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四章 走火入魔

时间:2018-01-26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我的「粉红」(普通型)「火辣」(加强型)两药也慢慢成型,秀英和我早已勾搭在了一起,亚丽也被我用刀子威胁着餵了几次药,当然餵了以后哪里能放过她,美美地姦淫了几次,才开始她还要反抗,但最后也认了命,由着我舞弄。
  看着两女基本有些上瘾,其中又以郭秀英完全就範。转眼间一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时间进入了十月,正是金秋时分,天气一直秋高气爽地,但调料室里面四人的关係却有点难堪地维持着,老秦多少觉出不太对劲,但我哪里会放过他,早串通郭秀英在他的茶和汤里下了迷魂类的药,让他迷迷糊糊地整天不清醒。
  不过徐亚丽对于我那是又爱又恨又怕,爱的是我下面资本雄厚,很容易就使她达到高潮获得满足;恨的是自己的慾望不被自己控制,又被我的药丸拖下了水,时间一长不吃就特想吃,谁也救不了,衹有跪在我的面前求我用药把自己埋了,而我即使同时下春药、迷药,自己都得无选择地吞下,然后任我宰割;怕的是我有时十分变态,不穿高跟鞋我不干,穿了高跟鞋我又特上火,又喜欢日嘴,有时按着头日嘴长鸡巴日得她想吐,下面没湿润时挺枪就干,让她实在觉得难受,而让她穿着高跟凉鞋套丝袜为我脚淫,吞精喝尿等让她觉得自己实在很下贱,哪里还是人,简直就是我的一衹淫具。
  但我却感觉到了作人的快乐,尤其是用药将这两名厂花给埋了,任自己骑在头上干她们。平时至少有一名女人伺候在自己的身边,生活起居、饮食衣服等等,有女人照料的生活就是不一样。但我还是不太满足,主要原因就是老秦,虽然他已经被自己收拾成了半残废,但有这么个碍物在身边,总是不太得劲。
  这天老秦出去开会,说是三天以后才回来,我乾脆搬到了调料室住下,在老秦的床上一王二后地享受起来,尤其是徐亚丽,平时老被老秦霸着,这下再没了托辞,让我给吃得死死的。我检查老秦的房间时发现他的床垫下面有个厚厚的信封,打开一看里面装有五千元钱,于是揣在兜里。
  第二天下午正是週末,就带两女打的到了市中心,先进美发厅作了头髮进行了美容,等两女光艳照人地出来,再带到最高档的大洋百货,将两女从头武装到脚,光性感内衣就买了四五套,各式高跟鞋买了近十双。
  我特别喜欢带着她们买高跟鞋,先到女鞋柜檯转一圈,衹要扫瞄一遍,心中就基本有数了,是不是合脚好走路什么的咱绝对不管,衹要色彩艳丽、式样精美、性感挑逗、女人味道十足就基本中意了。
  再叫售货员拿来,身边两女现成的两双长筒丝袜骚蹄试穿给我赏看,试中意了再走两圈,有时还要翘起后跟给我看效果,有的鞋看着浪,但上脚效果却不一定很好,而有的一见锺情的,上脚后显得妖艳淫蕩,走起来更是风情万千,有两种样式我一人给买了一双,那就是上了骚蹄看着看着鸡巴就硬的那种类型。
  我们见东西太多,光鞋盒都不太好拿,乾脆商量一下,反正现在兜里有钱,今天就不回去了,于是到了一家四星级宾馆开了个套间,现在的宾馆衹认身份证和金钱,才不管你怎么住呢。
  我们将东西放进房间,三人挤在浴缸里洗了鸳鸯澡,两女仔细地用小手抹着浴液给我的小弟弟洗得乾乾净净的,她们知道今天自己的浪嘴骚穴都会给这个大家伙日遍。洗完以后,两女穿上才买的性感奶罩和高腰蕾丝丁字裤,吊袜带(两女都是头次穿这个)和长筒丝袜,这样打扮的美女才符合我的审美观,以前是衹敢想,现在可就放敞了玩,现成的性感尤物当然要好好打扮了。
  她们再穿上极具魅力的性感晚礼服,徐亚丽是滚黑边的白色暗花缎子紧身旗袍,白色高跟鞋,郭秀英是红色吊带紧身长裙,橘红色中空带袢高跟鞋,我点了一桌海鲜粤菜,不一会儿,一名俏丽的宾馆女服务员就用餐车将餐送进了外面的房间。
  在23层的空调套房里,隔着大大的落地窗欣赏着江陵市绚烂的夜景,我在俏丽的女服务员周到专业的服侍下,一边品着略微冰镇的红酒,一边和身边的两位时髦洋气、靓丽俏美的马子聊着天,隔着玻璃餐桌的桌面,可以清晰地赏玩到紧身旗袍和性感长裙下那绝美撩人的高跟骚蹄,我心都醉了。
