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性虐美媳妇

时间:2018-02-08
黄文军是个退休老干部,今年60岁,退休之前是市政法委书记,由于经常在外面应酬的缘故,把一头白髮全染成黑色,外表看上去只有50岁出头。有个儿子名叫黄荣福,现任市公安局治安科长;儿媳妇林冰今年28岁,个头1米65,长头髮,身材苗条,皮肤白细,翘臀大乳,在市税务局工作。
黄文军平时疲于外面应酬,如今退休后反觉得很无聊,要他一个人呆在家里简直是要他的命。今天刚好是星期五,于是黄文军就决定出去逛逛,随便去探望儿子和儿媳妇。
黄文军来到地铁站,正值下班高峰期,地铁里挤满了人群,费了很大的劲才搭上,里面夹杂着男人的古龙水、女人浓烈的香水味。
黄文军在众人的推挤之下无意碰到了站在前面的女人的屁股,那女人只是稍微闪一下,并没有回头,差点把黄文军吓着,真怕那女人突然喊非礼,那他的一世英名就毁于一旦。
就在黄文军暗自幸庆之时,发觉自己裤内的小弟弟开始慢慢地涨大,而且迅速的增大,别看黄文军已经有60岁,可是性慾特别旺盛,以前任政法委书记的时候天天到酒店开房,如今虽然退休了,好色的本性依然未改。
在这周围挤满女人的地铁里,黄文军想起了前两天在网上看到的最新癡惑VCD,片中描述了「一女子在地铁上偷东西,结果被站在她后面的年青小伙子发现,小伙子以此要挟那女子,在地铁大肆抚摸那女子,慢慢激起那女子的性慾,最后威逼那女子和他去开房」。
想到这里,黄文军突发奇想地向四周看了看,幻想自己也像那小伙子一样,但是根本没有发现有类似的情况发生。
看一圈后,黄文军的眼睛回到了刚才被他摸到屁股的女人声身上,端详眼前这个穿着入时的女人,长髮垂肩,穿着一件白色的套装,下面的短裙把身体的曲线衬托得异常窈窕,一双长腿比例均匀的配上肉色的丝袜,脚上穿着红色的高跟鞋,从后面一看就知道这女人的身材很苗条。
「虽然没什么发现,却让我发现了如此漂亮的女人,要是能摸摸她的屁股,那该多好啊!」黄文军吞着口水想着。
就在黄文军思量如何触摸那女人屁股的时候,地铁到了中山分站,这时又有许多人挤了上来,硬把黄文军往前面女人身体挤去,结果那女人的臀部竟然贴着黄文军的命根子,黄文军受到如此刺激后,感觉到自己的肉棒逐渐的充血挺举起来。
前面那女人正在想事情,突然感到有一根硬硬的东西正顶住了自己的肥臀,惊慌之中无意将手伸到后面,把黄文军的肉棒用手推开,此时那女人才感觉刚才自己推开的是男人的阳具,满脸立刻红了起来,害羞的不敢回头看,只是装作不知道。
黄文军本来肉棒已经很坚挺,经那女人用手一推,更加觉得兴奋,头脑里回忆着VCD里的情节,淫心一起,顾不了许多,决定向前面的女人下手。
黄文军开始慢慢地把右手掌贴在了那女人的屁股上,「啊……这么柔软的臀部,如果能把小弟弟插进去那该多好啊……可是周围都是人,万一被发现那不就完了……」
那女人以为刚才人挤不小心碰到,没想到又感到一只强壮有力的手已经摸在自己的屁股上,还轻轻地抚摸着,此时那女人又惊又羞,万万想不到自己背后那个男人这么大胆,竟敢在地铁上性骚扰自己。
黄文军见那女人没有反应,更加大胆地把手慢慢的伸进她的裙内,手掌在她圆滑充满女人气息的臀部上揉捏,透过丝袜享受着皮肤触感传来的快感。
「小姐,你的屁股实在叫人受不了。」黄文军靠近耳朵边悄悄说,同时从内裤上继续慢慢抚摸她的屁股。
那女人开始忍受不了这样的轻薄,奋力挣扎,左右扭动着屁股,希望能摆脱黄文军噁心的手,但是地铁内的人太多了,人挤人的现象很普遍,经过一番努力后,那女人始终无法摆脱黄文军的手。本来準备喊「非礼」,但一想起自己是公务人员,形象非常重要,只好强忍着,让后面的手肆意抚摸自己的屁股。
