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女生宿舍门

时间:2018-01-25
今天下午,秦大爷本打算去水房洗洗手,但路过127寝室时,却被声声娇啼婉转吸引。门没有关严,留下了三、四公分的窄缝,足够让秦大爷看得很清楚。
清秀的女孩仰躺着,一个很帅气的男生站在床沿,胯下长达二十公分的阳具不断出没在两片殷红的阴唇中,每次抽插都带出股股淫水。
「哦……好舒服啊……啊……明峰,你的……你的鸡巴太……太大了……把小屄都塞满了……嗯……好美……嗯…嗯……啊!洩了……要洩了……啊……」
女孩突然尖叫起来,浑身颤抖,纤腰一阵狂扭,大股的淫水急洩而出,随着大肉棒的抽送而被带出,弄湿了两人的阴毛,顺着屁股流到床单上。
男生用龟头紧紧顶在女孩的花心上,感受着阴精冲击和阴道壁收缩的快感。待她高潮过后,才笑道:「这么快就洩了,是不是很久没被男人插?是不是!是不是!」他连说两声「是不是」,龟头也跟着连顶了两下。
「啊!」「啊!」女孩连叫两声,「你……你坏死了……谁让你的东西那么大……啊……啊……你……你又开始了……啊……哦………就不能让人家喘口气么……啊……用力……再用力插……美死了……哦…好酸啊……快活死了……」女孩很快又沉浸在无边快感之中。
男生继续抽插起来,女孩的双腿被他压在了肩膀上,阴户更加高挺,龟头每下都狠狠落在花心上,淫水而出,顺流而下,很快流满了她的屁眼,接着又流到了地上,很快就形成了一个小水滩。
女孩的淫叫混着「噗滋噗滋」的水声,迴响在整个房间内。也不断传进正在偷窥的秦大爷耳裏,从第一眼开始,他就被这火辣的场面深深吸引。要知他是生在旧社会,长在红旗下的本本份份的老实人,哪见过这等激烈的阵仗,只觉得口乾舌燥热血上涌,就连沉寂多年的胯下之物也蠢蠢欲动。
「现在的年轻人啊!!」他歎息着摇了摇头,可是眼睛却捨不得离开分毫,异样的情绪下,他都忘了去想一个男生怎会跑到女生宿舍的。
房中的两人依然忘我的挺动着,男生的大腿不停撞击在女孩丰满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女孩时而抬起屁股向上顶几下,但很快就被男生粗大的阳具插得两腿发软,浪叫连连:「啊……明峰哥……你……可真会干……干得我好爽……好舒服……啊……我要死了……」
那叫明峰的男子边用力干她,边道:「小薇妹,几天没干你,你就这么骚,还流出这么多骚水!说,你为什么这么骚啊,说!」用力狠狠顶了一下。
「啊!」女孩尖叫了一声,雪白的大腿颤抖了几下,才回过气来,娇嗔地用拳打在男生壮实的胸膛上,「你坏死了!你的家伙那么大那么硬,是个女人就受不了啊!」
明峰「嘿嘿」笑了几声,继续往复抽插。只挺了几下,就觉得她小屄微微颤动,淫水源源不绝好似小溪一样,知道她又要洩身了。他用龟头死死顶在花心上,左右研磨了十几下,又缓缓拨出,再用力顶入,接着旋磨……「啊……好哥哥……好老公……妹妹要被你干死了呀……啊……我……我又要洩了……又要洩了……」女孩小嘴大张,疯狂地叫起来,双手紧紧抓住床单,屁股一阵乱顶乱摇。明峰只感到她的屄肉收缩起来,子宫口一下一下地咬在他硕大的龟头上,但他丝毫没有理会,反而更是狂抽猛插。
