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十一章 百骑踹营

时间:2018-01-26
空中闪过了一道巨大的闪电,有如一条张牙舞爪的银龙,撕开了黑色的天幕。
  「好可怕的雷电术,这到底是什么人发出的呢?」
  叶天龙忍不住惊歎了一声,同时心中暗暗叫苦。和倩公主在一起混久了,他对于魔法的认识也提高了很多,像这样一道闪电,即便是倩公主这样一个大魔导士也做不到,可能在整个大陆上,也找不到一、二个人可以做到。
  而且叶天龙知道圣殿军团当中没有这样一位可以发出如此威力巨大的闪电,那么只有在吉里曼斯的军队中,什么时候吉里曼斯网罗了如此强横的魔导士,这对于圣殿军团来说,可是极大的威胁。
  此时,下面喀斯特里山谷前后两条火龙已经连在一起,因为前面受阻,后面的人还在往前进,自然使得山谷里的人越来越多。士兵们开始扎营,準备等待天亮之后再大举进攻圣殿军团的阵地。
  正在叶天龙绞尽脑汁思忖之际,一滴水落到他的头上,接着一阵巨雷在他的头上滚过去。
  「怎么回事?」
  叶天龙疑惑的抬起头来,难道自己藏身的位置被敌人发现了吗?
  又是一滴水落在他的脸上,接着又是一道可怕的闪电掠过天际。
  瞬间,暴雨忽然倾盆而下!酝酿已久的大雷暴彻底爆发,天空好像是被什么人击穿了一个破洞,雨水此刻尽情宣洩出来!
  剎那间天地恢复了无穷的黑暗,圣殿军团阵地前的大火、吉里曼斯军队的火把瞬间全部熄灭,顿时一片混乱。
  随着又一道雪亮的闪电掠过,叶天龙的脑际蓦然也掠过一道亮光。
  就是这个时机,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时机。
  一声呼哨,叶天龙的身后,一百名圣殿卫士以一个完整的队形出现了,不愧是经过精心挑选的战士,在如此的暴雨之中,依然是精神饱满,气势沉凝。
  身边的玉珠和辛西雅等人,接过圣殿卫士递过来的缰绳,跃上了战马。
  「这是神在帮助我们,这个机会,便是击败吉里曼斯最好的时机。 」
  叶天龙凝声成线,一个字一个字的传到圣殿卫士的耳朵里。 圣殿卫士举起手中的武器,发出了一阵震天的吶喊声。
  一声长笑,叶天龙飞身跃上自己的战马,向前猛的一挥手。
  「我们走,让我们去取吉里曼斯的人头。 」
  那种轻鬆自在的语气,好像是在说一件举手之劳的事情,所有的圣殿卫士顿时感到信心百倍。
  拉下脸上的面甲,双腿一夹马腹,叶天龙带领着圣殿卫士,迎着满天的暴雨,冲下了喀斯特里山谷。
  眨眼间,便冲到了吉里曼斯的营地旁边。一声吶喊,叶天龙率先杀了进去。
  正在手忙脚乱,準备扎营躲避暴雨的士兵如何想到从侧旁会杀来一支人马。 惊慌之下,哪里还分辨的出敌人的数目,自相扰乱,到处奔走。
  叶天龙在最前面,玉珠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在他的两边有如雁翅展开,组成了一个锋利无比的尖刀,在他们的后面,则是一百骑圣殿卫士,在吉里曼斯的中军营地里纵横驰骋,见人就杀。
  迎面劈翻了数名敌军,叶天龙手中的天魔圣剑在空中划出一道道黑色的剑芒,当下将从前方涌过来的数十名骑士绞成满天的血雨。
  「是叶天龙……」一个手持长枪的骑士刚刚冲进,见到天魔圣剑那红黑两色的光芒,顿时吓得大叫起来。
  见到自己的身份被认出来,叶天龙一不做二不休,十分乾脆的大喊起来:「叶天龙在此,挡我者死!」
  这一下,给吉里曼斯军製造的混乱益发巨大,想到身为新皇帝的叶天龙居然会出现在此地,显然是中了他的伏击。
