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四章 春楼晚宴

时间:2018-02-08
飞凤府内厅,于凤舞含笑望着走进来的叶天龙问道:「新官上任,滋味怎么样啊?」
  「哎哟,我可累坏了!」
  叶天龙先找一张椅子舒服地坐下来,然后装出一副忙得喘不过气来的样子,大大的喘了一口气,引得众女一阵娇笑。
  柳琴儿更是对田恬说道:「快给我们的东督大人上茶,再慰劳慰劳他!」
  「我看茶就不要了吧,先让我疼一下!」
  叶天龙一手将俏脸通红的田恬拉住,在她身上大呈手足之慾,同时又对柳琴儿说道:「嘿,我还是喜欢琴儿的慰劳!」
  娇笑声中,玉珠推着柳琴儿走到叶天龙的身边。
  「公子,我把你最喜欢的慰劳品带来了!」
  叶天龙哈哈大笑,满心欢喜地将欲拒还迎的柳琴儿也抓到怀中,左拥右抱,老实不客气的在两女柔软娇美的娇躯上摸弄起来。
  含羞带怯,却又非常享受的柳琴儿和田恬不好意思地轻推身边厚脸皮的男人,一个娇躯却是迎着叶天龙放肆的双手,轻扭曼舞,场面相当香艳火热,连在一边看的玉珠都有些情动。
  于凤舞见怪不怪,现在的她已经完全了解到自己的夫君是什么样的一个人了,而且这样的情况在帝国的豪门中是极为常见的,是以她只是在一边笑吟吟地看着,然后听着辛西雅向她报告今天的事情。
  当听到叶天龙对手下中将说的话,以及所作的安排,于凤舞也不禁暗自欢喜,自己果然没有看错夫君,他居然能想到这样的办法,既可以让手下人心服,又能很好的安排好大家的位子。心智过人的她凝神一想,就知道叶天龙所用的方法有很大的实用性和操作性,这在以后的日子里说不定还会用到的。
  辛西雅的话告一段落,于凤舞便含笑问叶天龙道:「天龙,你怎么会想到把具体事务交给石义信去做的?」
  叶天龙这时候正忙得要命,他一边忙着在柳琴儿和田恬的娇躯上大肆活动,一边还吃着玉珠递上来的水果,闻言后含含糊糊地说道:「因为我是一个懒惰的人,这样我就可以有很多时间空出来了。」
  柳琴儿娇喘吁吁地说道:「哼,有很多时间空出来,那你就可以再找好几个女人快活了,是吗?」
  「就你多嘴,看我怎么对付你这家伙!」
  叶天龙在她的酥胸上用力掏了一把,柳琴儿不禁娇呼出声。在笑声中,她就鼓动田恬和自己一起与叶天龙好一阵纠缠不清,那管自己已经是衣裙凌乱,钗横鬓散。
  「好了,别再闹了!」于凤舞看看时间差不多了,就出声劝阻道:「天龙,这里有两份请帖,你看一下。」
  意犹未尽的男人从于凤舞的手中接过贴子,还不忘顺手在晶莹如玉的柔荑上轻捏了一把,于凤舞不禁娇嗔道:「你难道不能正经一会儿吗?」
  「嘿嘿,当然可以,只要一到床上,我就会是最正经的一个人!」叶天龙毫不脸红的回答道,还把众女投来的横眼当作是最大的奖励。
  原来这两份请帖都是请这位新任东督大人到艾司尼亚最豪华的销金窟「暗香阁」赴宴的,下面的署名人分别是西督杰夫特和南督马可布威。
  于凤舞见叶天龙放下请帖,就微微一笑道:「他们两大阵营开始和你这个掌握艾司尼亚安危的东督作第一波的接触了。」
  「哎呀,作男人真是劳碌啊!」换过衣裳,临出门时叶天龙突然一本正经的对众女歎气道。
  于凤舞宛然一笑,还没有答话,柳琴儿已经撇撇小嘴道:「要去艾司尼亚号称男人的天堂的『暗香阁』了,我看你是快活得不得吧!就别在我们面前装腔作势了。」