女孩短促而尖锐的叫声瞬时响彻整个房间,股股阴精随着一抽一插的间隙中直射而出、四下飞溅……女孩洩了两次身子,已是浑身无力,头歪在一边,只有喘气的份了。但被她小屄所包夹的那根阳具,却依旧是那么坚挺,而且比刚才更硬了。
明峰一直盯着女孩的脸,欣赏她高潮前后的表情变化,心中充满了得意,不仅从生理上,更从心理上得到了极大满足,「小薇妹,你刚才的表情真是好淫蕩啊,呵呵!」
「嗯……」女孩无力说话,只能发出鼻音。
明峰满意地笑了笑,拨出了阳具,只见上面沾满了淫水正不断往下滴落。他抱起了女孩,把她的身子翻转了过来,使她上半身趴在床上,屁股则对着自己。
望着那雪白中泛出高潮嫣红的肥臀,他忍不住伸手「啪」、「啪」地拍了两下,肉呼呼的很是弹手。
女孩发出了娇慵的呼痛声,似乎预感到了他的下一步行动,微微挣扎起来,「明峰哥,饶了我吧,我真的不行……」
可惜,呓语般的求饶声,却只有让明峰更兴奋。右手一伸捞住了她的小腹,左手按在她的背上,胯下奋力一挺。「滋」的一声,肉棒一贯到底,不少残留在阴道内的淫水纷纷被挤了出来,女孩伏在床上,没有丝毫力气反抗,任他在背后随意施为着……。
秦大爷此时的感受,只能用惊歎来形容,既惊讶女孩在床上是那么的放蕩,跟平时大不一样,也感歎于叫明峰的男生竟有如此强的性能力,无论是尺度上还是持久力,都远超过了年轻时的自己。还有那种种火热的动作花式、女孩放浪形骸的淫叫、男生志得意满的神情……无不一一刺激着他的感官,令他血脉贲张。若非他已不「举」多年,也许早就会忍不住冲进去,加入战团了。
想到这儿,秦大爷突然涌起嫉妒的感觉,自己这样年轻的时候早就进入工厂工作,一天到晚忙死忙活,哪能享受这样美妙的淫乐生活?虽然后来结了婚,但由于思想上始终觉得做爱是件污秽的事情,因此他们把这只当作例行公事,每回都是匆匆结束、草草收场,连彼此互相的爱抚都没有。
后来有了孩子,这件「骯髒」的事也就理所当然地被停止了。然而,今天这活色生香的一幕,却带起了他强烈的慾望,甚至超过了新婚之夜的那晚,还见到了漂亮女大学生高潮之后的畅美,都给他强烈的震撼。
正当他想得入神,突然只觉得胯下一紧,那件现在虽胀大了起来、却仍是软而不硬的东西,被人抓住了!一个身子贴在了自己后背,接着耳后响起了一声轻笑:「秦大爷,看得是不是很过瘾啊!」
秦大爷浑身一震,急忙回头,只见一个女生一边笑嘻嘻地看着他、一边在他脖子呵着气。
她娇好的面孔,身高约165公分,下面穿着一条紧紧的牛仔裤,上身是半透明的白色衬衣,显出了她玲珑曼妙的身段,秦大爷认得这个女生叫刘小静,她就是住在这127室的几名女生之一。
刘小静和张薇薇是室友。刘小静刚上完了下午第一节课,想起忘带了一本书,便赶回宿舍来拿,远远便看到门房秦老头正在自己房门前鬼鬼祟祟的向门内偷窥。
在秦大爷的印象中,刘小静是个很活泼的女孩,爱叫爱跳,与她的名字刚好相反。可就算如此,秦大爷也没想到,她会大胆到握住自己的那个东西。
「你……快放开!」他有些受不了这刺激,再这样下去,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做出些天理不容的事,这样会害了女孩一辈子的。
秦大爷是个好心的人,只不过在好心之余忘记了两点:不「举」的他,是不能做出「天理不容」的事的;还有,一个随便摸男人裤裆的女孩,无论怎么看,也不会被这种事伤害,更何况还是一辈子那么久的时间?