  「叶天龙带兵杀进来了……」
  黑暗之中,消息传得非常快,吉里曼斯军的士兵没有一个人会想到叶天龙仅仅带了一百多人。见到叶天龙那红黑两色的剑气在舞动,他们马上选择了逃避。
  整个营地里震天的喊声,也不知道是谁发出来的,奔走鼓噪的吉里曼斯军没有人敢挡叶天龙他们的道路。
  一连冲过三重的营地,叶天龙终于见到了吉里曼斯的中军大营。
  已经进帐休息的吉里曼斯,此刻被营中的士兵喊声惊动,正穿好盔甲,走出大帐查看,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料,吉里曼斯掀开帐门,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叶天龙和玉珠跃过了中军大帐周围的车阵。应该说,吉里曼斯是非常小心的一个人,所以他的中军大帐周围是用粮车穿连保护,除了正门一途之外,别无他路。
  一时难以寻找正门,所以叶天龙乾脆从马上飞身而起,跳过粮车,紧随其后的是暗黑一族的女子,而辛西雅等女神战士则带着那一百名圣殿卫士绕车阵而走。
  拱卫中军大帐的亲卫队蜂拥而至,冲在最前面的是五十多名身手最好的骑士。
  叶天龙和玉珠一左一右,毫无顾忌的冲进了吉里曼斯的亲卫队中。
  长剑及体,黑色的闪电和红黑两色的剑芒不停闪动。
  下一刻,无数的残肢与碎肉四散飞扬,飞洒的鲜血再次染红了大地,适才生龙活虎的骑士与战马化成无数没有生命的肉块,散落在地上。
  几乎没有什么停顿,叶天龙和玉珠两个人已经冲向了第二群敌军。
  剑芒所到之处,无人可挡,那情形就像是摧枯拉朽般,一下子,就出现在正準备逃跑的吉里曼斯眼前。在叶天龙和玉珠的身后,则是一条用无数的碎肉和残肢构成的道路。
  「吉里曼斯大人,我们好久不见了。」
  在叶天龙的大笑声中,吉里曼斯的脸色微变,但是强作镇定,同样发出了一阵大笑声。
  「叶天龙,你的死期到了。」
  吉里曼斯身后的十余名亲兵随着他的笑声狂野的冲向了叶天龙,刀剑齐挥,组成严密的刀山剑网,一下子将叶天龙的整个身影淹没。
  而此刻,从大帐附近卫帐里出来增援的将士越来越多,在叶天龙的身后,杀气好像滔天巨浪似的翻捲拍击。
  身在强敌环绕的环境,叶天龙和玉珠都知道,任何一点的迟延,将会给他们带来难以预料的后果。
  「向前,击杀吉里曼斯!」
  叶天龙向玉珠发出讯号的同时,整个人剑身合一,化为一道流光火柱,直扑向面前的刀山剑海。
  在叶天龙的背后,玉珠手中的长剑幻出黑色的剑芒,挥舞之际,庞大的杀气急剧扩张。以她为中心方圆一丈五尺的範围里,空气彷彿被瞬间固化,形成一个黑色的半球,硬生生将从后面杀来的敌军绞成了无数的血肉碎片。
  无人敢掠锋芒,十余名精悍的亲兵在红黑两色的剑芒中,化成无数没有生命的肉块,四下飞洒,散落在地上。
  正在急速退后的吉里曼斯,蓦然呆立,数点血肉碎片溅到他的脸上和身上,他也无暇顾及。叶天龙所展现的如此神威,已经在他心中投下了巨大的死亡阴影。
  「死肥猪,纳命受死吧!」
  暴涨如柱的剑芒,笼罩了吉里曼斯的全身,使得吉里曼斯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叶天龙的剑势已经控制了吉里曼斯的身形,纵使吉里曼斯想退,也是没有机会了,因为他任何的退缩举动,都会引发叶天龙狂野猛烈的攻击。
  双手提起,两把短剑十字横在胸前,全神贯注防备叶天龙的攻击,吉里曼斯的喉咙里咯咯作响,已经说不出一个字。
