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岳母的曲线

时间:2018-07-11
叶佩清最不满意的是大女儿居然不问她意见就闪电结婚了,结婚的理由是:意外怀孕!在不肯堕胎方面,女儿倒是和自己一样执迷不悟。不同的仅仅是她选择了婚姻,而叶佩清却连女婿也没有看过便要接受这个事实,烦得她连找男人的心情也没有了。
婚礼她也赌气不去了,前两天就派了小女儿去。今天小女儿也是时候回来了,叶佩清还赖在床上时,门铃声就响了,她来不及换睡衣就下楼开门,小女儿盈丹穿着掩不住臀部的超短裙和完全露背的紧身衣,虽然小女儿不像自己和大女儿那么丰满性感,但是她天生一双纤长的玉腿,穿起超短裙来特别迷人,连叶佩清也有点嫉妒小女儿了:打扮得这么骚,肯定想男人了。
女儿盈丹后面跟着一个腼腆的高大男孩,怯生生的打了声蚊子般的招呼,孟潞天生对男人比较温和甚至温柔,见到他忍不住笑着欢迎两人进来,又说了女儿一句:「自己钥匙也不带!」盈丹说:「这衣服哪裏放得了东西。」
三人到客厅就坐,女儿就去斟水,叶佩清想趁机问问那大男孩的家世等话题,等女儿一走开就问他:「你和丹丹认识多久了?你叫什么名字呢?」
大男孩可能没想到未来岳母的声音如此柔媚,局促不字的说:「没认识多久,叫我阿天就行了。」
叶佩清见他脸色通红,不由笑了一下,哪知大男孩更加不安,居然调整了坐姿,叶佩清察觉他眼光不时向自己胸部偷窥过来,原来自己还穿着吊带睡衣,而且睡觉时贪舒服没有戴上E罩杯,此时深陷的乳沟和两团夸张硕大的肉球在举手投足间颤动不已,叶佩清不由心中有些异样:我应该回去换衣服才是。
但是内心隐隐约约觉得有种按捺不住想挑逗玩玩这在男孩的愿望又升了上来。
就当没发觉什么吧。她决定不换衣服时,花蕊间仿佛有些微热,几天没有男人硬棒服务的蕊心处仿佛有些发痒了。
她下意识的拉拉自己的吊带,吸引男孩的目光投注到自己诱人的胸部上,男孩本来想转头,忽然见到对面的熟女拉动吊裙睡衣时,两大团肉微微颤动,沈甸甸的质感呼之欲出,一时失态,竟然忘了转完那一半头,裤裆还微微一举,隆起小半块。
叶佩清心裏也是一阵异常:真好玩的念头不可抑止的跳了出来,她仰躺在沙发上,让这个男孩可以把自己傲人的双峰轮廓慢慢欣赏个够,一边娇滴滴的叫道:「丹丹,过来帮我按下肩背。」
丹丹拿着水杯回来时,并没有发现大男孩的裤裆已经因为她母亲的身体发生了变化,阿天也连忙转移视线,双脚夹着肉棒粉饰太平,女友放下水杯后径直坐到妈妈身边,熟练的帮她按起肩背来。
叶佩清微笑着趁机半眯着凤眼,神情舒服得有些迷离淫蕩的瞄向大男孩,她38E的胸部因为女儿的按捏一跳一跳的,大男孩视线迫不急待又回来了,脸色更加胀红,夹着肉棒的双脚微微跳抖,好像极力压製一个乱跳的弹珠球一样。
真好玩。
这个异常的念头又进入了叶佩清的心田,她对自己的吸引力很满意,但是花心却逐渐失控的温热起来,啊,那裏一定就要布满露珠了!她的忍不住挪了一下脚,双腿又种打开的剧烈的沖动。
大男孩察觉到了似的,刀一般的眼光就插到她两腿之间裏去,她感觉好像有一股很大的力气在掰开自己的半裸双腿一样,努力想紧紧合并上它们,却在表情挣扎后,还是打开了一条缝,男孩失控的火热眼光热炽的直射进两腿间去,叶佩清看着他想着「我怎么了,停不下来了吗?」双腿又打开多一点,那条缝渐渐的变大,