黄文军见那女人不敢吭声,知道她是属于害羞型的女人,于是充分地享受她的屁股,先用手掌在那女人的两个肉丘上抚摸,接着手指伸入内裤和大腿的界线沿着裤缝向前摸着,那种感觉不是笔墨所能形容的。
「小姐,你好像有快感了,屁股在颤抖。」
那女人随着黄文军的手的不断挑逗,内心深处的性慾慢慢被挖掘出来,感觉到下体犹如千万只蚂蚁在爬行,一股股「痒痒」的滋味使她差点发出声音,只是咬紧下嘴唇装出冷静的样子。
黄文军看着那女人的脸慢慢开始红润,于是在她耳朵上嘘嘘吹一口气,接着伸出舌头在她的耳朵上轻轻地舔着。
「小姐,好好享受吧,我会使你很舒服。」
黄文军不愧为调情高手,在他不断地进攻之下,那女人已经无法装作冷静,而是半闭着眼睛享受着黄文军双手所带来的快感。
这时候,黄文军发觉那女人已经不再刻意躲闪自己的手,而是轻轻扭动屁股配合自己的抚摸,知道她的春心已动,是实行进一步的好时机,于是肆无忌惮的把手移到那女人的胸前,隔着上衣触摸着她的丰乳,接着伸进衣内隔着乳罩试着去抠弄乳头,用力去抓捏那对柔软的淫乳。
那女人觉得一丝丝的快感慢慢地袭向全身,口里发出轻轻的呻吟声:「啊…啊……」
在呻吟声的刺激之下,黄文军双手全部移到那女人的胸前,把浅蓝色的乳罩向上一推,顿时露出雪白的丰乳,两粒粉红色的乳头正微微向上翘。
黄文军一边用左手指夹住那女人的乳头,揉搓着那柔软弹性的乳房;一边用右手指探向那女人肥厚的阴户,隔着内裤狠狠的将中指顶着她的洞口,那女人不由得闷哼一声:「嗯……!」
黄文军接着把手从内裤旁边伸进,抚摸着挺凸的阴阜,用食指轻轻揉捏着那粒敏感高凸的阴蒂,手指迅速在阴道口磨着,然后插入两个手指头用力快速地抽插着,不久,那女人的小穴不断地渗出大量的蜜汁,把内裤都沾湿了。
看时机成熟,黄文军大胆的翻起短裙拉下丝袜和内裤至大腿处,小穴上露出许多阴毛,被抚摸的早已湿透的桃花源洞正微微张开着。黄文军用手指拨弄着那两片肥美的阴唇,食指和中指分开花瓣,手扶着肉棒便往那女人的阴户里送。
黄文军压着那女人的下腹贴紧自己,腰部一挺,忍耐多时坚硬异常的肉棒狠狠的从后面插进她美妙多汁的肉洞里,开始抽插。
那女人感觉到自己的阴穴里有异物闯进,全身颤抖的厉害,失口:「啊…」
在这众人环绕的场合还是第一次这么搞,黄文军越插越兴奋,因为这种兴奋和在房里两人偷偷性交更加刺激百倍,那种随时会被人发现的压迫感充满头脑。随着狂抽猛送那女人逐渐提高声浪,黄文军怀着强烈的征服感,向那女人的肉洞深处不停地猛插,不一会儿就将阳精射入她的肥穴深处……
就在那女人回味着刚才的激情之时,地铁到了终点站,那女人顾不得擦去小穴上的阳精,急忙穿好身上的衣物,随着众人踏出地铁口,而黄文军射完精后,把肉棒放回裤内,也随着那女人下了地铁,準备去找儿子黄荣福。
黄文军一路在后面走着,才发现那女人和他同时来到「益林山庄」(儿子居住的豪宅)。黄文军怕被那女人认出,于是故意在后面慢慢走,直到觉得不会再碰到那女人为止。
最后,黄文军来到儿子的房门口,一按门铃,过一会儿,门一打开,走出一个全身穿着白色套装的少妇。
黄文军一见那少妇,不禁愣住了,原来刚才被自己骚扰的女人正是眼前的少妇--自己的儿媳妇林冰,不禁失口道:「啊!是你……」
「爸,怎么啦!您老人家来也不事先通知我们。」
黄文军知道自己闯下大祸,担心媳妇认出,低着头不发一语,硬着头皮走进家里。
一进家门,林冰先倒一杯茶给黄文军喝,「爸,今天怎么有空来玩,幸好我刚到家,不然让您老人家在外等多不好啊,您先喝杯茶,媳妇进去换件衣服再出来煮饭,您今晚就在这吃饭吧!」