  直到此刻,叶天龙才发觉到吉里曼斯具有一身极为强横的武技,光是他现在这样一个防御的架势,就蕴含着无比强大的反击潜劲。
  虽然叶天龙知道,吉里曼斯就是在等待自己的出剑,只有在剑势发出之后,吉里曼斯才可以从中找到脱身的机会,甚至发动猛烈的反击,但是他也只能全力出剑,争取一举击毙对手。
  果然,叶天龙的剑势乍动,气机牵引,吉里曼斯手中的短剑忽然毫无徵兆地飞速旋转起来,同时发出无比凄厉的奇异声响。
  「十字鬼剑!」
  叶天龙知道在月之神殿中有这样一门诡异的绝技,今天终于见识到它的威力,果然是惊世骇俗。
  两把短剑已化做两道黑气,高速兇猛的冲向了叶天龙,充满了窒息感的怪异杀气好像滔天巨浪似的翻捲拍击,不断膨胀,以至充满整个空间。
  后发而先至,这正是十字鬼剑最可怕的地方,也是吉里曼斯採取的自认最高明的手段。
  全力运气,叶天龙手中的天魔圣剑,幻化为一团炽烈燃烧的火球,拖着长长残像如同红亮彗星般扫过大地。
  霎时间,红色的光球和两条黑色的巨龙猛烈碰撞到一起。整个空间都发出巨大的响声,爆走的潜劲有如山呼海啸,席捲了周围三丈方圆内的任何物品。
  吉里曼斯身后的中军大帐,早已被狂捲的劲气掀倒,帐门处的两面战旗七零八落的飞出十丈远。
  烟尘散去,只见吉里曼斯和叶天龙相对站立,一动不动,宛如两座雕塑。
  全场静默,连那些吼叫着冲过来要救援的将士,也全部停住了脚步,愣愣的看着叶天龙和吉里曼斯两个人。
  「好身手,好胆识,天下是你的……」脸色惨白的吉里曼斯,喉咙里面咯咯了好一阵子,突然惨笑着对叶天龙说道。
  鲜红的血迹,随着吉里曼斯的出声,也急速在他的身上扩散,瞬间便布满了他的全身。原来两个人这一次交锋,在强大的剑气撞击之下,吉里曼斯全身的血脉全部被震裂,当那一口真气散去,所有的伤口便全部爆发出来。
  「给他一个痛快吧!」玉珠的身影出现在叶天龙的身边,低声对他说道。
  默默的点头,叶天龙猛的挥剑,血柱喷起三尺高,吉里曼斯的人头被玉珠吸到了她的手中。
  「左宰大人死了……」
  「大人死了……」
  惊呼声连连,吉里曼斯的中军一下子崩溃了,大营里面的士兵到处乱窜,原本就混乱不堪的军兵听到这个消息,愈加惊慌失措。
  「轰!」的一声,全军开始了可怕的大溃败,无数的人流组成可怕的漩涡,没有人可以阻挡溃逃的士兵,所谓兵败如山倒,就是这样一种场面。
  忽然,从前方传来了震天的喊杀声,是据险死守的圣殿军团发动反击了。
  不知道后方有多少的敌军,又听到所效力的主君吉里曼斯已经丧命,六万豪族军队也随即崩坏,加入了溃败的人流之中。
  大雨之中的喀斯特里山谷成为可怕的杀戮场,混乱急躁的人流在泥泞山地相互拥挤践踏,无数人倒在同伴脚下,骨肉化泥,大地上的鲜血,连雨水也沖不掉。
  此刻,叶天龙早已会合了辛西雅她们所带领的百骑圣殿卫士,从南方安全撤退到山谷的高处。
  看着下面涌来挤去的人头,潮水般的流向后方狭长的通道,前面走慢的人,很快就被后面的人推倒,成为脚下的血肉,叶天龙不禁暗自惊歎,这样的场面,任是你武技绝世,也只有随波逐流的份。
  一个将军模样的人站在路中,想要喝止溃兵,但是他杀了十数个溃兵之后,就被潮水一般的溃兵裹在里面,接着倒下,被无数的脚踩过。
  「咦,吉里曼斯什么时候把耳朵变小了?」
  叶天龙正在观看之际,忽然间听到了身边的玉珠发出这样的疑问。
  他的心猛的一动,连忙转身看着暗黑一族的女子。
  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叶天龙一眼,玉珠指着脚下的吉里曼斯首级,轻声对叶天龙说道:「我只是感觉他的耳朵小了一点。 」