男孩神情激动起来,两眼仿佛布满血丝,双腿紧夹自己的腿根,他终于舒服的看到这个性感熟女的红蕾丝透明内裤了,她是故意让自己看的吗?那茂盛的阴毛有狂躁的好几撮已经不愿意躺在红蕾丝后面,从两侧飞一样的散布出来,她真的是无意走光的吗?好性感的女人啊!丹丹竟然有这么漂亮迷人的妈妈。
大男孩呼吸异样起来,丹丹却一心在帮妈妈按,直到大男孩为了更好压製肉棒时失态的撞倒了水杯,她才发现他满脸通红,连忙问他是不是不舒服。妈妈孟潞也惊醒了过来,连忙站起来,脸红通通的二话不说的朝卧室走过去,客厅那边正在收拾着水杯,叶佩清呼吸急促的穿上了巨大的奶罩,正想换睡衣,察觉内蕊已经好热好湿了,癡癡的脱下了内裤,放在自己脸上闻了一闻,喃喃的说:「小帅哥,你真的那么想要吗?」
她几乎是不可控製的又回到客厅,女儿可能去拿抹布了,只有局促的大男孩不安的坐在原来那裏,双腿仍然紧夹,叶佩清深深呼吸一口气:不放过你了,帅小伙,她那穿上罩杯后本来就显得更加硕大无比的圣母峰此时更加显得高耸入云,她感觉自己只要一低头嘴唇已经能咬到乳头了。
男孩害怕又期待的偷望了她的奶蛋一眼,她假装一切全不知道的仰坐下来,一边问他:「阿天,你多大了?」她不知自己问的是他的年龄还是他此刻发硬的阳具,男孩也没有回答,怔怔的看着她因乳罩而深深挤逼出来的迷人乳沟,双腿继续跳动。
好孩子,再不上厕所你就要压坏了。叶佩清心中轻轻说着,感觉体内那股力量又来了,先是花蕊一热,然后双腿又给巨力慢慢打开。男孩却一直盯着她的乳沟,她感觉花蕊渴望他的注视,或者说视奸,忍不住移了一下身体,侧身闪躲他的眼光缭乱,男孩吓了一跳似的缓过神来,想喝水却找不到水杯,讪讪一笑,笑容马上又僵硬了:他看到了未来岳母有意无意打开的双腿,裏面原来那性感的红火焰居然不见了!
他防线崩溃了吧?叶佩清罪恶又满意的调整了坐姿,让他看得更舒服,花蕊因为他炽热的奸视又是一热,啊,性感居然来了!我今天到底怎么了?那么想要吗?
女儿刚好走回来了,大男孩急促的站起来,问厕所在哪,女儿刚一指方向,他已经直奔厕所而去,叶佩清用有趣的神情目送他低头离去,心裏一蕩:他果然上厕所了,那么我留在那裏的内裤,他会发现吗?
阿天当然不可能不发现,本来紧贴在未来岳母私处的红火焰此刻正像团火一样刺激着他的神经中枢,它可爱又安静的搁在显眼的地方,阿天仿佛看到它的周围散布着湿润阴毛,慌不拉摣的解开皮带,向前一拉释放出跳动坚硬肉棒,肉棒又对着红火焰跳了几跳,他像疯子一样拿起那红色的透明蕾丝,深深舔了一下,梦咽一般的呻吟着说:「阿姨……」另一只手开始疯狂搓弄起肉棒来,不一会儿在他脸上的红蕾丝又套到狰狞的龟头上,他脸色更加通红,疯狂的套弄揉搓,好像要把它捏爆一样……
客厅中叶佩清捂着鼻子说:「好女儿,你是不是好几天没沖凉了,一身异味,还不快去洗洗。」女儿盈丹闻了一下昨晚刚剃干净毛的腋窝,奇怪的说:「没有什么异味啊……好啦,不用你老人家多说了,我也刚想去洗洗。」
她调皮的皱了下眉头,甩开拖鞋赤脚朝二楼淋浴室走去。叶佩清感觉心情焦灼的盯着女儿走进淋浴室,感觉时间从未这么漫长过,等到女儿性感的长腿终于消失时,叶佩清像是着了魔一样迫切站了起来,压喘着气说:「半个小时,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她手中拿着一把银闪的钥匙,一步步的朝一楼那个洗手间逼近,她仿佛听到裏面激情的发洩前的粗喘声:那全是为了自己而在发洩的,小伙子,你真的那么想要吗?