刘小静呵呵笑了一声,那只手又用力握了一下才放开,目光转向了寝室的两人,「怪不得张薇薇这丫头中午说肚子疼,下午不想去上课,原来……原来是要跟叶明峰干这个!」
叶明峰比张薇薇和刘小静高一班,是薇薇的男友,和刘小静也已相当熟识。但刘小静没想到的是,薇薇竟会藉故溜课,和明峰陈仓暗渡,而且是在自己的宿舍寝室里干起来。
她声音低低的,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告诉秦大爷:「嗯……要不是我忘带了一本书而中途折返,只怕要被小薇一直蒙在鼓里……」
看到明峰那雄壮威武的肉棒,心里不禁一阵激动:「天,好大的棒子啊……比我男朋友的大多了!要是让他插进小屄,肯定爽得不得了。」
回头又对秦大爷嘲笑道:「你看看人家的那根棒子,又硬又直,那才叫男人呢。呵呵,你连硬都硬不起来了,只能偷看人家做爱,呵呵,真是好笑。」
其实,刘小静一向嘴巴很刁钻,这番话也只是随便说说,却给了秦大爷极大的打击。虽然他是个老人,可只要是个男人都无法接受这种说法的,一时间,他只觉得心情沉重无比,无地自容。
而那个「肇事者」却丝毫没有注意到秦大爷的神色,双眼只是注视着房中的活春宫。渐渐地,她的气息开始变得急促,左手放在丰满的胸脯上揉搓着,右手也伸进裤裆里搅动着,两眼愈发癡迷……终于,她低吼一声,推开门冲了进去,扑到了惊慌发愣的明峰身上,亲吻如雨点般落在他坚实的胸膛……又一场新的淫乱拉开了帷幕。
只不过,这次的肉戏没有了观众。
秦大爷已回到了门房,刘小静的话不停地迴响在耳边,让他十分沮丧,情绪低落,没有「兴致」再看下去了。
除了秦大爷,只怕谁也不会想到,在这个全国有名的师範大学里,竟会有这么淫乱的场面,而且还发生在女生宿舍里。一男两女上演的一幕幕激情,已到了道德底线的边缘,甚至他们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
刘小静跨坐在叶明峰的身上,欢快地呻吟着,从脸上迷醉的表情和疯狂的动作可以看出,她正体会着前所未有的兴奋。
「哦……哦……丢了……又丢了……」她大声叫起来,抬起屁股狠狠地坐了几下,大股浪水喷了出来,粘粘的热热的,流满了明峰的小腹。一阵虚脱的感觉让她双手撑在明峰胸口上,体会着高潮后的余韵。
被刘小静骑在身上的明峰,虽然还没有发射,但也是快感连连,女大学生的嫩屄花心不停摩擦着他龟头的马眼处,令他又酥又麻,好几次都几乎忍不住爆发。
刚才,刘小静的突然闯入,确实吓了他一大跳,还以为她是要捉姦上报,心想这下完了,「私闯女生宿舍且发生性行为」这个罪名要是定下来,恐怕会被学校以「极刑」论处勒令退学。
然而,事情却颇出乎他的意料。刘小静像一只小兽般扑了上来,把他一把推在了床上,迫切的她只把牛仔裤连同内裤一起褪到膝盖,上衣也顾不得脱去,就急不可待地骑到他身上,坐了下去……「别……别这样……小薇她……」明峰这才反应过来,想起女朋友还在,忙提醒这个头脑发热的小淫娃。
而此时,叫薇薇的女孩的表现却让二人毫无顾忌。只见她早已被干得迷迷糊糊,浑身无力地趴在床上,连眼睛都不想睁开,只隐隐约约感觉到进来一个人,至于后来又发生了什么便不知道了,口中仍喃喃自语:「好…舒……服……好…爽……」
明峰逐渐体会到少有的兴奋,正在他身上耸动不停的刘小静,不仅比女朋友骚浪百倍,小屄流出的浪水量也是多得惊人,从一开始就源源不绝好似未关紧的水龙头,在高潮时的喷发更如洪水决堤,冲击着他的阳具,让他美妙异常,他知道他已经濒临爆发的临界点了。
果然,在刘小静又一次高潮后,他再也忍不住,用手死死按住她的屁股,让自己的阳具深深贯穿在她花蕊屄,龟头也顶进了子宫里。「噗噗噗」数响,精液终于狂射而出,滚烫粘稠,显示了他年轻的资本。
「啊……哦……」刘小静忍不住全身颤抖,子宫霎时被男人的阳精灌满,那灼热的温度刺激得她又来了一次高潮,随即软伏在明峰的身上,娇喘不停。而明峰经过两场「车轮战」,也是用尽了力气,任由她趴在自己身上。射精后的阳具慢慢软化、变小、从阴道里滑了出来……满足后的刘小静用讚歎的眼神看着这个男人,「多强的男人啊!」想想自己的男朋友,能有他一半就不错了。她坏坏地笑了笑,一口咬在了明峰的肩膀上。
「啊……」明峰痛叫了一声,推开她的头,「你干什么!」
「呵呵,」刘小静咯咯笑了起来,「谁让你把我弄得这么惨?咬你是为了报复你……呵呵……」
「我倒!」明峰心里暗叫一声。又想起和她做爱的前后种种,忍不住歎道:「你真是个小蕩妇!」他这么说当然是有道理的,自己已经是非常开放了,但和她比起来自愧不如。试想,谁看到别人和室友做爱,竟会冲进来,也要求强分一杯羹?若非亲身体会,还真不敢相信!
