心里想着:「看来姐夫真的很想生小孩,今晚的堂姐一定又会得到姐夫满满的爱!」
想到那个画面,我竟然害羞的脸红了起来。
姐夫注意到我的脸红到不行,他担心的问:欣儿,你是不是泡太久了?你的脸超红的!
我双手遮着脸颊紧张的点点头。
堂姐从我后面走出来,对着我说:怎么样?满桌的海鲜可以吗?
我笑开怀的向上伸直右手大声尖叫:我超爱的!YA!
然后我们一边吃海鲜一边喝酒,这个时候对我来说就像天堂一样,我开心的不停喝着啤酒。
喝到有点微醺的我,手舞足蹈的开心跳起舞来,我跳着在社团里学来的韩国舞,随着音乐扭腰摆臀的性感跳着。
我High到忘记浴衣里面没穿内衣裤,直到堂姐醉醺醺的笑着说:欣儿,这舞步太SEXY了!你都曝光!
这时候我才傻笑的绑紧浴衣跪坐下来,身体还是停不下来的一直扭动着。
堂姐的酒量比我还差,她很快的就醉倒在棉被上,没多久我也醉的睡着。
睡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又听到一些声音,我醉醺醺的想着:「姐夫今天晚上吃了那么多海鲜,现在一定很想要吧?」
昨晚堂姐和姐夫的激情让我兴奋的不得了,我期盼着今晚会有更激烈的激战。
姐夫小声的说:小玲!我们来生小孩吧!
堂姐没有回应。
姐夫继续说:我吃了一堆海鲜,今天的量一定很浓!我们来做爱好吗?
堂姐依然没有回应,我想堂姐真的醉到不醒人事了吧!
这时候我心里竟然同情起姐夫,心想姐夫现在应该很难受吧?
接着听到一些声音,然后禢禢米开始不断震动着,而堂姐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我心里想着:「姐夫该不会受不了,直接插进醉倒的堂姐身体里面吧?」
想着姐夫在插着醉醺醺的堂姐,我渐渐的兴奋起来,下面也湿了起来,我也忍不住的开始用手指插弄我的小穴。
姐夫下半身撞击堂姐不断发出啪啪的撞击,我也跟着越插越兴奋。
忽然声音停了下来,我也赶紧停止动作,这时候姐夫像是爬了起来,我吓的屏住呼吸不敢动。
姐夫走进了厕所我才鬆了一口气,我猜想姐夫会不会吃太多海鲜,已经受不了的射出来了?
我的身体还没满足,但是猜想着今晚应该结束了,我只好伸出小穴里的手指,然后继续睡觉。
才刚闭眼睛睡了一下,忽然感觉有个人掀开棉被躺到我的背后,第一个时间我没反应。
忽然我的浴衣被拉开来,下一秒紧接着有根滚烫的龟头顶在我那湿润的小穴口,我吓了一跳。
我还没完全清醒过来,我的屁股忽然被撞了一下,小穴口外的龟头就整颗撞进我的小穴里。
我的小穴被撞开来,我第一个时间想着:「这个房间内只有一个男人,那个人就是….姐夫!!」
姐夫忽然将他的大腿伸进我双腿中间,我的小穴因为刚才自已的抽插早就湿透了,现在顶在小穴里的龟头只要往上一顶…
我紧张的开口:姐…嗯~~~
我才刚开口,姐夫已经迫不及待的用力往上顶进来,姐夫的整根肉棒就插进我的小穴里了。
小穴忽然被整根肉棒插入,我惊讶的小声叫了出来。
我的小穴被姐夫粗硬的肉棒撑的整个肿胀起来,姐夫充满慾火的肉棒在我的小穴内面灼烫着。
我还紧皱着眉忍受小穴内传来的灼热感时,姐夫忽然扭动起他的腰开始做爱的抽插动作。
我心里想着:「姐夫醉到把我误认成堂姐了,还把我的小穴当成堂姐的小穴抽插起来!」
我被抽插着紧张的小声叫着:姐夫….喔….你认错了….嗯…停下来…..