她的钥匙插进了洗手间的匙眼,好像拧开千斤大门一样的一扭……
听到房门打开声音的大男孩真的是吓得魂飞魄散,他那正在状态的龟头正和红色的蕾丝团团紧紧绞缠在一起,他的呼吸声正空前急促,就要达到爆炸的边缘,忽然却房门一亮,蕾丝的女主人面带惊讶的站在门口看着疯狂手淫的自己。
他几乎第一反应就要钻进马桶去,但是女主人反手关住了洗手间的门,盯着他的硬棍和上面的红火焰,眼神闪烁,一步步走了过来。
「你在做什么?」她低声,有些嘶哑的性感声音穿透了他崩紧的神经。
四下无人,何况……想到这裏,他的肉棒居然又跳了跳,但却说不出话来,脸红得比那红蕾丝更厉害,心跳得比呼吸还急促还响亮。
叶佩清已经走到大男孩面前,他们都已经感受到彼此的呼吸,他像惊弓之鸟一样下意识的向后缩去,双腿却像灌了铅一样不能动弹。他怔怔的结巴的说:「……阿姨……对不起……我……」
手上的红内裤到了叶佩清手裏,她兴奋的看到质地优良的红蕾丝已经给他的肉茎摩擦得皱成一团,上面还有她的淫水和他的晶莹剔透的液状体,奇异的香味像是早晨新鲜的牛奶,她也想舔了……
「阿姨……」大男孩的肉棒不可遏止的暴然猛举,他见到穿着暴露睡衣的阿姨拿着那条已经变形的红蕾丝慢慢朝性感的红唇移去,忽然想起她下面真空黑压压的一片森林!啊,难道阿姨她也想要?是啊,不然她为什么要中途脱掉内裤?
她为什么要进来?而且到现在还没有发火的迹象?舔吧!舔吧!阿姨,你真性感,你迷死我了,你舔给我看吧!我愿意为你做一切事情,你舔吧。
他内心疯狂的颤抖着,双眼欲火狂燃。叶佩清感觉到他的异常反应了,停止了动作,侧眼淫蕩而诱惑的瞄着他,低低说:「你为什么要偷阿姨的内裤?……你经常这样做吗?……」
「不!」大男孩吃吃的说,「我……只是……这一次……」
「为什么?」叶佩清喜欢这种捉弄他、挑逗他的感觉,她要他彻底疯狂。
大男孩说:「……我忍不住……我不是有意的……对不起……我赔一条……」
叶佩清几乎要笑出来,妖声说:「为什么说对不起?你和盈丹做过爱吗?你可是他男朋友,我以后可能是你妈……」
大男孩说:「做过……对不起……阿姨,你太迷人了……我忍不住……」
「是吗?可是你的反应好像我不是迷人,而是吓人。」叶佩清媚笑着盯着他的缭乱的眼光,眼睛好像伸出一对勾子,死死勾住了这个害羞又情欲崩溃的大男孩。
「难道……我可以……」大男孩兴奋的神情让她跟着陶醉,啊,这帅小伙太可爱了,可惜只有关小时,她的纤纤手指慢慢的将红内裤挂到他坚硬的肉棒上,顺便做出要握的手势,但却没有握下去,他的呼吸声剧烈起来,仿佛生命都在她的掌心给虚握着一般。
「丹丹正在沖凉,她每次沖凉至少要半个小时……」她声音更迷离了,「你刚刚已经浪费了快五分锺……」
她没有说完下来的话,换成了急促的呼吸声,因为大男孩已经狠狠有力的抱住她,像是饑饿的难民一样在她身上乱啃乱舔,她闭上眼睛,準备享受他的狂风暴雨。