刘小静听了,反而很高兴的样子:「多谢夸夸奖!」
看到明峰目瞪口呆的,她又道:「其实不仅你惊讶,我自己也很奇怪呢!自从我第一次做爱后,一看到男人的那东西就会很冲动,就会迫不及待地想做,连我自己也不能克制!」
「天生的淫娃蕩妇啊!」明峰心里想着,要是谁以后有了这样的老婆,还不得经常带绿帽?不过,话又说回来,把她当作性伴侣还是很不错的……不知不觉间,胯下又硬了起来,慾火再度升起。
他把充满惊喜眼神的刘小静按在了身下,这次,该轮到他好好「报复」了……真是一群快乐的大学生!
可是,几家欢乐几家愁。秦大爷就不那么好过了,惆怅了整整一下午,到晚上心里才想开点。
他不住安慰自己:已经这么大年纪了,当然不能和年轻小伙子比;她想必也是无心之言,我又何必耿耿于怀呢。又想起了白日所见的春色无边,身上又有些燥热。
「唉!如果能像那样做一次,该有多好啊!」他不禁歎道,隐隐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真是白活了,年轻时不懂做爱的美妙,现在懂了,却已经「不举」。人生最痛苦的事真是莫过于此,要是上天给一次重来的机会,真希望能做一万次!
他这样胡里糊涂乱想了一阵,便上床睡觉去了。
人生在世,不如意之事十之八九,往往欢乐少而忧愁多,谁也难以改变。
可是,那同样也意味着:如意之事十之一二。
如果全是忧愁苦闷,那活着还有什么劲?高兴的事情,总是要多多少少有一点嘛!
奇迹的发生虽然几率很低,但总是在绝望的时候降临,而秦大爷这次就赶上了。
已经是早晨7:00了,秦大爷发愣地坐在床上,从睡醒到现在已经半个多小时了,一直保持着这个姿势。不为什么,因为他穿着内衣的裤裆处,被顶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帐篷」。
「这……这是真的么?」
秦大爷惊奇万分,简直不敢相信。可是胯下硬挺的感觉是那么清晰深刻,怎么可能有假呢?这种感觉他已十多年没有体会过了,本以为这辈子再也体会不到。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神?」他产生了疑问。虽然他只有初中的水平,但也知道,自己的身体违背了正常的生理状况。在科学无法作出解释的情况下,就往神的方向联想了。
这时,一阵重重的敲门声传来,「秦大爷,你要等到什么时候才开门啊,我们要去上课了!」清脆的声音夹杂着不满的情绪。
秦大爷这才从思考中醒来,一看表已经七点多了,忙穿衣下床。虽然那硬挺给他带来了不便,但这又算得了什么呢?有什么比恢复男人本色更重要呢?
门口站了不少女生,嘈嘈杂杂的,她们虽然有些不高兴,但也没说什么,毕竟秦大爷这也是头一次睡过头,而且他为人和善,在二号楼的女生中人缘还是相当不错的。
人群中,秦大爷看到了张薇薇和刘小静两个女生。她们脸上几乎带着相同的红艳,而且精神都不大好,边走边打着呵欠。
张薇薇神情一如平常,似乎并不知道自己昨晚疯狂的一幕,已尽收秦大爷眼底,还有礼貌的向他打了个招呼,问了声早上好。而刘小静则促狭地看了他裤裆一眼,左手做了一个抓捏的动作,然后笑着和同伴一起走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秦大爷不得不第二次发出这样的感慨。这么大的胆子,这么厚的脸皮,别说女人,就是男人中也不多见啊。
他知道刘小静刚才是在嘲笑他,嘲笑他的不举。若换在一天前,他可能会难过,但现在不同了,他已经恢复了功能,虽然还不明白是为什么,但那已然不重要了。
「胆大的丫头,总有一天会让你明白的!」他隐隐有了报复的心理。
但当他发现了自己的这种心理,忍不住吃了一惊,「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会和一个孩子计较?还居然想到报复?她比我外孙才大了几岁?秦一鸣啊秦一鸣,你当了一辈子的老实人,怎么会有这么龌龊的念头!」他摇了摇头,赶走一切胡思乱想。
常言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塞翁得马,焉知非祸?