我小声的叫着,但是姐夫好像还在酒醉,他没停下动作,反而将另一只腿伸进我的双腿中间。
姐夫用双腿将我的双腿撑的更开,接着将他的肉棒往我的的小穴插的更深一些。
姐夫火热的肉棒更深入我的小穴里抽插,滚烫的肉棒在小穴不断磨擦让我差点淫叫出来。
我紧张的推着姐夫的膝盖,然后小声的叫着:姐夫…嗯….我是欣儿啊….喔….好大…嗯….好粗…喔…好硬….嗯…不要插那么深….喔….
姐夫一直抽插没停下动作,最后整个身体还趴到我的身上,然后一边舔弄我的胸部一边持续抽插着。
姐夫不停的抽插和舔咬我的乳头,我敏感的淫叫出来:喔~~~(摀)
我竟然大声的淫叫出声音来,我吓的赶紧用双手摀住自已的嘴,然后我紧张的转过头偷喵一下躺在旁边的堂姐,堂姐依然静静的睡觉着。
我摀着嘴皱着眉头往下看着凸起来的棉被,我知道棉被下面就是姐夫在舔弄我的乳头和不断抽插我的小穴。
我摀着嘴强忍着身体传来的阵阵快感,然后又心虚的看了一下堂姐,现在的我不知道该怎么辨?
我心里想着:「该是大声叫醒酒醉的姐夫吗?但是姐夫的肉棒插进我的身体已经是事实了,如果堂姐醒来了….我该怎么解释?」
姐夫不断用舌头舔弄乳头并且用粗硬肉棒不断的撞击我的小穴,身体的快感渐渐酥麻起来,我慢慢的沉沦在这种兴奋的快感,我开始变得没辨法思考。
最后我只能闭着眼睛,开始享受身体不断传来的做爱快感。
姐夫忽然停了动作,肉棒还插在我的小穴里,接着把我的腿拉高将我翻了过去。
姐夫从后面将我的腰拉高靠近他,这样他才能更方便的抽插。
这时候我的双手仍紧摀住我的嘴成跪趴的姿势。
姐夫乔好位置后,双手放在我的腰窝上,然后开始缓慢的抽插起来。
从后面插入的姿势更深,不知道是不是姐夫吃很多海鲜的原因,感觉姐夫的肉棒又粗又长。
当肉棒往小穴顶到底时,姐夫的龟头都会撞到我的子宫口,我差点忍不住的叫出来,还好我仍紧紧的摀住我的嘴。
姐夫抽插了一段时间后,忽然整个身体趴到我的身上,然后双手从后面抓住我的胸部,下半身开始激烈的抽动,肉棒也开始快速的撞击我的子宫口。
姐夫忽然加快速度的抽送,我的身体也跟着越来越敏感,我酥麻的摀住嘴淫叫着:喔~~~嗯~~~喔~~~(摀)
姐夫的撞击越来越大力,我们之间的啪啪撞击声也越来越大声。
现在的我已经不管堂姐会不会发现,只想要尽情的享受身体舒服的快感。
姐夫撞的我双腿渐渐酥麻无力,最后我受不了的往前趴了下去,但是我却还翘着我的臀部,是因为我想让姐夫的肉棒能持续抽插。
现在的我就像个小妖精似的,不断翘高着臀部诱惑着背后的姐夫,姐夫也毫不留情的用他那根粗硬肉棒惩罚我这个淫娃。
堂姐就躺在我的隔壁,我竟然淫蕩的翘高臀部接受姐夫的抽插,也许是对堂姐的背叛感才会让我变的如此淫蕩吧?
我淫蕩的跟姐夫持续做爱着。
姐夫在抽插时似乎也感觉到我刻意翘高屁股,姐夫忽然鬆开胸部的双手,接着将双掌放在我的屁股上,然后将我的屁股向两侧撑开让我的小穴张的更开。
接着姐夫用肉棒更用力往我的小穴顶进去,感觉姐夫的肉棒插的又更深了一些,子宫口被龟头撞击的感觉也更强烈了。
这样强烈的撞击快感,我受不了的摀着嘴巴,然后紧皱着眉头。
姐夫撞击子宫口的刺激快感渐渐让我攀上高潮的巅峰,兴奋的快感不断堆叠着。
这时候姐夫忽然趴到我的身上,贴在我的耳边说:我要射了!
我听到姐夫的话,让我从兴奋快感中惊醒,姐夫在预告他即将发射了!!
