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新娘的丁字裤

时间:2018-01-27
去年秋冬之际收到一张喜帖,是大学学弟寄来的,其实和他并不太熟悉,只碰巧他结婚前两个月左右遇上一次,互留了通讯地址,结果就……
印象中的他一直热衷于学生政治,凡是可以选什么的他都想参一脚,看起来彷彿对什么事都很热心,可是暗地里我觉得并不是那一回事,偏巧我这人不喜欢这调调,故而不曾深交,我知道当初他拉拢我只是因为我身兼学校两个社团社长而已。
既然收到喜帖,没办法!我是个滥好人,反正也没事,吃一顿好料的也好。
直到快接近日期,我想先确定一下比较好安排行程,哪知仔细一看,请客地点竟然是在台中,不过有游览车团体前往,好吧!好人做到底,送佛送上西,去就去吧!
受不了他热烈的欢迎,好家伙!竟然派给我任务,害的老子没吃到多少,他自己倒好,与新娘子都喝的有些不稳了,看来他的酒兴大发,他送客时还闹得不可开交,我呢!正清点饮料数量给餐厅结帐,这好像不该是我做的吧?
还好,另外一个漂亮妹妹,说是学弟他表妹,她负责和餐厅结帐,她还蛮关心我的,不断的发出感谢的微笑,让没吃饱的我有个安慰奖。
宾客尽散,杯盘狼藉,付了帐收拾妥当,大家说「byebye!」的同时,他们礼貌性的「诚心」邀请我去他家续摊,却随口问道:「学长!您怎么回台北?」
废话嘛!老子当然是搭游览车。
车没等我,当然没等我,车早走了。
我跟着一狗票都叫学弟的半醉客回到他家。
没想到他家打理得不错,父母就住楼下,小俩口自个儿住四楼将近50坪,房间够多,我只担心等会儿我睡哪儿。
同样的酒席早已摆设完毕,含新人,连我总共有9个人,夯不隆咚也凑足一桌,桌上只有我没吃饱,其他的人觥筹交错,反正在家里没有关係。
大家的话题不外乎新郎新娘今晚的好事,但是我看新郎的模样,今儿个是成不了事的,中途,新娘子先行退席梳洗,整桌就剩下男的了,不一会,又走掉四个,我怀疑他们的样子能开车吗?
落尽铅华的新娘子穿着一套鲜红色的短洋装重新上来,剪裁相当别緻,稍微露背,胸前的襟带系结在后颈子上,白嫩的香肩露了出来,更显得出色,卸妆反见娇艳,脸色红晕酒气未消,再看美臀曲线更令人称讚,穿上这件洋装后,雪白大腿几近裸露,宽敞轻薄的料子粉容易曝光,这等身材穿新娘礼服时完全看不出来。
她亲切的帮我们暖汤醒酒,在我旁边端送的同时,靠近仔细看,只在美臀上横着一条细细黑影,中间直条崁入股沟消失不见,哇塞!穿T字内裤,多性感的穿着!一时之间对新娘子有新的观感,真是便宜那小子。
学弟本身也爱喝酒,加上两个会劝酒的同学,真喝得烂醉如泥,整顿好重新坐下来的新娘子马上成为灌酒的新焦点,一个叫小祥的学弟更是露骨亏她,笑嬮盈盈的新娘子却不以为意,只是酒怎么推也推不掉,因为自己的老公也在劝酒群中,连续五、六杯威士忌下肚,原本酒意未散的新娘子这样一来不醉也难,强自撑着,但是形骸渐渐放浪,小祥借酒装疯趁机偷偷地将手肘往她怀里靠近,他得地利之便,就坐在新娘子旁边,隔着她和新郎讲话,自然挨近新娘,她居然不躲不闪,任谁都看到新娘洋装底下若隐若现的乳尖颤动,明明有一抹黑色的胸衣挡住,怎会突得这样明显?