秦大爷深切体会到了后半句话。自发生上回的事后,已经过去一个星期了,可他却觉得有一年那么漫长。为什么呢?
从每天早晨起来,就开始了一天的「苦难」。「小兄弟」总是高挺着顶起一个「帐篷」,给他行动起居带来极大不便。
更令仔伤脑筋的是,小兄弟几乎一天到晚都是如此,翘胀不消。只有那么几次它会「休息休息」,可一次也不过才几分钟,又神气活现的硬帮帮起来。
尤其是睡觉起来,包括午睡,更是胀硬,感觉上都要顶穿裤子了。为此,他还去了几次商店,买大号的内裤,弄得售货员小姐总用神秘的眼光看他,扫瞄他的隆突的胯下,看得他好不尴尬。
这几天秦大爷走路时有些的「蹒跚」。
在一般人眼里,自以为是人老了,多是这样。但谁也会想到,秦大爷的蹒跚和弯腰,都是为了遮掩胯间的尴尬?真要知道了以后,又不知会作何感想。
一个星期前,他还因为恢复功能而兴奋,现在却只有痛苦。原因也很简单:看得到却吃不到。
在这么大的女生楼里,又值炎炎夏季,能遇见的走光简直太多了。只要随便转转,就可以看见不少身穿裤衩背心的女生走动,有的甚至只着内衣内裤,而她们也似乎毫不在乎,在秦大爷面前也是如此。
本来这些在以前也算不了什么,可现在却给他带来了致命的折磨和诱惑,让胯下怒举,却不得解脱,只能等很久才能慢慢鬆弛下来。
秦大爷也意识到了原来想法的错误,恢复了能力又怎样?难道可以像年轻人一样找女朋友做爱?那简直是异想天开,不被当成老色狼才怪。反倒很怀念「不举」的日子,既不会受到折磨,更不会这样心有不甘。
看来,除了再次发生奇迹外,他只能这么一直痛苦下去了。
又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刘小静一个人从外面回到了楼里,脸上带着些许的艳光,但神情好像有些不满,微皱着眉头。
「杨明这个窝囊废,变得越来越不行了!」她嘴里小声嘀咕着。
刘小静刚从男朋友杨明那里回来。本来想好好地做一回爱,彻底发洩一下慾火,可是他却只让自己洩了两次,就忍不住射精了。这根本没有让她满意,只觉得男朋友变得差劲了。
其实,她的男朋友并没有变弱,还是和原来一样。只是上次和张薇薇的男朋友偷做了之后,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满足,那种巨大的快感刺激至今难忘。对比之下,也就理所当然的会那样认为了。
「看来,只能再找明峰了……」一想到明峰那傲人的阳具,身体不禁一阵颤抖,私处流了不少淫水。
刘小静这样想着,来到了寝室门前,一摸口袋却发现忘记带钥匙了。「真是的,也不知道她们什么时候回来!」
她们127寝室的六个人中,有三个计算机系的,两个法学系的,还有一个体育系的。系别虽然相差很大,但她们六个女孩却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很难老实地待在室里,有的是性格使然,而有的是因为学习。
刘小静看看天色还早,知道她们很难很快回来,只好先出去走走了,路过门房时才想起来:「对了,门房处不是有备用钥匙吗,我怎么忘了?」
伸手敲了敲门,却不见动静,又加重敲了敲,还是没听到反应。难道没人?可是明明不见上锁,便轻轻推开,走了进去。
只见秦大爷躺在床上,微微传来阵阵鼾声。
「都快四点了,还在睡觉,难道是属猪的?」刘小静心里嘲笑着,正想要喊他起来,却突然停下了。
不知看到了什么,她眼神中充满了惊讶。
「天……天啊!这……这怎么可能?」刘小静不能置信地看着秦大爷,看着他的裤裆。
也许是因为天气太热的原因,秦大爷身上盖的毛巾被不知什么时候被自己踢开了,把仅着一条短裤的身体露了出来。和近几天的情况一样,他的「兄弟」高举着,把裤子撑得很紧,还一颤一颤的,似乎随时会破茧而出。
「好大的帐篷!」刘小静轻声惊歎着,还用手擦了擦眼睛,确定眼前的景象不是假的。
她有些疑惑了,她还清楚地记得,那日握住这个老头的胯下时,那里柔软得几乎和棉花没什么分别。要说他看到那么火热的场面而不起男性冲动,她是说什么也不信的。虽然年龄不大,但性经验已相当丰富的她,非常了解一个正常男人应有的反应。
可这个秦老头的反应,却让她想不通。
她也无法静下心来想了,因为目光已被深深吸引,久久落在秦大爷的胯间不能离开,似有什么魔力牵引着,那表情也好像癡了。