  吃了晚饭,两女因为都喝了点红酒,略有醉意,我把宾馆的背景音乐打开,在流畅的圆舞曲的旋律中,搂着二女跳起了贴面舞。夜深了,我坐在贵妃躺椅上,斜偎在身边的徐亚丽身上,左手从腋下伸过,摸玩着亚丽紧身旗袍下高耸的奶子,胯间跪着的是郭秀英,我的右手压在她上下起伏的精美烫髮的头上,观赏着鸡巴在漂亮女人的红艳小嘴里进出之妙。
  是啊,自己也有今天,在这样高档的宾馆里,享受着两名穿着性感晚礼服和丝袜高跟鞋的时髦都市样女性的伺候,金钱和美女,实在是快乐之源,自己今后一定得抓紧,进一步海阔天空,退一步粉身碎骨,自己再苦再难也一定要顶下去,想到自己正在秘密开发的「龙丸」(其实就是按摇头丸的配方来的)就快要成功了,想到这里,我嘴角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这一路,两女一直抱怨我花钱太多,而且是老秦的钱,殊不知这算什么,衹要「龙丸」开发成功,这点钱衹能算小case,那时自己就像开了印钞厂,想用衹管拿,加上春药、迷药、龙丸助兴,那时这两个美女厂花算什么,城市里的歌星、影星、电视明星这些平日里可望不可及的美艳尤物们,那还不是用成堆的钱埋了、或者用药埋了,放翻在床上,自己抬腿衹管骑就是了。
  我就这么陶醉着度过了一个无比浪漫的夜晚,在紧身旗袍徐亚丽身上射了三炮,嘴里一炮,骚逼两炮,在性感长裙秀英嘴里也干了一炮,我简直像一头淫魔,干到中间的时候实在有点坚持不下去了,又给两女各喂一颗春药,自己吃了自配的提神丸,顿时精力大涨才尽了兴。
  饶是这样,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走路脚都是飘的,实在干得有点过分。三人将东西分成两部分,一部分寄放在城里我舅舅的家里,另一部分带回了工厂。
  在回工厂的公共汽车上,三人都由于极度疲倦而偎在一堆打盹,我紧紧搂着坐在内侧的亚丽,秀英则靠在我的肩头,在公车里,这也挺引人注目的。虽然两女早换上了休闲服装,打扮得清纯自然,但一男二女,总让一些男人眼红。
  「看什么看,老子有钱了,自己买辆车,带上几头听话的骚货,想搂就搂,想干就干,你们管得着吗?」心中暗自想着,尤其想到厂里更漂亮的辜月琴、傅春花等大美人儿,我反而没有了睡意。
  到厂里已经快中午十二点了,出乎我们意外的是,老秦提前回来了,正襟危坐在调料室的办公室里,很是生气的样子。一见我们回来,眼睛里就透露出一丝恶毒怨恨的眼色。我一见老秦,就像老鼠见了猫,心里多少有点害怕,加上气氛实在尴尬,便找个借口脚底抹油溜回了配料仓库。
  一下午的时间,我都聚精会神地研究着龙丸的配方,唯一遗憾的是自己没有足够的实验用对象,不知道药效如何,自己的配方方向有没有大的问题。
  当然精神控制类苯丙胺药物,主要还是靠对大脑中枢的极其强烈的兴奋动情刺激,导致大脑神经中枢和皮层的异变,从而产生上瘾和依赖性。自己研製的「粉红」和「火辣」系列,仅仅是常规上瘾性药物,必须要求对像以前没有强烈致幻药物的使用史,对药物敏感性好,同时上瘾是个缓慢的过程,虽然上瘾后同样难以摆脱,但发作週期比摇头丸等烈药要长得多,同样对身体的损害也要轻微得多。
  但现在社会上为了钱不择手段,普通的摇头丸毒性很大,药性烈,上瘾快,週期短,自己如果要想在社会上销售的话,必须顺应这种趋势才可以很快上手。
  我在龙丸的研製上很下了番功夫,坚信自己的努力一定会取得成功。
  就在我沉迷于自己的药物世界的时候,秀英溜了进来,这时已经是晚上十点了。郭秀英的神色有些慌张,「白秋我的爷,你还在这里闲着呢?」「怎么啦?」
  「爷,大势不好了,徐亚丽全招了,把你的事全供出来了,加上丢了五千块钱,老秦在房间里大发其火,发誓要杀了你呢,」,是啊,自己好几天没给老秦下药,也难怪这小子现在如此清醒。
  「除了老秦,还有没有别人知道这事?」「暂时好像还没有,毕竟是件丑事,」「亚丽也真是,干嘛两下就招了呢?」「老秦把她一个人关在房间里,又是用鞭子威逼,又是用旧情感化,又是用钱利诱,徐亚丽本来心肠就软,加上好像对你有点怨气,没多久就哭着把我干的事全拱出来了,」「这小婊子,这么贱,等落到我手的时候,看爷不扒了她的皮,」不知怎么的,想到亚丽哭得梨花带雨的样子,我又想到昨晚她穿着紧身旗袍奶子高耸屁股浑圆杨柳细腰的风骚样子,鸡巴一下子有点硬了。