「阿姨,我太幸福了……居然可以抱你……」大男孩发狂的喘息,他的肉棒因为过分激动居然同时射了出来,喷得她全身都是混浊的精液。她闻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味道,内心有些失望又有些激昂,急忙握住正在发射的机关鬆,嗔说:「年轻人不懂得控製……你真的觉得那么刺激……」
大男孩说:「对不起!抱住阿姨比打手枪还刺激……我忍不住就射了……」
「不要紧……你舒服吗?」她的手有节奏的套弄他的长枪,「这样用力合适吗?」大男孩说:「舒服……我从没这样舒服过……阿姨,你能不能帮我乳交?……对不起,你的胸部好迷人……我一看就受不了……」
「男人都是这么自私!」叶佩清心裏有些责怪,但为了征服这个年轻的男人,让以后的生活更精彩有趣,她邪笑着说:「你还挺诚实……刚刚在厅上你……」
她一边用左手拉开吊带,露出巨大的罩杯和高耸的肉弹。
她的右手马上感觉到他刚射击完的肉枪暴竖起来,仿佛比刚才更硬了,她花心一湿,啊,年轻人就是不一样,可惜只有这么一点时间,她轻轻在他耳边说:「你好硬……控製一下,不然你会好快缴械的……」
大男孩喘息未定:「我知道……但是……我忍不了……,我一看到阿姨的胸部,就受不了啦……刚刚在厅上也是……」 强忍着花心的奇痒,叶佩清弯下腰,解开鲜红的罩杯,一对硕大无朋的肉团颤抖着,两粒大葡萄表示她内心的性感也接受临界点,她多想将这条肉棍塞到下面阴道去,但是……
反正时间也不够,我就好好帮他弄吧。她双手托着肉弹夹住了那躁动的肉棒,他舒服得像是低声的狼嚎一样,整个人瘫软在马桶上,準备任她摆布。
「妈妈……我忘了拿衣服,你帮我拿一下……在我房间裏!」此时盈丹的声音从淋浴室内传来,两个忘情的欲人一下子给拉回现实。
大男孩脸上又出现了害怕的神色,与慾望进行着抗争。叶佩清心情更複杂,终于主意一定,吻了他一下,说:「阿姨把衣服全脱给你……你自己想象……把它再弄出来……以后有的是时间……」
她飞快的将睡衣与奶罩全脱下来,一丝不挂的将睡衣塞给目不转睛奸视着自己的大男孩,然后淫蕩的笑了一下,转身扭动腰肢离开,大男孩目送她离去时的回眸一笑,全身一蕩,门闆关上的同时,他慌乱的将罩杯送到脸上深深一闻,对着她新鲜的体香,肉棒继续斜胀,然后他像是揉泥巴一样疯狂蹂躏着那不听话的肉棒,睡衣蒙住整个脑袋,在她的体香中很快一阵抽搐,浓浓的精液一滴不留的射到巨在的罩杯裏,几乎足足装了半杯。
随便穿好便衣后,叶佩清再到女儿房中,感觉双腿逐渐发软,骚穴痒不可当,一股蕴藏的热意像电流一样迫切渴望流遍全身,让她脸红耳赤体内骚热。一边将女儿沙发上睡衣揽入怀中,一边忍不住用手指抚按摩擦着蜜穴皮唇缝儿,走到浴室门口时,她已经感觉自己就熊熊燃烧起来,咬牙用手狠狠的插进穴裏去,浑身舒服的打了一颤,又加多一个手指连续插送了十来下,呼吸不由更加沉重起来,整个人只要靠到门闆上享受这种自慰快感……女儿的声音又传了出来:「妈——快点——」
叶佩清的情欲就像驰骋的火车忽然急急剎住,她调整了一下混浊的呼吸,假装轻鬆的敲起了门,女儿打开雾茫茫的浴室,伸出一只嫩手接过了衣服。她稍缓一下情绪,心想还是回房间用按摩棒道具自己解决慾望算了,一转身却撞上了一具强壮有力的男人躯体,男人顺势用力紧紧抱住迎面的她,一双手急促的往她的胸脯探索下去。