刘小静的身体渐渐起了原始的反应。这种反应是她最熟悉,也是最「痛恨」的。从她告别处女的那夜起,以后只要一见到男人的阳具,就会起这种反应,而起反应也就意味着要做爱了。
这次也不例外,只是「呵,我还真是淫蕩,竟然想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做爱!呵呵,真是搞笑……」她若无其事地笑了笑,就想退出去。
可走到门口,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虽然隔着一层布,但由于顶得很紧,菌状的龟头轮廓形状隐约可见。经验丰富的她已能估摸到它的尺寸和硬度了,凭空幻想着这个阳具插入小屄时,会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感受。也在这时,终止了自己的想法。毕竟自己是个大学生,无论再怎么慾火焚身,也不该找个门房老头的。
刘小静提醒着自己,再次转身準备离去。门拉开了一半,她的私处突然涌出一股淫水,身子不禁微微抖了几下,更觉得燥热不堪。
「算了,还是看上一眼,回去再自慰好了,对,就只看一眼!」
这样想着,刘小静又关上了门,走到秦大爷床前,跪了下来,伸手将他的短裤褪掉……「哇……好大!」一根长达十七、八公分的、酱红的肉棒跃入眼帘。比她想像的要大得多,而且也是她所遇见过的肉棒中最大的两条之一,长度几乎和明峰的一样,而粗壮则似乎更胜一筹!她伸出双手将它上下握了起来,还没有握满,留一个龟头在外。
「好烫!」
此时的刘小静,早忘了给自己定下的「只看一眼」的规範,也忘了秦大爷的年龄身份,张嘴把龟头含了进去,习惯性地吞吐着。
「呜……」含了不久,她惊讶地发现,肉棒还在变大、变硬,几乎容纳不下了。她只觉得身体越发火热,私处连续不断地流出淫水,再也难以忍受那无边慾火的煎熬……。
「算了,不管那么多了……」女大学生现在急需的是一根粗长坚硬的阳具填补身体的空虚,其他的都不重要了。
刘小静穿的是一件短裙,因此做起来一切都是那么方便,甚至连内裤也不必脱掉,只用一只手把裆部扯开些就行。
插入前,她目光落在秦大爷脸上,见他似乎微带笑意,彷彿在梦里预感到要有好事发生了。
「哼!便宜你了,属猪的老头!」腰一沉,坐了下去。
「啊」刘小静猛地直起身子,头也忍不住向后仰了过去。
肉棒初入小屄给她的刺激太强烈了,无论是尺寸、硬度、还是热度,都超乎她的想像,比她想像中的感受还要巨大,比明峰的东西毫不逊色。
她抬起屁股动了动,终于使小屄被完全填满,让她忍不住呻吟连连,觉得美妙异常。但就在这时,睡梦中的秦大爷醒了,睁大了眼睛:「你……」
秦大爷本来在做着一个奇怪的梦,梦见了几十年前第一次和妻子做爱时的情形,场景一样但对像却不同,时而是张薇薇,时而又是刘小静,时而又变成了其他女生;到后来,场景也变了,变成了曾偷窥过的127宿舍寝室,自己则取代了明峰的角色,用着和他相同的方式玩弄着女生。在梦中,胯间不断传来的快感异常真切,那是久违了十几年的快感。直到他发现这一切真的不是梦。
「刘小静,你…你…」虽然已深知刘小静的淫蕩本性,但他还是吓了一跳,就要挣扎着坐起来。
刘小静却神秘地一笑,重重坐了几下。强烈的酥麻快感,由阳具传入了他的大脑,让他忍不住呻吟了几声,无力地躺倒在床上,阳具却更雄姿英发,更翘更胀。
刘小静脸上充满了胜利者的得意,大模大样地跨骑在秦大爷身上,上下耸动起来,开始享受做爱的美妙。
可过了不多时,她明显地感到,贯穿在她屄内的巨物更加巨大了,那胀胀的感觉,抽动时腔肉摩擦着巨物带起的麻痒酸苏的美感,让她尖叫着,疯狂地耸动着,从后面看去,她白嫩的肥臀如打桩机般急速起起落落,一截酱红的粗大肉棒在她的臀缝中时而隐没时而拉出……不多时,便在肉棒上儘是半透明的黏液,棒身油亮发光。
秦大爷有些茫然,一切来得都是那么突然,让他一时接受不了。本来因为自己无能而黯然神伤,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恢复了能力又很兴奋,再后来明白了自己的身份年龄,空无用武之地,而灰心绝望。
可就在这时,又出现了转折。
自己还是作出了这可耻的淫秽行为!