看看时间也子夜十二点了,其他人终于告辞,临走还叮咛我要忠实记录他们鏖战过程,偌大屋子就剩下新郎新娘和我,我是不得以才留下来的,学弟口齿不清的问我有没有醉?通常喝醉酒的人反而会去关心别人是否还可以。新娘子好不容易撑到客人全走,鬆口气颓靡得坐倒在沙发上,后仰的姿势让胸部曲线完成呈现,我对面坐下来,她报以会心微笑,告诉我终于结束,我温言说:「真的很累!不先去休息?春宵一刻值千金喔!」
一面讚美她的丰采,一面称讚她这套洋装很出色,边说、边在她身上指指点点,装好奇问她屁股上怎么会有一抹黑色印子,她坐椅子上随话转身后看,双脚自然叉开,薄短的裙子下的春光乍现,细细的黑色紧掐腿根,和雪白大腿成强烈对比,美丽的新娘子回头看不到异样,猛拉裙子,就连屁股都露出来,用疑惑的眼神看我?我跑到她身旁,伸手去摸她内裤的痕迹,当然拍不掉任何东西,却看到胯下亵裤边冒出的黑毛,她羞涩低头说:「那里不是髒掉,是……」
新郎呢?当然好不到哪儿,又怎么会注意娇妻暴露?只说了声「对不起,你自己到客房睡」,步伐踉跄想回房,我见到他几乎跌倒,新娘子也醉得动不了身体,我急忙过去扶他,关切的说:「你先进去,我来扶你,自己走好来。」他双眼昏花的倚墙而行,进了房,撒泡尿后一躺就没了声音,我还帮他挂好西装盖上被子才离开。
回到客厅,一旁的新娘子早已睡倒,虽然朋友妻不可欺,但是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醉卧着,焉有不动心的道理?我试探性的叫她两声,没有反应,推推她肩膀,也没反应,再拍拍她的脸,依然不动,于是放胆偷摸她饱满的乳房一下,心想如果中途醒过来就当成是想摇醒她,请她回房睡。胸脯触感软棉棉的,隔一个胸罩还是可以清楚摸到乳尖上的突点,是件很薄很薄的胸罩,她仍旧没有转醒,我两手手掌紧紧握住她的奶子,轻缓挟挤,色心既起,潜手深入她背后解开胸罩,动作太大,美丽的新娘子抓抓脸,换个姿势,我心里头却早已七上八下的扑通直跳,鬆动的胸罩几乎脱落,从她腋下掀开红色洋装,好完美的乳房!可怜的新婚女人,被解开胸罩偷摸胸部都不知情。摸索滑腻柔软的奶子,既紧张又兴奋,胸罩就挂在她的豪乳上。
心虚的跑到卧房查看,免得东窗事发,但学弟根本合衣而躺,早已不知睡到哪儿去了。放心回到客厅,凝视着醉卧的新娘子,匀净的小腿无力斜倚,我将她的双脚抬上沙发,调整好体位,扶起一脚翘弯靠在椅背,形成张开双腿的淫蕩模样,翻动她身体时还听到她呓语说:「不要!我不可以再喝了……」
忽然说话造成我的紧张,但美色当前,把心一横,掀开洋装裙摆,果然是件T字性感内裤,看得我双眼发直。黑黑细细的一条内裤紧陷在雪白股沟中,形成美丽的景象,窄布遮不住整个阴户,左边阴唇露出一些,两旁儘是包掩不住的阴毛,宣示着主人的性感,鬆弛醉倒的新娘子,双脚张大躺卧在沙发上,微突的小腹随呼吸起伏,身体像羔羊一样雪白,她睡得平静安稳。
从纤腰再往上掀开,是同一套无肩带性感的胸罩,已经鬆脱,薄纱网状的蕾丝织成半透明的一层,罩住乳头乳晕,形成黛黑神秘的性感玉峰,看得我血脉贲张,真是成熟妩媚的女体。忍不住低头埋在美丽的新娘腹下,一股洗澡后香香的味道混合着性器官散发的诱惑力,毫不顾虑马上拨开她的亵裤,布料少得根本只是象徵性遮蔽新娘子的阴户,阴毛呈倒三角型黑绒绒一片,接近穴缝处特别长出一撮黑长浓毛,由于姿势的关係,裂缝已微微张开,阴部长得很漂亮,丰厚红润。
轻易拨开两片滑嫩有弹性的大阴唇,花蕾还是粉红色,连边缘都呈现粉嫩粉嫩,不像有些会黑黑的,再掰开更大一些,阴道口湿湿亮亮的,好不诱人!正享受新婚美梦的女人,因为酒醉睡得不省人事,放心的认为家里可以有所庇护,新郎粗心留下美貌性感的娇妻伴随客人独睡客厅,新娘子準备新婚之夜奉献身体,为了增加情趣特别换穿极具挑逗的亵衣,简单不设防被一层层剥开,还让人将自己摆布成淫蕩的睡姿,这姿态平常决不可能出现在别人面前,不只是暴露阴户而已,甚至于被翻开女人最珍贵的隐私地方,没有一点保留的露出阴核小阴唇以及美穴……看了都想为她婉惜!