叶佩清全身一软,像融化一样完全靠在男人怀裏,双手自然的朝他的肉棒伸去。
啊,真是年轻人,他居然又坚硬如铁!叶佩清的眼睛像要流出淫水一样汪汪的看向英俊的大男孩,那神情淫蕩中夹带惊喜,妖冶不可方物。大男孩的肉棒居然生生一挺,仿佛受到她的召唤一样又加硬三分,像条火热的铁一样顶在她小腹上……
她的手按着躁动的它想往自己的骚洞导入,谁知浴室裏水声忽然停了下来。
我始终是她的妈妈!
叶佩清的念头像电击一样穿过已经燃烧的溢血的脑儿,一丁点清醒冒了出来,让她能够用起一点力道试图推开大男孩。大男孩也突然慌张的缩手,放开了未来岳母,但硬棒仍然雄顶在準岳母的柔软身体上,叶佩清转身加速往房间碎步离去,她进门的剎那听到女儿打开浴室门的声音,然后是女儿发骚般的蕩笑声,「色狼,你干什么?」紧接着是急促的接吻声,她回头偷偷望去,女儿正背对自己,男孩一边强势吻着自己高挑身材的小女儿,一边瞪大慾望的双眼朝自己狠狠的射过来,他的手正探向女儿的下体……
天啊!叶佩清的腿当场抖了起来。
大男孩抱起充满青春活力的娇躯玉体,将她放在走廊中的一台沙发上,整个人压了上去。小女儿呻吟着假装抗议着:「回我房间吧,我妈在家……」大男孩喘着息说:「我等不及了,我马上就要!」他的裤子拉下半边,雄姿英发的肉棒昂首挺向女儿的下体。
「不行啊,你还没带套……」但是女儿的拒绝马上变成一声刺激的娇叫,舒服绵长而甜腻。
肯定插进去了!……房间忽然有一明媚而短暂的寂静,仅仅是半秒多的兴阴,然后恢複躁动和情欲。
叶佩清的身体彻底软靠在门槛上,只能春情勃发淫眼贪婪的看着两具年轻的肉体在剧烈的饕餮。
大男孩粗壮的阴茎快速的在湿淋淋的毛丛中抽送着,女儿闭上了眼睛咬紧双唇压抑呻吟声,娇喘却按捺不住,鼻孔不断的张缩。男孩的眼睛却不看自己跨下轻微呻吟的女人,只直勾勾的裸射向半靠在门上的女友蜂腰丰臀的丰满母亲,那骚妇的胸脯剧烈的起伏着,深深的乳沟线在呼吸中起真是美轮美奂、触目惊心,太完美太性感的乳沟啦——阿天的眼神暴发出更加炽烈的火焰,阴茎爆炸一般的插得更快了,跨下女人的嘴唇终于给他的强烈撬开了,声声娇滴滴的淫蕩呻吟声无法抑製的跑了出来。观战的叶佩清的欲壑也彻底燃烧起来,她往后一摸,触手拿了个粗柄的拖把扫柄,好!就用它代替那年轻的肉棒吧。
决定后她用舌头朝大男孩吐出半截,淫蕩万分的围着自己鲜红的丰唇舔了一圈,半眯起妖冶的豔眼,一手拉起裙子,真空中她的茂盛阴毛中的蜜穴已经淫水泛滥,她将拖把柄轻鬆的插了进去,她的神情马上是欲仙欲死飘飘欲仙,浑身一阵阵不停的哆嗦,长长的喘出了压抑了大关天的淫气。
大男孩愣住了!剧烈的抽送动作竟然停了下来,口水在他张大的馋嘴中溢了出来,阴茎又继续暴涨了些许,他跨下的女人察觉到他的强烈需求,又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出来。
不要停!