虽然这是内心深处渴望的,但同时也是良心道德深深谴责的,心情极为矛盾,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难过………。
只感觉她的小屄温暖湿热,紧紧地夹着自己,好像有千万只小手在抚摩挤压。绝伦的快感点点滴滴积累起来,很快就有了喷发的感觉。
「刘小静,你不能……不能这样!」
「少来了,得了便宜还……还卖乖。女大学生让你这个老头干,你……你还有什么……不满意……啊…啊……」话未说完,刘小静忍受不住强烈的快感,尖叫了几声,洩身了。
秦大爷突然感觉她的小屄更紧地收缩起来,接着一股烫烫的液体浇在了龟头上。霎时,巨大的快感直冲脑门,「啊」地也喊了一声,蓄势已久的阳精有力地射出,汹涌的喷射在美女大学生的屄花心上。
刘小静喘息了一阵,恢复了过来,脸上带着不屑,「这么快?还以为你有多厉害呢,原来是银样蜡枪头!」
她有些失望,要不是射得这么快,秦大爷的那东西还真算是一个好宝贝呢,让自己这么短时间就达到高潮可还是第一次,可惜了……咦?怎么,怎么好像并没变软啊?她这才发现,小屄中的肉棒并没有因射精而疲软,还是和原来一样坚挺。
「啊,果然是个好宝贝!这回,我可真遇见宝了!」
心情激荡之下,屄中的龟头稜子轻轻摩擦在阴壁上,刺激得下体又是一阵哆嗦,她的慾火再一次被点燃。
和刚才一样,刘小静还是跨骑在上面,这是她最喜欢的姿势,这样不但刺得更深,而且主动权在自己手里,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可她刚坐了一下,一直被骑的秦大爷突然喊了一声,翻身而起,把她压在了下面,抓住两条粉腿扛在了肩膀上,接着一插而入,猛干起来。
「哎呀……你要死了……你……你疯了……啊……啊……轻一点……啊……轻一点啊,秦大爷……人家……人家受不了……哦……」
一向和善的秦大爷这次却毫不理会,动作非但没有减轻,更只有变本加厉。
所谓泥人也有个土性子,刘小静一而再地嘲笑他,戳到了他男人尊严的伤疤处,这次又像骑马一样骑在身上,让他有种被强暴的感觉,觉得男人的颜面又损失了不少,到末了还出言讥讽自己是「银样蜡枪头」……如此种种,令老实的秦大爷终于爆发了,狠狠地操弄着身下的女大学生,来证明自己是个真正的男人,而非不举,简直可以说是「大举」「特举」。
「啪啪」的肉声,「滋滋」的水声,还有女孩的呻吟声、呼喊声,交织迴响在不大的门房里。
「哼……啊……秦大爷,不要……不要插那里……啊…秦大爷,你好厉害…要的……就要插那里……啊……不行了……又来了……来了……」刘小静无力地仰躺着,任由秦大爷一下下狠顶自己的花心,吸食着花蜜。
小屄的肉棒不知疲倦的横冲直撞,她都不晓得来了几次高潮,只是机械地颤抖着身体,释放出一股股淫水。也只有她心里明白,最大的高潮很快就要来临了,而且是自己从未体会过的。当下奋起余勇,努力抬起屁股和秦大爷对顶着。
姜桂之性,老而弭辣。秦大爷见到刘小静还在和自己死撑着不放,越发激起火气。双手抓住了她的两瓣屁股,奋力一顶,把阳具彻彻底底捅进了花蕊最深处,不再留一些在外。龟头登时突破了花心瓶颈,顶进了子宫里。