我心里想着:「我跟堂姐的经期一样,这几天应该也是我的危险期吧!加上姐夫吃了那么多海鲜,现在他的子孙袋一定装满浓浓的精虫,如果那些全射进我的子宫…」
我紧张的摇头:「不行!我不想要怀姐夫的孩子啊!」
我赶紧放开摀住嘴的手,然后紧张叫着:喔~~~不行~~~嗯~~~不行射….(摀)
姐夫听到我淫叫着,他忽然用手臂将我的嘴全堵住,接着下面开始疯狂的抽送动作。
姐夫趴在我身上疯狂抽插着,一阵一阵的高潮快感袭捲而来,紧接着一道一道强烈的电击从子宫内传上来。
我全身筋銮的不停颤抖想淫叫出来,但是我的嘴巴被姐夫的手给堵住,我只好用牙齿紧紧咬住他的手臂。
我接近了高潮,全身不断抽慉,下面的小穴也不断的收缩起来着。
姐夫的肉棒似乎也受不了小穴内忽然的收缩,姐夫忽然用力的一顶,将他的龟头紧紧的抵住我的子宫口,然后再喷进他那浓厚的精液。
我忽然感觉一道强力的水柱射在我的子宫内壁,我惊讶的想逃,但是我的身体却被姐夫给紧紧的固定住。
子宫内一阵一阵的被精液喷进去,我也受不了的到了高潮的巅峰,全身舒麻的不断颤抖,下面的小穴口紧紧的夹住姐夫的龟头,上面的我也皱着眉头紧咬着姐夫的手臂。
姐夫的射精力道很强,我能清楚的感受到浓稠的精液一下一下灌进子宫的感觉,一下子就感觉子宫被灌到肿胀起来。
姐夫贴在我的耳边,似乎用比对堂姐更柔的口吻说:射进去了….怀上我们的小孩吧!
听到姐夫这一句话,心里的乱伦背德感让我更羞耻的紧紧咬住姐夫的手臂。
子宫为了生育的本能,不管我是不是想怀孕,还是不断的将姐夫的精液全吸进去。
我的身体不断抽慉,背叛堂姐、跟姐夫乱伦、怀上姐夫的孩子…高潮快感让我无力思考,我脑袋一片空白全身摊软的昏睡过去。
一样睡到接近中午,堂姐忽然摇了我一下,而我盖着棉被仍翘高着屁股趴着睡觉。
我睡矇矇的回应。
堂姐看我趴着睡觉,她笑着说:那有女孩子像你这种睡姿?
我趴在床上心里想着:「昨天是梦吗?都怪我喝太多酒了,怎么会做那种不道德的梦!」
我双手撑着身体要爬起来,这时候子宫内忽然有股黏稠液体要流出来的感觉,我吓的赶紧用双手摀着下面,然后慌张的冲进厕所。
冲到厕所后放开我的双手,我的小穴开始不断流出又腥又黏的精液来,看着精液从我的大腿流到地上我才知道,昨天的梦是真的!姐夫真的在我的子宫内射精了!!!!
我赶紧蹲下来,然后用手指将小穴内的精液抠出来,手指插进小穴抠弄时,才发现小穴里满满的黏稠精液,黏稠的程度就像将浆糊一样。
我伸出手指看,我的手指上已经沾满又腥又稠的精液,我紧皱眉头想着:「完了!姐夫的精液那么多?还那么浓?这样我一定会怀孕啦!」
我在厕所内不知道发愣了多久。
这时候堂姐敲着门说:欣儿,你好了没?我们要回家了呢!
我洗完身体后才开门出来,一开门就看到姐夫,我用质疑的眼神看着姐夫,姐夫却一付没事的整理包包。
我心里想着:「昨天姐夫应该是真的醉了,所以才会误认我是堂姐吧?」
堂姐走过来勾住姐夫的手,然后甜蜜的说:老公~你整理好了吗?
我忽然看见姐夫的手臂上有一道深深的齿痕,看到深深的齿痕让我想起,昨晚我是用多么淫蕩的姿势被姐夫插弄着,又怎么样的被姐夫内射到高潮不停颤抖着。
姐夫手上的齿痕能清楚的证明昨晚的经过,但是我看着堂姐幸福的表情,我只好装作没事的笑笑。
姐夫载着我们回家的路上,我还是感觉到精液从小穴里缓慢流出来的感觉…..
ps.好想要泡汤喔~~泡汤+火锅+啤酒+舒服的性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