黄文军回应道:「你也知道,我刚退休,呆在家里无聊,趁今天週末就想来找荣福和你聊聊天。」
林冰说完就进房间里换衣服,根本没有提起刚才在地铁发生的事。
黄文军暗自幸庆道:「哇!还好媳妇认不出我,不然的话不知如何收拾这个残局。不过小冰好像不把刚才的事放在心上,这是为何?难道她和阿福闹意见,在外面习惯给男人摸呢?」
林冰和黄荣福是大学的同学,当时林冰人长得漂亮,书又念得好,有很多男生追她,可是林冰的眼光很高,除了对荣福有好感外,其他人全看不上,原因是黄荣福长得帅,家里又有钱,老爸当大官。现在毕业生竞争激烈,很难找到好工作,除非有后门。林冰当时最主要就是看上黄荣福这一点,所以一毕业就和黄荣福结婚,并且顺利的在黄文军的安排下进入了最热门的单位--税务局。
当时她以为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可是好景不长,黄荣福靠黄文军的关係进入了市公安局治安科,在外面和有钱子弟混在一起,慢慢学会了吃喝嫖赌,经常在外面过夜,林冰拿他没办法,心想如果和黄荣福离婚,那么今天的一切全没有了,只好忍着。
所以现在她感觉自己就像个深闺怨妇般的每天等着丈夫的归来,但是那是不可能的,一想到这她的心就彻底的绝望。
林冰虽然不满丈夫长期对她冷落,但是她的虚荣心比较强,不肯轻易表露出自己的不满,天天刻意装成若不其事的样子。
不久,只见林冰穿一件无袖白色T恤、白色的超迷你短窄裙,粉腿大部分裸露在外,T恤内虽戴有乳罩,然而白皙的颈项及椒胸连丰满的乳房,大部分清晰的暴露在外,当走到黄文军身边时,看得黄文军脸红心跳。
林冰长期得不到性安慰,满身的性慾无处发洩,只好经常回到家后,就穿着暴露的衣服在家里走动,展示一下自己的好身材。此时她根本没注意到黄文军正盯着她看,更不会想到刚才在地铁骚扰她的人是自己的公公。
林冰见黄文军无聊,就走过去坐在沙发上,边翘起腿边打开电视,在翘腿瞬间,黄文军看到了林冰的透明内裤,里面黑黑一片。虽然已经射了一次,可现在肉棒又硬了起来。
过不了一会,林冰的两条粉腿有意无意的张开,透明的三角裤紧包着鼓凸凸的阴阜上,透出的黑色的一片阴毛都看到了,三角裤中间凹下一条缝,将整个阴户的轮廓,很明显的展露在黄文军的眼前,黄文军更是看得魂魄飘蕩,肉棒更坚挺了。
林冰开完电视后,準备起身之时,才发觉黄文军正盯着自己的下身看,意识到自己穿得很暴露,连忙起身说:「爸,您看看电视,我去煮饭。」
不久,厨房里传出了一阵阵的切菜声,林冰已经在胸前挂了一条厨巾,从后面看上去,林冰的身材比例相当完美,她的腰相当细,而臀部非常浑圆硕大,看来弹性十足。
「碰!」一声,林冰手中的汤匙掉在地上,林冰马上弯下身子去捡,白色的超迷你短窄裙,被这么一弯腰,整个穿透明三角裤的肥臀,就这样暴露在黄文军眼前,看得他心口直跳,全身发热,肉棒更加硬了起来。
「该死,我不应该有这种骯髒的想法,她是我的儿媳妇啊!」
就在黄文军偷偷自责的时候,传来一阵电话铃声,黄文军接听后知道儿子荣福今晚不回家吃饭,就告诉林冰一声,可是林冰听后马上皱着眉头不吭声。
晚餐只剩黄文军与林冰两人吃,俩人静静地吃着晚餐,四周静悄悄的,除了吃饭的声音,黄文军见林冰心情不大好,只是低着头吃,不敢主动先开口聊天;而林冰正想着这些年嫁给荣福后的日子。
回忆起自己结婚后只有刚开始几个月,老公有碰过自己的身体,到至今再也没有碰过,不禁觉得很寂寞,犹如在守活寡一样,接着想起今天多亏后面的男人帮自己释放长久以来积压的性慾,感觉自己从来没有过如此快乐。
突然,林冰建议黄文军和她喝酒,黄文军已经八成猜到儿子经常不回家陪老婆,所以今天林冰知道他又不回家很生气,于是他想替儿子说好话,就答应了林冰的要求。