叶佩清心中有些着急的号召着小伙子,她的手握着拖把,原来就像握着他正要爆炸的肉棒轻捏一样,轻轻的爱抚,在爱不释手中逐渐加大力道……他却居然忘其所以的停下来看自己「表演」!
小伙子,不要停啊,插吧!她用淫乱的眼神和狠狠的一捅召唤他动起来,腹部连同臀部朝拖把方向挺了过去,这一下用力好猛!仿佛直要穿透子宫颈一样,她整个表情因为痛苦而扭曲起来。大男孩剧烈的颤抖,鼻子居然流出两丝鲜血,下半身也跟着眼前骚妇的节奏迎送起来,一下、两下、三下、四……
好样的。你真聪明。就这样干我吧!
叶佩清很满意年轻小伙子的悟性,她用节奏遥控他的情欲,他跨下的女人、自己有幼稚女儿,已经不过是自己的替身,就算换成一条母狗,这小伙子也已经彻底失控和疯狂了。
小伙子的鼻血已经凝固在他俊美的唇齿上,他无法不接受眼前女人的节奏,他从来没有觉得这样刺激过,她的胸前乳沟在剧烈淫弄中仍然坚挺而迷人,那短小的裙带已经完全淩乱不堪,根本无法遮盖那具喷着淫蕩火焰的美熟胴体,她好疯狂,她好饑渴,居然对着拖把这样荒唐的自我狂插!
这女人太骚了!
盈丹同样沉浸在男友空前猛烈的攻势中,她从没感受过男人这样猛烈地进攻,她无暇看到整个煸情妖异的场面:自己的男人和自己的母亲,正在利用自己进行荒诞的狂交!这香豔的场面她错过了,但是体内积蓄的一浪高过一浪的快感却连绵不绝的泉涌着,随时要爆发在那阳刚的棍棒下,随时要臣服在那威武不屈的肉棒下……
啊——香豔的场面因为两具年轻肉体同时的释放而爆然停滞……
大男孩充血的大脑胀红的身体终于在她的魔异节奏中瘫痪下来,整个人靠在跨下替身女人的娇躯上,下半身剧烈的起伏,像打枪一样把浓烈气味的白色精液彻底奉献了出来……从女人的阴毛处溢了出来……
还是快了一点。
骑着拖把的骚妇还没有高潮,但她内心歎了口气,不得不一脚奋力勾上了门,将男孩疯狂的视奸隔绝出去……
关了门后她有些焦急的躺在地闆上,双脚夸张的张开,右脚顶在门闆上,在手中继续加速用拖把柄抽插自己的滥湿骚穴,口中开始疯狂的咕嘟,随着节奏和快感的积蓄,压抑声变成吼叫声,一百多下后,她终于发出一声歇斯底裏撕心裂肺的嚎啕声,整个人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中「丢」了出去……
房间寂静下来,一向隔音效果良好的房间几乎听不到外厅任何声音,叶佩清只听到自己满足而又空虚的喘息。
「我今天有些过分了,看来情欲是不能压抑的,越压抑,爆发时就会越不顾一切。」叶佩清觉得自责起来,「大女儿结婚也算是喜事,自己怎么搞得那么不开心?害得欲求不满,在丹丹男友面前出这么大的丑……怎么见人哪?」
她觉得心慌意乱时,有人敲门了。
应该是女儿,真是的,自己这样子怎么见人?她连忙努力站了起来,将拖把推到床垫架下面,粗粗整理一下头髮和裙子,收拾一下心情,深深呼吸,才打开了门,想微笑面对女儿。