  「我的小爷,别犯傻了,老秦这人报复心特强,他如此恨你,早晚你得遭罪,我看你还是躲躲吧」,说到这里,秀英抬头看看我,她惊异地发现我一点不慌,正在凝神思考什么的样子。
  「躲,又能躲到哪里去?」我一声冷笑,「我现在有什么怕的,大不了就搭上命一条,不像他老秦,有钱有势,这次咱就陪他玩玩,看谁灭了谁。」
  「你想干什么?」「你问那么多干嘛?」「人家担心你嘛,不知怎么的,自从上次被你日了以后,人家一门心思就落在你身上,想到你万一有个三长两短,让人家怎么活嘛?」「别这么儿女情长的,还没到那时候呢,说说,亚丽那个臭婊子供出你来没有?」「我衹是躲在窗户下偷听的,不过好像还没太说到我身上,光控诉你的罪行就够说半天的,」「讲我如何日她了吗?」「老秦特感兴趣,能不讲吗,讲得还细,小婊子抽噎着讲出来,如何被你训练口交,如何被你日逼,如何为你脚淫,如何喝你的尿什么的,连昨天穿着紧身旗袍被你日都讲了,我看小婊子真的有点被逼疯了,」「老秦听了有什么动作没有?」我似乎有点高兴地问着,「还能有什么反应,两人就在屋里苟且起来,老秦还问呢,姓白的是不是这样干的?姓白的尿是什么滋味什么的?人家就找这个空子过来给你透信,想劝你避开算了,」「今天亚丽这名厂花小婊子看来不喝了老秦的骚尿是过不了关的」,我暗自琢磨着。
  这时,我的目光盯着秀英红艳乖巧的嘴唇,突然有了冲动,我声调突然转为温柔地说:「秀英,过来。」郭秀英温驯地靠近我,似乎知道我下一步要做什么似的闭起了眼睛。我伸手轻轻碰触她的唇,顺着唇形来回抚摸,那柔软的程度使我下体逐渐膨胀了起来。我站起身解开腰带扯下内、外裤,小弟弟迅即蹦跳登场。
  我按下她肩膀道:「来吧!」
  我一边享受着秀英的口交服务,一边盘算着对付老秦的计划,不管怎么说,老秦在明处,而我在暗处,有利的条件很多,加上老秦不愿声张,自己胜算不小。
  等秀英吹爆后,我顺势在她的小嘴里也撒了泡尿,令她一起吞嚥下去,这时计划也逐渐清晰起来。
  我和老秦的关係越来越僵,老秦见我的眼神恶狠狠地,简直象把刀想杀了我,我虽然才开始装着满不在乎的样子,但到后来还是吃不住劲了,乾脆躲着老秦,整天呆在配料仓库的配料实验室里摆弄那上百个大大小小的量杯烧筒,当然我最近对这个感到特别着迷,似乎这里寄托了我全部的希望和梦想。但亚丽能这样坚持下去,说明我的「粉红」和「火辣」系列的刺激上瘾方面还有些问题。
  还好郭秀英偷空老来看我,并给我带来老秦的动向。似乎老秦正準备找人对我下手,但一时半会儿没有合适的人选,老秦每天晚上都狠得咬牙,老是不能入睡,身体状况也差多了。
  表面上看着我不显山不露水的样子,心里早已是波涛汹涌、奔雷闪电了,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那就是试制生产让普通人类陷入万劫不复深渊的毒品,有时候我简直想把这些玻璃家什砸个稀巴烂,别让这些东西祸害别人。但想到自己至今受了那么多的罪,连个媳妇都讨不上,孤苦伶仃的样子,今后也未见得有什么太好的改观。衹有这条缠满罪恶的金龙,才足以让我骑着升天,给我带来金钱、美女和地位,让我像个人一样潇洒一世,所以,明知道自己在走一条不归路,但我还是咬牙坚持着,希望自己有成功的一天。
  连续熬了一个礼拜的夜后,这天我的实验烧瓶里终于出现了一小撮白色的粉末状物质,我尝了尝,觉得有点门道。便用电动压片机将这些粉末压成5颗圆形的药丸,拿到了城市最热闹的迪吧~~「深呼吸」,前几次我来买过摇头丸,这次很容易伪装成卖药的,一晚上卖了两颗,两颗都是一百元一颗,这是这里的公价。但第二次我另一帮卖药的发现了,被抓了起来,剩下的三颗药被搜走,钱也被拿走了,还挨了一顿饱打,威胁着不许我再去了。不过我并没有特别不高兴,发现自己的配方基本可以达到和其他药一样的效果,对自己的龙丸有了充分的信心。
  恍惚之中,一条金龙入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