刘小静浑身一僵,几秒过后,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声,阴精如潮水一样,狂喷而出,绵绵不绝,下体一个痉挛接着一个痉挛,快活得几乎要死,两眼已经不自主地翻白了。最后,终于再没有一丝力气,晕了过去。
秦大爷再也不能把持,小屄空前的挤压和滚烫如潮的阴精,让他的快感达到了巅峰,随即爆发,全数射在刘小静的子宫深处,然后伏在她身上,也睡着了。
良久良久……秦大爷先醒了,睁开眼后,首先想的是「我刚才是不是在做梦」。不过,刘小静横陈的娇躯和室中淫靡的味道,很快就给了他答案。
刘小静如一只睡懒觉的小猫,依然未醒,蜷缩在他的怀里,而他则有机会第一次仔细打量她。尖尖的脸蛋,紧闭的细长的双眸,秀而挺拨的鼻子,小而好看的嘴,还挂着甜甜的笑容………就像一个未经人事的清纯孩子。
但这天真的气氛已被破坏:她赤裸的下体正自流出乳白的液汁,一片狼藉。两片肥嫩微分的一阴唇,显得有些红肿。
秦大爷也有些意外,想不到睡着的她和平时判若两人。也许是她闭着眼的缘故,因为她的目光总是流出与年龄不符的妩媚与淫蕩,从而影响了整体。
这么想着,他的良心道德稍微安然了些。本来这个女孩子就淫蕩得邪了门,更何况自己也是身不由己,等发现时已成「熟饭」。
回想自己这几十年,确实是有些白活的感觉,今天他才真正品味到真正的做爱的滋味。
这时,刘小静嘴里发出了一些呢喃声,翻了个身,从秦大爷怀里坐了起来,盯了老秦好一会儿。
「秦大爷,真想不到,原来你是这么强啊……呵呵……」她突然奇怪地笑了笑。
如果他上次偷窥完整的话,也许会猜出她下一步要做什么。可惜谁叫他半途走了呢?
刘小静笑着,趴在秦大爷身上,张嘴在他肩上就是一口,不等他质问自己已在解释了:「谁让你把我弄得这么惨?我这是在报复你……呵呵……」
他还能说什么。
忽然,他脑中出现了一句话,是原来上学时背过的,不知怎么这时候突然想了起来,低声念了一遍。
刘小静有些奇怪,「秦大爷,你刚才说什么?」
秦大爷声音放大了些,又说了一遍。这次刘小静听清楚了。
「老夫聊发少年狂!」
有一个幼狮嗜血的故事:幼狮在未曾尝过鲜血的滋味之前,并不特别嗜血,但一旦它尝到了鲜血的滋味,就此终生残杀其它的生物,再也难以摆脱了。
刘小静已经离开了,是带着满足的神情和虚弱的步伐走的。
秦大爷的头脑也从刚才的激情中,逐渐清醒。他既得偿夙愿,又报复了刘小静,还发现了自己不错的性能力,除了正常的一点高兴和自豪外,他更多的是惭愧和内疚。
望着床上的一片狼藉,他深深自责:「秦一鸣啊,你在干什么,难道你不知道这是错的吗?」
「你都这么大年纪,一只脚已经踏进棺材里了,还这么冲动?她只不过是个孩子,你这不是在害她吗?」
他在房里来回踱着步,思虑万千。
也许想到刘小静的淫蕩,会让他负罪感减轻不少。不过,他现在否认了这说法,虽说已是大学生,但她毕竟太年轻,心智还不成熟,再加上青春期的刺激,纵然不对也是情有可原。可自己呢,又有什么借口理由?
最后,秦大爷歎了一口气,「算了,已经发生了,再想也没有用了,以后不要再做也就是了。」随便把床上理了理,疲倦地躺在上面。
做了那么久的剧烈活动,任何人都会累的,何况他还是个老人,更何况对像还是个小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