门一打开却进来一阵风,居然是阿天!大男孩像闪电一样将叶佩清拦腰抱了起来,头也不回一脚关上了房门,双眼欲火旺盛,紧盯着怀中有些慌乱的熟女,急步朝床垫碎跑过去。啊哟——他将她扔在床上,然后赤裸裸的压上了她……
「阿天,不行……」叶佩清忽然觉得他失控得太可怕了,想推开他有力的入侵。
「阿姨,你太妖豔了,你迷死我了,你给我吧!不然我会死的……」大男孩的坚毅让她觉得反抗只是徒劳,「我刚刚就像是在干你一样……阿姨……你好骚啊……你刚刚的样子我再也受不了……」
「阿天,现在不行……丹丹在家……」叶佩清的声音已经给自己的喘息声淹没。
「你女儿很爱干净的,她又在沖凉了……」也给他的声音淹没,其实是给燃烧的情欲淹没。
他疯狂摆弄着这具梦寐以求的香豔肉体,吸吮她鲜豔高耸的乳尖,揉搓她丰满的乳房,轻咬她的耳朵和腋窝最浓烈的熟女味道,一只手探向她那刚刚差点夹断拖把柄的玉门关……
她迎合着,呻吟着,忘了一切……
「怎么不够兴奋吗?」她的手突破一切障碍终于握住他的肉棒时,感觉它只是半软半硬,不禁有点失落,难道今天他射太多次,太累了?真扫兴啊……阿天感觉头昏沉沉的,虽然很兴奋的想挺立那阳具来,却有些脱节的失控。也有些沮丧起来……
「你躺下来吧。」给挑逗得兴起叶佩清不肯错失这良机,她分开男人,让这猴急的男人躺在床垫上,自己站了起来,淫笑着,「只要它不是面粉,阿姨有很多办法让它变成铁条,比铁条还硬……你信不信?」她故意夸张扭动腰肢在他面前转了一圈,玉手开始脱自己的连衣裙。
男孩喘息着紧盯着她脱衣服的双手,渴望那能给自己带来刺激作用。
狐狸般妖豔的叶佩清却也像狐狸般狡猾,她从他的眼神中读到那热切的期望后,反而故意停了下来,一手靠近轻摸着他微硬的肉棒,蕩笑着说:「你想阿姨跳舞吗?」
阿天狂点着头,叶佩清说:「阿姨偏不跳……以后你讨阿姨喜欢了,阿姨才跳给你看……」
阿天不知她玩什么把戏,叶佩清张开双腿压坐在他腿上,他原本稍觉酸软的腿经她这一压一坐反而有种舒坦放鬆的感觉,这一放鬆,那肉棒开始受大脑控製,稍稍举起头来。
叶佩清知道这时候要他放鬆才能尽兴,一味刺激他反而不好玩,双手分别为他按摩脚膝关节和附近穴位,阿天酸软的腿在她适度的揉按中开始传递来一阵阵的轻鬆和舒适。
叶佩清看着他的表情逐渐没那么紧张,突然一弯腰,伸出舌头深深由下至上舔了一下他的肉棒,像舔冰棒一样发出「渍」的响声,阿天的肉棒当下又硬了几分。
叶佩清双手摇晃自己裙子内丰满的肉胸,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挑逗起男孩来。
「阿姨的沟沟美不美啊?」
「美……」阿天紧盯着她无比迷人的乳沟狂吞了一大口口水,结巴着说,「好美……」
「那你想不想吃阿姨的奶奶啊?」叶佩清调皮的摇晃身体,让乳房和眼前的肉棒一起左右摇摆起来。
「想……」阿天情欲线面临崩溃,鼻血又渗了出来。
「你好坏,连自己女朋友的妈妈都想吃?呵呵呵……」她格格蕩笑起来,用手指轻弹着他摇摆的肉棒。
「阿姨……我想要!……」阿天内心已经很兴奋,在她手中的肉棒也已经昂首挺胸。