  「喝,你还真会作怪,等我回来后非好好整治你一番不可!」
  叶天龙笑嘻嘻地伸手在柳琴儿滑不留手的娇嫩脸蛋上轻扭了一把,乐颠颠地转身要出去,于凤舞却突然叫住了他。
  「天龙,你记住啊,回来后我们要好好检查的,你可不要在外面太过荒唐,别到时候不了关的喔!」
  「不好,凤舞心中不快了!」
  叶天龙看着一本正经板着娇靥的于凤舞,心中正暗暗吃惊的时候,却见美丽的女将军凤目中突然闪现出的盈盈笑意,顿时心中一块大石头落地。
  「嘿,凤舞你可把我吓了一跳啊!」叶天龙讨好地望着于凤舞,然后一脸正经地向这个绝代佳人保证自己会守身如玉的。
  于凤舞点头含笑,娇嗔道:「算你了,快走吧!」
  看着叶天龙在十八个女飞卫的簇拥下离开,这个女飞卫的称呼也是于凤舞想出来的,以和自己的金凤卫有所区别,柳琴儿对于凤舞道:「明知道这个家伙是在敷衍,你怎么也不说啊?」
  于凤舞已经从叶天龙刚才的变化中看出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和份量,闻言不由得笑道:「琴儿你想想看,天龙是什么样的人,说与不说有区别吗?」
  这话说得柳琴儿也笑起来,自己想想也觉得好笑,就说道:「其实我也知道的,可看到他那迫不及待的样子就是忍不住。」
  于凤舞笑道:「傻妹妹,你有这样的精神,不如想办法在床上把他的精力给搾光了,他也就不会这样精力过剩了。」
  柳琴儿连连点头,说道:「太对了,我怎么没有想到呢!我要去好好研究一下晨月给我的那本书了。」说罢,转声就往内室奔去。
  于凤舞望着柳琴儿的背影笑着摇摇头,琴儿的直爽脾气从小到大都没有改过,这也正是她最吸引人的地方。
  叶天龙到达「暗香阁」的时候,已经是华灯初上,「暗香阁」的门楼前面点起了无数的大灯笼,将週遭照着亮如白昼。只见车水马龙,一派繁忙的景象。
  号称艾司尼亚第一家的「暗香阁」的确很神气,从高大华美的门楼进去,面前有一个很大的停车场,栓马桩,所有设施一应俱全。所有的车马都是从左边进到台阶下,自然有侍应生前来招呼贵客直接上台阶,然后车马是从右边绕到停驻之处,一切都显得那么有条不紊,而且气派场面也够大。
  而且在「暗香阁」里面的消费之高,在艾司尼亚绝对是数一数二的,摆设一席花费千金也不奇怪。在这里,有钱的大爷可以买到专门从各地运来的鲜美食物,其中最有名的是产自法斯特帝国南方洛川河的六翅飞鱼,这是用快马专门运来的,保证又鲜又活,一条三斤重的六翅飞鱼端上桌子,整整黄金十两。仅仅这样一条鱼的价值,就可以够穷人过上一年的日子了。
  然而,这里最出名的还不是因为这些美食,而是这里的美女。只要你有钱,在这里可以找到你能想得到的姑娘,从大陆各地弄来的各种各样类型的美女,高矮胖瘦应有尽有,从清水倌儿到精于床技的老手,从吟诗作对到抚琴弄曲,任君选择。甚至就是官宦豪门的女子,这里也能提供,这是因为那些在权力斗争中被打入地狱的失败者,他们的妻女都会被官家作为女奴卖掉。
  叶天龙他们刚踏上台阶,忽然听到一个清脆的声音叫道:「叶大人请留步!」
  叶天龙顿时眉头一皱,他听出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无奈地转过身来。只见三个俊俏的少年正从一辆精緻的马车上下来,朝他疾步奔来。
  打头那个少年还没有走到叶天龙的身边,就满心欢喜地说道:「还以为看漏了呢,总算是把你等到了!」