其实穿上薄丝般的性感内衣后,美丽的新娘几乎感觉不出有穿什么,外表端庄的她,内心却常常有一股淫慾难以压抑,胸罩薄得像装饰品。丰满的胸部很容易耸动,从镜子里仔细看洋装前胸,不难发现凸出的乳头,每一走动就会弹动一下,原本是该搭配一件衬衣一起穿的,只是说在家里,就不穿它了,从老公同学贪婪的眼光中早已暗自窃喜,男人视姦时,新娘子腹下油然升起一股暖意,脸颊通红有一半因为酒醉,一半由于性冲动,尤其是洋装贴紧身体时,内衣裤的黑影就若隐若现,男人色咪咪的眼神鼓舞着新婚女人,故意藉由暖汤绕行于男人旁边,让雪白性感的臀部朝男人的面前弯腰翘起,慢条斯理收取桌上垃圾,男人隔着洋装清楚看到里面的春光,还有人忍不住藉机不小心结实狠摸一把呢!
对着暴露的美穴,舔湿我的中指,顺着她的玉洞轻轻滑入,湿热的触感迅速包裹手指,美丽的新娘仍旧睡着,我缓缓抽送手指,并用姆指按压她的阴核,轻巧温柔贴心的骚弄,虽然是醉醺醺的,但是身体的感觉却是相当清醒,阵阵的刺激传递着美好的性感,情慾随着我的动作挑起。
性慾带来的不安让新婚的女人稍微惊动,惺忪的微微张眼,客厅黄色的灯光照得美丽成熟的女人睁不开眼,酒精作祟让她感觉迟滞,我手指并没有拔出,怕慌张得抽出反而容易惊动新娘子,中指毕竟远不及鸡巴粗,望着她微醒的双眼,被掀起裙子到胸口的美丽新娘,几近完全暴露胴体的状态,内裤拨到一旁,鬆弛张大的美穴还塞入我的手指,紧密结合的中指像是她身体的一部份,她没感觉。
虽然似醒非醒,但是酒力让她懒洋洋动也不动,她还有礼貌的说:「学长,还没有睡?」
我微笑回答一声:「嗯~~」
新婚女人还没有来得及发现身体的裸露,以及这男人为何守在一旁?就又闭上双眼,朦胧的意识对于下体传出的淫慾反应非常明显,热潮一阵阵挟紧手指,再抽出的同时带出透明的淫水,渐渐充血涨红的美穴唤起原始的慾火,再按插进入,无名指触摸她的菊穴,姆指压迫勃起的阴核,灵活的颤动手腕,小穴的刺激让这个熟透的新娘子清醒不少,长长的睫毛轻颤,性感慾念佔据她的思潮,深沉的意识中略微感到不妥,但是对于性交的渴望随即吞噬这一丝的不安。
我决心要羞辱这个美丽新娘,随着抽出在她小穴紧含的手指,慾火觉醒的新娘子竟略微上抬张开的下体,像是捨不得手指拔出,抱起她的美臀翻身,让她跪在地毯,头部与身体就趴在沙发上,刷!一声拉下她的底裤,掀起的洋装盖住头眼,胸罩就缩贴在沙发与乳房间。
新婚女人头脑昏沈,旋绕的景象包围视线,本能觉得不该在客厅做爱,还有客人在旁边啊!但是酸软的躯体完全任人摆布,高高翘起的屁股让女人有种裸露的淫蕩快感,矜持一整晚的慾火渐渐爆发,她特意压低蜂腰,阴唇就毫不保留的翻开,形成一道红色的肉缝,旁边还衬托着黑长的阴毛,胸罩在她移动身体时留在沙发上,乳晕大且红,黝红色乳头也不小,随着身体的晃动奶子弹上弹下的。
没想到看来端庄娴雅的新娘子,动情之后竟意料之外淫蕩,这样的新娘子怎不令人想要染指?高耸的屁股一挺一挺的,嘴巴呢喃着听不懂的呓语,哼哼啊啊的,掀起遮住脸孔的裙子,满脸旗妮风光,她还搞不清楚背后插入的并不是她老公!