俩人不知不觉地喝下了一瓶葡萄酒,林冰本来就很少喝酒,今天心情很差,喝下半瓶酒,满脸通红,说话开始语无伦次,带着醉意走到酒柜拿出另一瓶酒,打开酒盖后,又朝嘴里倒。
黄文军见了急忙过去阻止,抢过林冰手中的酒,「媳妇,你醉了,不要再喝了,爸扶你去睡觉。」
忽然林冰哭了起来,而且越哭越伤心,对于这突如其来的变动,黄文军不知所措,慌忙扶她坐到沙发上,在身边继续安慰道:「媳妇,有什么伤心事儘管告诉爸,爸替你撑腰。」
林冰只是继续伤心地哭着,接着说:「爸,媳妇的命真苦啊,您要替媳妇做主。」
黄文军问:「小冰,不要哭了,你说吧!」
林冰藉着酒意,顺势往黄文军身上一倒,抽噎着说:「媳妇自嫁给荣福到现在,只有刚开始几个月对媳妇很好,之后就很少回家,经常在外过夜,回来也不理媳妇,媳妇现在就像是在守活寡一样,你说叫媳妇伤不伤心呢?」
黄文军一边顺势抱着林冰,一边大声说道:「那畜生这么对你,你为何不早告诉爸呢?你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好好教训他。不要哭了,你现在还有爸呢,爸会疼你的。」
黄文军一边扶着林冰进房休息,一边不停的劝说着,而林冰则不断的吵着要继续喝酒。
「不要喝了,我扶你进房休息。」
「不要……还要喝……我还要喝……」
最后黄文军强行把林冰扶到房间后,这时,林冰已经醉了,顺势让她躺在床上,坐在床边看着酒醉的林冰。
看着看着,酒慢慢覆盖到黄文军头上,眼睛开始模糊起来,已经忘记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媳妇,黄文军的色慾在酒精的催化下,开始无法控制住自己,猛地扑向酒醉睡着的林冰。
黄文军随即褪去身上所有的衣裤,爬上床去贴近林冰美丽的身子。隔着无袖白色T恤轻轻搓揉着林冰胸前的丰乳,感觉真有说不出来的美妙。
黄文军从刚才忍到现在,下面的小弟弟已经翘得老高,正在抗议着。于是没有闲工夫去仔细端详眼前媳妇的性感身体。
黄文军伸手开始脱掉林冰身上的衣服和裙子,此时的林冰已经沉浸在酒精之中,朦胧之间错认黄文军是自己的老公,于是扭动身体好让黄文军顺利的脱下她的衣服。
不久,一具雪白光滑的裸体呈现在黄文军眼里,头一次近距离的面对儿媳妇的肉体,黄文军感到异常兴奋,他全身颤抖地开始舔吮林冰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吸啜着或轻咬后留下齿痕,很快地在林冰的肉体上沾满着唾液或红印。
接着,黄文军先用口含住林冰的一边美乳,一手揉搓着另一边,在一双美乳都吸含过后,双手尽可能的搓弄着那一对美艳的淫乳,同时盯着下面长满阴毛的两片阴唇。
虽然林冰已经醉了,但是还能感觉到黄文军的手搓捏她的乳房愈来愈温柔,使她的乳房开始胀大,乳头突了起来,蜜穴也开始流出一些淫水。
就在黄文军温柔的爱抚下,林冰愈来愈舒服的呻吟起来,而林冰意识中认为是自己的老公荣福,所以一点也没反抗,而且主动配合着。黄文军轻轻的摸弄了林冰茂盛的阴毛一番之后,就用手指拨开她的两片阴唇,用中指插进林冰的蜜穴里,随后不停的抽插着。
林冰受此一刺激,肉穴里涌流出大量的淫汁,沾满了黄文军的中指,随着黄文军的中指在她的蜜穴里抽插,林冰的蜜穴愈来愈骚痒难止了。
「阿福,我要……快……插进来……」经过一番挑弄,林冰早已娇喘连连,下面的美淫穴则早就湿成水乡泽国了,两个乳头则被黄文军吸得红通通,淫蕩的高高翘起。
黄文军在林冰的催促之下,完全丧失了理智,一边手握肿胀的肉棒,一边将林冰的两片阴唇分开,随即将肉棒插进林冰的蜜穴,挺动着身体开始抽插起来。