  叶天龙暗暗歎了一口气,和声说道:「公……」原来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倩公主和她的那两个孪生姊妹侍女。
  倩公主连忙摆动白嫩的小手,拦住了叶天龙的话头,说道:「不要叫出来,你没有看到我们现在的样子吗?」
  叶天龙摇摇头,说道:「你怎么会在这里的?」
  「我的消息灵通吧!」倩公主满心欢喜地挨近叶天龙的身边,得意地说道,「我就知道你这个花心的男人一定会出席他们的宴会,所以我早早就在这里等着了。」
  叶天龙暗叫一声,「真是糟糕!」他望着倩公主俏丽的粉脸,和颜悦色地说道:「这个地方不是你可以来的,你还是和小春、小秋她们回去吧!」
  「不行!」倩公主把一个脑袋摇得如同波浪鼓,「我要跟你进去看看,他们都说这个地方非常有意思的。」
  心中大叫不幸的男人眉头皱纹加深了,把这样一个精力过剩的少女带进这种地方,会有什么样的后果,不用想也知道。而且更让他感到头痛的是以倩公主的高贵身份,怎么可以到这种地方来,如果被谁看穿了到皇帝面前告上一状,这绝对是不小的罪名。
  可是不管叶天龙怎么劝说,倩公主就是要跟着看热闹,而此时毫无办法的男人发觉到再这样在门口拖延下去,说不定马上就会成为别人注目的焦点,而其实现在就已经有人开始关注站在台阶上的他们了。
  叶天龙显得无可奈何地说道:「好吧,你可以随我进来,但可不能被别人看出你的身份,还有,不许给我添乱子!」
  倩公主大喜,连连点头,她只要叶天龙肯带她去见识一番,什么条件都一口答应的。她笑靥如花地说道:「就知道天龙对我最好了,我们快些进去吧!」
  叶天龙暗暗一笑,脸上十分正经地说道:「你别忘了,这个样子进去,那些知道你的人都会把你认出来的,除非你能改变面貌。」他见倩公主一愣,不禁心中暗自窃喜,心想这下可难倒这位人小鬼大的娇公主了。
  哪里知道倩公主的眼珠轻转,突然扯着叶天龙的衣袖往里面走,一边低声道:「我有办法了,先到里面去吧!」
  叶天龙对她毫无办法,只好同她一起往里面行去,跟在他身后的玉珠她们见叶天龙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暗暗觉得好笑。
  到了前进的大厅,引路的侍应生退下了,从这里开始,所有的侍应生都是俏丽的女子。
  一个风韵颇佳的年轻美女迎上前来,施礼道:「贵客……」
  倩公主已经摆手道:「先给我们安排一间厢房,让我们谈几句话。」
  这个接待的美女虽然感到有些奇怪,但还是十分满足了客人的要求。她的一举一动无不显出所受到的良好训练,这让叶天龙感到的确和自己以前去的那些销金窟截然不同,可以根本无法相提并论。
  让十八女飞卫守在门口,倩公主拉着叶天龙进了房间里。
  叶天龙望着倩公主道:「好了,你到底要玩什么花招啊?」
  倩公主横了他一眼,娇嗔道:「你马上就会知道的。」
  在叶天龙还没有答话的时候,倩公主神秘地一笑,然后轻轻吟唱了两句。
  「这是什么?」
  在叶天龙还是莫名其妙之时,倩公主的俏脸突然间发生了变化,虽然是同样一张俏丽的脸蛋,但脸型已然完全不同了,除了眼中的神色外,根本看不出和原来的倩公主有什么联繫了。
  看着目瞪口呆的男人,倩公主得意洋洋地说道:「我厉害吧?这可是白魔法中极为罕见的法术,叫作」变脸术「,知道这个咒语的人现在已经很少了。」