迅速脱光衣物,双手各抓住一颗乳房挤弄,她爽快得叫着:「喔……好……好痛快……我美死了……好舒服……哼……」
怕学弟听见,便伸出手指让她吃,随即啧啧有声的吸起来,我再也不含蓄,擎起大鸡巴往她嫩穴挺刺,新婚美妇更进一步拉开阴户迎合我的插入,调好姿势后奋力猛插,每一次的撞击都拍出声音,饱满丰挺的乳房一前一后晃动,淫水氾滥到湿溽我的阴囊。
新娘子爽快得酥麻麻,缠绵的叫道:「啊……啊啊……好老公……喔……天啊……你插得我飞起来了……嗯……嗯……啊……啊……我痒死了……唉啊……我快忍不住……要丢出来了……」
插穴的「滋滋」声以及激越浪叫声中充满客厅。她洩了一次,不等我转变,她自动抬起左脚翻身,双手往后撑在地毯上。我配合她的动作,打开双脚坐下来,睁大双眼注视她的表情,她却非常享受的闭眼仰着头,还是没有认清楚干她的是谁?翻面向我后,她屁股就坐在我的大腿上,抱住我的头埋入她的两乳中间,美丽的新娘子浑然忘我,半蹲半坐两脚跨在我的身旁,仰头享受不同的快感。
为了追求激烈刺激,我抱住她的屁股,她积极主动摇摆腰部并作上下运动。没有想到无心的留宿竟然可以搞到美丽端庄的新娘子,婚礼上她是那么的含蓄,处处显示她的教养,看着眼前浪叫的美妇,简直判若两人,只听她叫着:「好哥哥……呕……嗯……你可把我插酥了……哼……哼……喔……好美的大鸡巴……你叫我舒服死了……啊……啊……啊……」
双手旋转她的屁股,新鲜的刺激再度带她进入高潮。敏感的新娘子很快就洩身两次,加上酒醉未退,她无力的靠在我的身上,整个身体紧紧贴近我的身体,温暖柔软,巨硬的阴茎依然深插在她的美穴中,下体满是淫精浪水,我的吻从胸脯移到了粉颈,寻找到甜蜜的双唇,尽情翻搅她的杏口,将她的身体整个侵佔,我甚至于忘记她叫什么名字?