黄文军把林冰的美腿架在自己肩上,强力的插着林冰的蜜穴,因为这样可以插到淫穴的更深处,又可同时玩弄林冰那丰满雪白的美乳。
「喔……喔……重一点……啊……要……」被插入肉棒后的林冰像被电击般的失去知觉,喃喃地呻吟着。
黄文军搂着林冰的腰,肉棒深深插入蜜穴的花心,快速地在林冰的蜜穴里做起活塞运动来。
不久只见林冰娇靥流满了香汗,媚眼翻白,樱桃小嘴也哆嗦不已,口里不停地呻吟道:「啊……哦……快点……我有些……受不了了……」
在林冰的淫蕩浪声刺激下,不由得使黄文军尽情地晃动着屁股,让大肉棒在她的小穴中一进一出地插干了起来。而林冰也在黄文军身下努力地扭动挺耸着她的大肥臀,使黄文军感到无限美妙的快感。
林冰愉快地张着小嘴哼着,媚眼陶然地半闭着,她内心的兴奋和激动都在急促的娇喘声中表露无遗。可见她已经饱受孤单寂寞的摧残,已经很久没有得到丈夫的爱抚,此时隐藏内心深处很久的性慾得到真正的释放,犹如乾柴碰上烈火般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时抽插的速度和力量,随着黄文军渐渐升高的兴奋也越来越快了,趐麻的快感,使黄文军不由得边插边道:「喔……好紧啊……爽……受不了了……小福真是不懂得享受……」
林冰躺在床上曲起两条雪白的玉腿,分得开开的,黄文军伏在她的身上,气喘吁吁地耸动屁股,肉棒在淫穴里进进出出的抽插着,而她配合着把肥大的屁股直摇,嘴里不停的浪叫:「嗯……嗯……好……好爽……用力……啊……太舒服了……」
林冰那淫蕩的表情,浪蕩的叫声,刺激得黄文军暴发了原始野性慾火更盛、肉棒暴胀,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怜香惜玉,紧压在她那丰满的胴体上,他的腰用力一挺,作出最后的一轮冲刺。
在黄文军猛烈速度的上下抽动下,使林冰的快感更上一层楼,不停地受到猛烈的冲击,很快地林冰几乎达到了高潮。
「啊…………我不行了……我爽死了……喔……大肉棒……干的我好爽……喔……」黄文军用力抽插着,林冰这时下体有着非常敏感的反应,她嘴里冒出甜美的哼声,双乳随着黄文军的动作摆动。
「对……啊……我死了……喔……洩了……喔……」林冰猛的大叫一声,达到了高潮,而她的阴户仍吸着黄文军的肉棒,双腿紧紧地缠住他的腰。
黄文军又奋力地冲刺了几下,然后将大肉棒顶着林冰的花心,全身一哆嗦,然后将一股又浓又厚的阳精射入了林冰的子宫深处。
高潮过后的林冰紧拥着黄文军,下半身则紧紧的和黄文军的下半身紧贴着,俩人的大腿交缠在一起。林冰还没发觉黄文军的身份,还沉醉在刚刚的性欢愉当中,在安适感中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黄文军最先醒来,发觉自己全裸的躺在媳妇的床上,脑海里慢慢浮现昨晚的一幕幕性爱画面,顿时心里乱了起来,虽然自己对儿媳妇有好感,但是现在竟然在酒后做出翁媳乱伦的事,实在对不起儿子。
看着熟睡的林冰正睡在自己的身旁,黄文军立即从床上跳下来,捡起散落在地上的衣物,急忙往身上穿。正想悄悄离开房间,突然林冰也醒来,看见自己赤身裸体和面前的黄文军,林冰同样意识到昨晚的事情,没想到自己会和公公做出乱伦之事,吓得不知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公公,更不知该如何面对丈夫……
林冰的泪水一下子顺着脸不停地流了下来,她不知该如何是好?虽然恨荣福冷落自己,但是从没想过自己要背着丈夫和别的男人上床,更没想到会是和自己的公公上床。