  叶天龙感到十分惊奇,这个刁蛮的俏丽公主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他装出一副佩服得五体投地的样子,逗得倩公主一阵娇笑。
  倩公主又和自己的侍女换过衣裳,这样一来,她就冒充是叶天龙的随从跟在他的身边了。
  等叶天龙他们再次出现在大厅的时候,不禁大吃一惊。只见大厅上列队站着十二个和那个接待美女姿色相当的女子,在当中则是一个雍容华贵的美妇人带着两个风韵极佳,姿色远胜其他女子,而且打扮得甚为冶艳的二八佳丽。
  一见到叶天龙,那个美妇人就迎上前来,施礼后十分热情地说道:「东督大人第一次大驾光临,妾身高晓兰有失远迎,实在惶恐备至,还望大人见谅!」
  这样的女人会是「暗香阁」的老鸨吗?好像和自己以前的认知有很大的差别,自认是精于此道的男人不由得望着眼前有如贵夫人一般的高晓兰一时说不出话来了。
  倩公主凑近叶天龙的耳边低声道:「这个家伙就是这里的老闆,别人都叫她高老大,在艾司尼亚非常有名气的。」
  叶天龙心想:「你怎么会知道这样清楚的?」但他还没有来得及说话,高老大身左的那个艳丽的美女已经笑语如珠地说道:「哎哟,叶大人来我们这里,还自带这么美丽的侍女,莫非是怕我们这地方没有中意的小姐吗?听说东督大人要来,我们院里的姐妹们可是都精心装扮,好想博得大人的青睐哟!」
  高老大笑骂道:「好没规矩,在我们东督叶大人面前怎么可以这么无理呢?」然后对叶天龙道:「叶大人,她是我们这里东楼的瑞雪姑娘,为人最心直口快,还望大人体谅!」
  叶天龙哈哈一笑道:「我怎么捨得对这样美丽的瑞雪姑娘见怪呢?瑞雪姑娘如此冰雪聪明,一定是东楼的魁首吧?」
  瑞雪朝叶天龙飞了一记媚眼,腻声说道:「叶大人过奖了,今后还望大人多来看看妾身啊!」
  这时另外一个同样艳丽的美女瞟了一眼瑞雪,然后媚笑着对叶天龙说道:「贱妾江芊芊,代表西楼的姐妹欢迎叶大人,还请大人多多指教!」看来江芊芊和瑞雪是在暗中较量,互别苗头。原来在「暗香阁」中,东楼和西楼一向是明争暗斗,两边的小姐都想要压过对方一头。
  叶天龙心中有数,他眼光灼灼地扫了江芊芊一眼,目光停留在她高耸的酥胸,嘴角含笑说道:「好啊,我一定会好好指教姑娘的。」
  江芊芊似乎不胜娇羞的样子,十分入戏地微低螓首,然后用水汪汪的媚目斜飞眼前的男人。叶天龙轻薄地伸出一只手,在她嫩滑的脸蛋上摸了一把,触手处肌肤润滑而有弹性,显出一股青春的活力。
  「你好坏啊!」江芊芊顺势靠近叶天龙,娇嗔发腻,表现出动人的风情。那边的瑞雪也不示弱,香风飘蕩,将半个娇躯贴近叶天龙,软语腻声,尽现其媚惑之色,叶天龙在享受之余,心中暗暗发笑道:「乖乖,想在老子面前摆这一套,我可是见多识广了,天下的妓院都是一个样子的。」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的这两个美女媚惑的手段极其高超,连他这曾经在风月场中打过滚的男人都有些心动。
  高老大在一边看得真切,心道:「就怕你不吃这,这样就好!」这个男人的确如外界传闻的那样好色,这可是一件非常值得高兴的事情。