慵懒淫蕩的新娘缓缓张开双眼,口中含糊的说:「好老公,你今天变了个人似的,插得人家好爽,好爽!!…」
和我四目相接……
满脸惊慌失措,一句没有讲完的淫语吞下去,急于挣脱,可是刚才淫蕩的新娘子正虚弱着,我紧抱不放,她双手捶打我的背,却分毫不能离开紧箍住腰际的手臂。
顿时失去自尊的羞辱感让新娘子不晓得该怎么办?后悔刚刚的投入,想到投入就想到刚才被插入的舒爽是前所未有的,可是学长怎么会这样插我?哎呀!怪自己喝多了。
渗杂着矛盾的情绪,她万万想不到下体含住的并不是她老公的鸡巴,快感一直没有停止的从紧紧插入的鸡巴传出,这样挣扎的结果,反而让插在她浪穴中的鸡巴充分刺激。
她惊厄的叫道:「学长,请你放过我……」
我不带表情的说:「刚才的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喔……」
美丽的新娘子羞惭得抬不起头来。
「要我放过你可以,只要把你刚才淫叫的话再说一次我就放过你……」
嘴巴上边说,我的身体可一点点都没有停止,身体的自然反应让美丽的新娘子懊恼,心里存在一丝丝希望,羞赧的说:「好!我说,那……啊……啊……嗯……你要……你要放过我……喔……学长……啊……啊……你……啊……你坏人……啊……」
我使劲儿插她说:「你讲的和刚才不太一样……」
她喘嘘嘘的叫声连连:「唔……那儿……那儿有什么……啊……啊……不一样……学长……嗯……插我……啊……用力……啊啊……我美死了……啊……学长……啊……啊……」
矛盾的新娘子本来万般不愿开始浪叫,怎奈淫慾让自己自然发出淫啼,为了掩饰自己因为爽快而浪叫,装成答应学长的要胁。
她仰着头不好意思面对我,我故意把鸡巴拔到几近拔出,她下意识用下体紧密的压低不想要我拔出,这动作带出一大堆淫水,她低下头来,我要她看着大鸡巴插入自己浪穴的淫秽景象。
我对她说:「你刚刚叫的不符合标準,是不是很想被插,故意叫错?看你的小穴爽得一点也不肯离开我的鸡巴……」
陶醉在性交快感中的新娘子终于软化下来,又羞惭又爽快的说:「嗯……学长……啊……啊……你……就不要再羞我了……你真的插我……插我……啊……插得很爽……啊……我都……啊……依你就是……」
我得意的吻着她的酥胸,由于坐姿的关係,鸡巴只能作小幅度抽插,对我并不会造成很大刺激,但是被鸡巴根处顶住阴核的新娘子就不同了,儘管她不愿承认,事实是她的淫水直淌爽声不断。
我不愿放过这样的机会,略微分开身体,让驯服的新娘子看到插入自己私处的男根,缓缓的一进一出,自己花瓣上的嫩肉随着翻进翻出。
我说:「今晚餐桌上你不是急于展示你的胴体吗?」
她表情委屈猛摇头,却没想到自己的心思有人看出来。
「在你睡倒时大剌剌分开你的淫穴却无动于衷,想必你常常做这动作?」我边说边抽送,她即使不愿承认淫蕩,但是被干住的美穴却又分泌更多的淫水。
美貌的新娘子放弃抵抗后,任由学长抽插,我用尽最后一分力量,干到新娘子整个瘫软无力的躺下来,双腿分开无力阖上,她又洩身两次,但是已经水份不多了,地毯上湿润一大片。
我努力想射精完事,但是今晚不晓得是怎么一回事?就是不射!
她耗尽体力且酒醉未散,虽然被插着,还是昏睡过去,那模样真是淫蕩到极点。
我也有些累,趴在她酥胸上睡着,就让鸡巴留在她体内…………
中部的清晨窗欞上有鸟儿吵吵闹闹,天已亮。
被压迫的新娘子幽幽醒来,裸露身体张大双腿瘫在地毯上,她不敢稍动,压着她的男人犹自睡着,男根虽然萎软,但却不是全然气消,龟头还留在自己的穴中,经过休息后头不再痛,静静回味昨晚自己被姦淫时,自己放浪的表现,羞惭得红透脸颊,身上的男人竟然把自己搞得欲仙欲死,这种被姦污经验是不曾有过的,但不知怎么搞得,心里却甜甜的?……
我醒过来和她面对面,两个都不好意思的转头,清晨醒来男人的生理反应让鸡巴涨大,留在她湿热的美穴中舒服死了,她薄嗔带笑看着我道:「昨晚欺负人家还不满足?现在又来?」说着双脚勾盘上我的腰部。
我有些忐忑不安紧憋的心突然鬆懈,一直后悔自己冲动,铸成大错,没想到她……
佯装不懂,我说:「哪儿有?这是男人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
含着鸡巴的浪穴又汨汨出水,我不客气的顶插,根根见底,放宽心情后新娘子翘起双腿跨上我的肩膀,让美妙的感觉直达深处。随着活塞运动,交合处发出「啵滋!啵滋!」的声响,和着美新娘「嗯……嗯……唔……唔……啊……啊……」的呻吟。
我很怕学弟听到。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忽然从主卧室传出马桶沖水声……我和新娘子煞时停止了动作,不管淫水直流,不管鸡巴肿胀,迅速的翻身起来。新娘子原本只掀起的红色洋装,站起来后望下放,算是遮蔽好。我则拿出当兵时磨练的速度,穿好长裤内衣,在我们刚整理好的同时,学弟就开门而出。真险!就是不晓得昨晚他有没有起来撞见他娇妻张腿被压着睡觉?