黄文军看见林冰哭了,吓得张大着嘴不敢坑声,静静地站在一旁,不知道如何去劝服林冰。
此时的林冰一边流着泪水,一边慢慢回忆昨晚的情景,到底是公公趁她酒醉而强暴她的,还是她酒醉后主动引诱公公。可是不管她如何去回忆,脑海里只留下一段段性爱镜头,完全记不清。
「走!我不想再看到你……」林冰无奈地对黄文军喊到。
「好!我走,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千万不要自责,昨晚的事不要让荣福知道,我会帮你劝服荣福回到你的身边。」黄文军说完马上离开。
黄文军垂头丧气地离开「益林山庄」,拦了一辆的士正打算回家。
「老黄,好久不见,还好吗?」一个身穿名牌西装,身体肥胖,理平头的男人说。
「哦!老张,你升为财政局局长,我还没向你道喜呢!」黄文军抬头一看,答道。
「来找儿子吗,怎么无精打彩的?」张耀民(市财政局局长)问。
「没什么,闲得无聊正想回家。」黄文军说。
「既然无聊,咱哥们好久没有喝几杯,我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让你乐而忘返。」张耀民继续说。
「那好吧,反正没事,就去喝几杯。」黄文军答。
张耀民和黄文军乘着佳美小轿车来到郊外的「南岛花园」,住在这区的全都是大款,把车子停在C座别墅门口后,张耀民和黄文军一同走进C座别墅。
只见里面的装饰和平常住房不同,反而像高级酒吧,大厅中间有个舞台,四周放了一排高档靠背沙发,左边有一个大吧台,上面放满了许多各式各样名贵的酒;而右边有一排房间,每间房的装修都按五星级酒店的标準。
这时,一位大约40多岁的男人向张耀民走过来,「张局长,欢迎光临,这位是?」
「孟总,这位是前市政法委书记黄文军,以前经常关照小弟,今天带他来见识孟总的私人俱乐部。」张耀民一边和孟总握手,一边说。
「哦!同样欢迎,久仰大名,今天能请到黄书记,真是小弟的荣幸,待会多喝几杯,我请。」孟兆丹继续说。
「其他人还没到齐吗?」张耀民问。
「不要急,乘其他人还没来,你先和黄书记到吧台喝一杯,其他人应该很快就到。」孟兆丹说。
就在黄文军喝完一瓶啤酒后,其他人也陆续到来。
「咦!老张,那不是新调任的市委书记陈羽飞和市长刘贤震吗?」黄文军大吃一惊。
「不错,他们身边的女人,一个是陈书记的儿媳妇王艳,另一个是刘市长的儿媳妇欧阳倩。」张耀民一边喝酒,一边一副很平常的样子答道。
「耀民,你来啦!老黄?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呢!」刘贤震看见张耀民,就走过来打个招呼。
「是啊!刘市长你来晚了,我今天刚巧碰到老黄,于是带他来见识见识,你不会见怪吧!」张耀民倒了一杯茅台酒递给刘贤震。
「怎么会呢?以前和老黄只是在公事上接触,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见面,所以有点惊讶,陈书记也来了,一起过去找个位子聊聊吧!」刘贤震接过茅台酒后说。
四人见了面相互聊了一会儿,就在一张六人大沙发上坐下,这时大厅里的沙发上渐渐坐满了宾客,看起来清一色是老少配,男的都是50多岁,而女的都是将近30岁的少妇。
突然灯光全部集中向大厅里的舞台,令客席变得昏暗。这时候,中间舞台走出一位女性,身穿白色上衣和米黄色迷你裙,接着就扭起身体,一边慢慢脱去白色上衣,一边手握住中间的长柱子,身体围着柱子旋转,屁股不停地扭着。