  叶天龙呆了一下,他知道暗黑一族的女子对于人物的相貌特徵,有着惊人的记忆力,这也是作为杀手最突出的特质。
  忍不住捧起吉里曼斯的首级,仔细察看之下,叶天龙不禁越看越疑心,再想到刚才的交手情形,仔细回想起来,吉里曼斯实在是太容易对付了,这可是一点也不像自己所知道的那个老狐狸。
  根据自己收集的情报,以及月如和于凤舞她们所描述的吉里曼斯,叶天龙已经确定左宰大人是一个身怀高超绝技的可怕人物,但是刚刚的交手中,吉里曼斯的表现却大出他的预料。
  心中的疑问随着仔细的推敲,叶天龙越发肯定了手中这颗首级,并不是真正的吉里曼斯。正要将它丢掉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不管首级的真假,在这种情况下还是非常有用的。
  天亮的时候,喀斯特里山谷已经没有溃兵了,剩下的只有满地残缺不全的尸体,血海肉泥一般,有如人间地狱。
  当叶天龙提着吉里曼斯的人头,在百骑圣殿卫士的护卫下,出现在圣殿军团的面前,厮杀了一夜的圣殿军团将士爆发出震天的喝彩声。
  「皇帝万岁!」
  这一时刻,叶天龙的神勇,已经深深烙在了他们的心目中。
  喀斯特里山谷的战役,叶天龙率百骑纵横吉里曼斯的大营,还亲手斩获吉里曼斯的首级,他的声威,一下子窜到惊人的地步,甚至不少的人,已经将天下第一勇士的称号冠在了他的头上。
  是役,圣殿军团的伤亡不到一千人,斩敌达万余人,俘敌两万三千余人,自相践踏而死的却将近三万余人。风林州的卢萨拉和广陉州的里赫斯坦,全部被溃逃的士兵践踏而死,昌黎州的萨姆瑞拉率本部的八千名骑兵,于阵前投降。
  第三天上午,镇守林济城的图宁得知吉里曼斯战败而死的消息,立刻率五千名守军开城请降。
  趁着圣殿军团在林济城休整扩编的时间,左兰心也率领神殿的高级人员赶到了林济城,犒赏圣殿军团的三军将士,并正式宣布圣殿军团加入叶天龙的旗下,见过新皇帝神威的圣殿军团将士自然是乐意从命。
  即便有些高级教士反对这样的决定,但是圣女大祭司的权威已经得到了众人的肯定和拥护,加上叶天龙的表现也证实了他的能力,反对的声音很快被淹没。
  当夜,林济城中摆下了欢庆的筵席,叶天龙和左兰心同时出席。
  新皇帝和神殿圣女大祭司同时在公众场合的正式露面,标誌着双方的关係密切。
  在宴会开始之前,还有一点多余时间,叶天龙往后堂行去,想要轻鬆一下。
  「陛下!」
  迎面走来一个侍女打扮的女子,向叶天龙恭声行礼。 感觉到这个侍女的神态和气势都有些异常,绝非普通的侍女,他的心神猛的一动,立刻凝神望去。
  这时候,那个侍女抬起头来,毫无怯意的和叶天龙对视起来。从她的眉梢眼目之间,叶天龙蓦然看出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是你……」心神震荡之下,叶天龙忍不住脱口惊呼了一声。
  「不错,正是我。陛下的眼力果然厉害。」那个侍女微笑着,举起一根青葱玉指,竖在嘴上,向叶天龙示意小声一点。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叶天龙毫不掩饰心中的杀意,话语之中,自然有一股杀机流出。
  「我当然害怕了,但是陛下您怎么捨得杀我呢?」
  侍女的微笑,让叶天龙恨的牙痒痒的,但是却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对付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