新娘子作贼心虚,嗲声嗲气说:「老公!这么早起来?不多睡一会?」
我惊见地上黑色的性感内裤,急忙用脚踩住,趁机塞入口袋。
学弟满脸疲惫,边打哈欠边说:「我被肚子痛醒过来,看不到你才出来找,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再去睡喔?」
他看着娇妻丰满的胸部禁不住一股冲动,碍于我在一旁不敢有所举动,搂着纤腰的手不断往下抚摸,心里打个突?新婚妻子没有穿内裤?这么短的洋装岂不是容易暴露?他睡意尽消。
我无心观赏人家夫妻亲蜜,到沙发上坐下来,学弟也在对面坐下来,并吩咐老婆泡茶。
美少妇蹲下去拿茶具时正对着我,松黑的阴毛在阴影下仍旧清楚,学弟似乎发现我在偷窥,要他妻子转过去弄,哪里知道娇妻潜意识的动作并不介意被我看到?干都被干了,还矜持什么?
一旁的新郎官心中默祷:「拜託!拜託!看不到,看不到……」
转身过去的美女不好蹲,就站起来,弯腰下来整理茶具,整个阴户就出现在我跟前,还湿着呢!阴唇两旁的阴毛捲曲浓密,姿势的关係,裂缝又跑出嫩红色的肉蕾,我看得鸡巴又胀痛起来。
学弟一副不解的眼神斜照着娇滴滴的新娘子,看她虽然满脸倦容,但是双颊红晕笑容可掬,浑然不觉自己裙底春光忽隐忽现。
其实新娘子看到老公及学长两个男人急色的样子,举止上有意戏弄,知道自己私处正被学长瞧着,一种暴露的快乐迅速袭向全身,加上刚才因为丈夫醒过来做到一半被打断的好事,身体心态上都蠢蠢欲动,淫水流的更多。
只喝完两泡茶,学弟肚子又闹痛,直奔厕所,新婚妻子和我有默契的跟到一旁关切问候。
在他们卧房浴室门边的我早受不了刺激,大胆拉下拉链腾出鸡巴,掀开她的裙子,从背后突击,她趴在床沿任我插入,一种偷偷摸摸的刺激让她又紧张又兴奋,未乾涸的淫水润滑下简单轻易插入穴中,已经尽量小心了,还是发出交合声音,就隔着一个浴室的门墙,我爽快得几乎融化,忘情又惦挂的干插学弟的美娇妻。
不敢叫出声音的新娘子,闭口闷哼……不时的大口长嘘。
这样既紧张又刺激的性交,快速磨擦下体,不过五分钟不到我就射了,浑浊滚烫的精液全射入她的小穴,未满足的她前后猛摇屁股,简直淫到骨子里去了。她利用我洩完却还膨胀的鸡巴磨擦淫穴,贪婪得淫贱模样真让人回味无穷。终于她也洩了。
拔出鸡巴时一起带出许多透明黏液,她老公沖水了,快速抽取几张卫生纸摀住下体,不管有没有拭净,急往垃圾筒一扔,真是惊险!!……
回到台北后全身疲累,但是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掏出口袋中的T字裤,在手掌蜷缩成一团,还可以嗅到美丽新娘子的体味,就跟遗留在我鸡巴上的一样。我会怀念这个学弟的,我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