不久露出黑色透明乳罩和蕾丝花边的三角裤,顿时有人高喊「继续脱!」,虽然黄文军泡惯娱乐场所,但是像今天这种情形还是第一次,感觉特别兴奋,跨下的小弟弟已经跃跃一试,双眼紧盯着台上女人的身体,彷彿要将她吃了。
再看下去,台上女人已经毫不犹豫的解开乳罩,露出一对雪白硕大的乳房,上面两粒粉红色的乳头硬挺着。接着慢慢脱下三角裤,把两腿张大,长满阴毛的淫穴顿时被全场的人看得一清二楚。
「耀民,你儿媳妇下边的毛太多了,什么时候把它剃掉呢?」刘贤震把头靠近,笑着对张耀民说。
「待会,只要市长你喜欢,就把它全剃了吧!」张耀民同样笑着回应。
听到他们俩的谈话,真把黄文军吓了一跳,悄悄问道:「老张,台上的女人真是你的儿媳妇吗?」
「是啊!她是我的儿媳妇杨灵珊,你没见过这种场面吧,我今天带你来,就是想让你见识一下这个私人会所的节目,这个会所的活动宗旨就是交换儿媳妇,在场每位会员的儿媳妇都必须轮流抽籤上台表演自慰,每次抽一个表演,在场的会员想在自慰表演完之后和她在台上做爱,就必须通过竞拍的方式决定人选。而其他没竞拍到的会员可以各自交换儿媳妇。」张耀民对黄文军说。
「听起来好像挺刺激的,不过,可惜我不是这里的会员。」黄文军说。
「这点你不用担心,只要你回去后劝服你的儿媳妇,我替你向孟总申请,不就可以加入了,以后我们哥俩就能一起来快活了。」张耀民接着说。
「哦!我回去试试吧,不过我儿媳妇的性格挺倔的,很难能劝服她。」黄文军说。
这时台上的杨灵珊用左手将两片肥厚的阴唇分开,右手上的食指和中指已经快速的往小穴里抽插,胸前的大乳房随着手指的快速抽插而不停地上下抖动,嘴里大声喊道:「啊……啊……我要……」
随后把双手紧握台中的铁柱,两腿环绕着铁柱交叉缠着,将小穴靠近铁柱,卖力地扭着屁股上下运动,不断地摇着头。
而旁边的刘贤震已经把自己的裤链拉下,掏出黝黑的大肉棒,左手紧握着肉棒,不停地上下套弄,右手伸进坐在身边的欧阳倩的上衣内,用力地捏着。
在铁柱上摩擦一番之后,杨灵珊握紧自己富有弹性的乳房,捏弄着粉红色的乳头,另一只手不时在阴核和阴唇上爱抚,又不时将手指插入小穴,拔出时手指上沾满蜜汁,而肉洞不断地溢出一股股透明的液体,流到大腿上。
当手指头再次不停地抚弄着那使她快乐的敏感部位时,杨灵珊纤细的腰肢也由缓而急地扭动了起来,嘴里继续哼着:「啊……啊……我……要……啊……」
杨灵珊以淫蕩无比的姿态和语声叫出了一阵阵让人心神俱颤的浪叫声,整具娇躯也不停地上下左右摆动着,彷彿高潮即将来临,她狂搓了一阵子,还把两根手指塞入肉缝里急速插送,再用大姆指在外面压揉小肉核。
看着台上,杨灵珊那副陶醉晕然的样子,小穴里的淫水一直不停地流到大腿根,突然她大叫着:「啊……我受……不……了啦……啊……」那美丽而成熟的身体像触电般地抽搐着,接着一阵狂洩,杨灵珊终于达到高潮的顶峰,半瞇着眼睛,一副满足的样子瘫倒在舞台上。
之后,一位扎红色领结的青年男子拿着麦克翁走上台说:「非常感谢杨灵珊小姐的激情表演,现在轮到竞拍时间,低价1万元,每次叫价5千元。」
「我出2万元!」刘贤震第一个叫价。
「2万!」
「5万!」
顿时在场掀起了一阵竞拍高潮,价格已经炒到了10万,看来受到杨灵珊的一番自慰表演之后,场上憋了很久的男人全都急于想发洩在杨灵珊身上,于是豪爽地叫价。
「我出15万!」刘贤震刚才虽然用手解决了,但是今天到来的目的是为了得到杨灵珊的身体,怎可能让其他人竞走,于是咬着牙关叫道。
全场一片哗然,私下谈论着,没人继续竞投,台上的年青人经过三次叫喊之后,见没有高过15万的价格,就宣布:「15万成交,杨灵珊小姐今晚由刘先生投得,请刘先生上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