「是吗?我知道你想要,可是你兄弟还不怎么想要啊?」叶佩清故意用手深深套弄了三下他的肉棒,让他舒服得大喘,然后一边娇滴滴的歎息,「你看看,它还没有铁条那么硬呢?」
「阿姨……你刚刚弄得我好舒服!你快坐在我上面……我们干好吗?」阿天的鼻血暴露他情欲有多刺激和高涨。但叶佩清还不满意,她继续用柔媚的声音挑逗他。
「平时在商场,经常有像你这样的小帅哥偷偷窥探阿姨的乳沟……就像你刚刚在大厅偷窥阿姨一样,阿姨的乳沟很美吧……」阿天像小鸡啄米一样点头。
「阿姨的乳沟不知让多少根像你这样年轻朝气的肉棒变得比铁条还硬……
(突然深深套弄)阿姨故意的,阿姨喜欢你们勃起,男人的勃起是对女人的尊重。
你看,你的老二对阿姨有多尊重!……呵可爱极了……「
阿天仿佛真的置身在繁华舒适的商场中,迎面见到乳沟深陷的熟女正在搔首弄姿挑逗自己一样,呼吸沉重了加速好多。
叶佩清不失时机的加速套弄他的武器,让他积蓄更加汹涌的快感和性慾。
「你想吃阿姨?」她格格笑着,「看阿姨先怎么样吃你!」
她挺起身子,掀起裙子,雪白的腿根在他面前闪烁,她握着他已经像铁条一样烫热的坚硬肉棒,对準自己早已经泛滥成灾的肥腻蜜洞,一肥臀磁磁声响坐了下去,两人像久旱逢甘露一样同时释放出来。比拖把更烫热的肉棒塞得叶佩清满满的又充实又幸福,她的肉壁自然而然的紧紧一夹,像磁铁一样夹上了这根烫热的肉棒,阿天感觉龟头一麻,要不是刚刚已经连发三枪,肯定又要缴械投降了。
缓过一口气来,叶佩清骚劲大作,上下熟练的套弄起来,两只巨大的圣母峰像海浪一样波涛汹涌,阿天想伸手去揉搓,但是叶佩清高超的套穴技巧施展开来,竟然让他龟头麻烫不已,全身软遝下来只能任由摆布,在连绵快感中根本无暇举手做其它动作,只能张大了口像老牛一样喘气……
「好舒服……阿姨……好舒服啊……」
他没想到成熟的蜜穴居然可以这样迷人,这样变幻莫测!
他干脆闭上双眼享受这种狂风暴雨的快感……他的脑海中幻化出很多情景,依稀听到那骚妇还在叫着「好儿子,好老公,你的宝贝好硬,妈妈舒服死了……
你干死妈妈了……「
剎那间像闪电一样穿透他整个灵魂!妈妈!乱伦!
是啊,这个女人和自己的妈妈年龄特征差不多,干自己的妈妈?
这个念头像毒蛇猛兽一样硬盘住他的欲念,他忽然觉得他真的在干自己的妈妈一样……这个念头浮起不过十来秒,他已经无法控製。
「我要射啦!——」
他狂叫起来,整个人剎那间失去平衡,腰间像点燃的火箭炮一样上下乱窜起来,顶得正在状态的妇女也好一阵肉紧,她几乎要狂叫「啊——再一下,再来一下——」只要再那销魂一击,她也会到达慾望的高潮!
他们在大呼小叫剧烈震蕩颤抖释放中,都没有注意到房门已经给打开了,两眼充斥着不信和震撼的盈丹正呆若木鸡站在门口看着他们最疯狂的交媾,她的手中是母亲巨大的胸罩杯,罩杯裏面有男朋友刚刚暴射出来的新鲜精液,大部分已经凝结成精斑,还有像混浊鼻涕一样滚动着的几串浊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