  香艳的开场白后,高老大适时地奉上了一张千花贴。洒金的贴子浮现出千朵形态各异的花卉,而且还透出芳香的气息,整个贴子製作得极为精美。封面上是一幅女子的宫装像,曲线姿态均是完美无瑕,显然是出自高手之手,但奇怪的是这个女子的脸部却是被一层薄纱遮掩,朦朦胧胧的,使人无法得知这位美女的相貌。这样一来,反而更加激起人的好奇心,总想要一观其庐山真面目。
  「叶大人,本阁将在下月十五月圆之时,举行选魁开花之会,届时敬请大人光临!」
  「哦,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宴会啊?」叶天龙拿着千花贴才看了一下,后面的倩公主暗中一点他的背部,会意的男人只有把这贴子转手递去,以满足这个刁蛮公主的好奇心。
  「就是为本阁选出今年的花魁!」高老大含笑解释道,「由各位本阁的贵客为自己喜欢的小姐当场送花,哪位小姐得到的花最多,她就是今年的花魁。」
  听罢高老大的解释,叶天龙实在佩服这个女人的头脑,能想出这样的招数来发财。一般有地位的男人都不愿在这等场合中丢面子,自然会尽其所能展现自己的实力,当然这也要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备选的小姐要有值得男人一掷千金的本钱。
  见叶天龙身后的众女也要跟来,高老大面现犹豫地说道:「叶大人,我们这里有专门的地方提供给各位大人的护卫歇息,……」
  叶天龙心知肚明,就对玉珠和辛西雅说道:「你们就休息一下吧!」
  玉珠和辛西雅还没有答话,倩公主不干了,她马上应声道:「公子,夫人叫我要一直跟着你的!」
  叶天龙拿眼睛一瞪,将脸一板道:「到底是谁说了算,不许再跟!再说这里的主人都有这个意思了,我们要客随主便嘛!」说到后来,他已经是掩饰不住眼中的笑意。
  倩公主恍然大悟,原来这个男人早有计划,要在这里摆脱自己。见叶天龙在高老大的陪同下,由瑞雪和江芊芊左右挨着扬长而去,她不禁在后面直跺小脚。
  一个漂亮的女侍将她们一行领到了一间花厅,奉上香茗和精美的点心后退下了。本来「暗香阁」还为客人的护卫们也準备了俏丽的侍女来服务的,但见叶天龙的护卫全是千娇百媚的女人,也只好取消了这个最得人心的项目。
  不过叶天龙带着这样一班美丽的女人来逛妓院,日后也成为了别人口中的笑谈,而这个事件也被后世的好事者纪录到了「大帝奇事录」里,变成了这个男人众多奇闻怪事中让人发笑的一例。
  玉珠望着暗自生气的倩公主,微微一笑道:「公主殿下应该知道的,有我们这些女人在场,那不是碍手碍脚吗?」
  倩公主抓起一块点心丢到嘴里,狠狠咬了几口,说道:「那你有什么办法吗?」
  惊异于这个刁蛮公主的细心和聪慧,玉珠含笑道:「公子不让我们跟,我们不会偷偷地去吗?」
  「你是说……」倩公主的美眸转了一圈,将小手一拍,「太对了,我怎么没有想到用隐身术这一招呢?」
  玉珠颔首道:「聪明!」然后对辛西雅说道:「你们在这里守着,我进去看看。」辛西雅点点头。
  倩公主也转头望着生怕主人发火而躲得远远的孪生姊妹花,说道:「你们也待在这里!」
  于是暗黑一族的高手施展其最拿手的隐身之术和身为大策法师的美丽少女两人无声无息地消失在众人的视线里,她们的表现出来的能力让在场的女神战士们也感到有些吃惊,看来在人族之中也有不少功夫不比她们差的人存在,玉珠还不奇怪,但像眼前的倩公主实力比起百族大战中的那些英雄竟然也不逊色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