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风月大陆 第八章 功力尽复

时间:2018-01-27
鬼无月发出了一声低喝,四个阴神当下明白他的意思,同时提起倭刀,唰唰两声,在身前连劈了两刀,激荡的劲气中,他们退到了鬼无月的前面。
  手中的玉杖飞速在四人的背后敲击了一下,鬼无月的口中吟唱了一句咒语。
  「阴神护身!」
  四阴神的眼中爆出了阴寒无比的冷电,于凤舞提醒道:「小心,他们的功力被强行提高了!」
  四阴神重新提刀跃到了四女的跟前,现在他们是一对一了。鬼无月知道如果不把四个女人缠住,他无法突破她们布下的阵势,也就无法冲到床边了。
  这一次是他的最后机会了,因为他布在房子外面的结界就要被攻破了,如果外面的人手再涌进来,他们更加没有机会出手了。
  四阴神完全是一副拚命的架势,沉步开声,手中的倭刀举过了头顶,凝聚起全身的劲气,由于被施加了「阴神护身」后,每一个人的功力都提高了将近一倍,现在刀锋上的凌厉刀气已经涨伸到两寸,强烈的白光让室内为之一亮。
  四把倭刀如同闪电般的劈了下来,那股猛烈的气势就算是前面有一座大山也要被分成两半。
  四女同时发出娇叱声,她们苦于不能离开位置,除了硬挡外没有别法可想。这可是全看修为的真功夫,没有任何取巧的法子。
  于凤舞的粉脸倏红转白,她的手中立时幻出了一道青色的光枪,烟气袅袅围绕着枪身,鬼无月顿时歎为观止,这个美丽的将军居然能将真气炼到在体外形成实质的光枪,可以说她的实力已经接近了天神的境地。
  站在于凤舞面前的那个阴神的感受更加强烈,四周的空间好像陷入了一个无形的大洞中,其中的粘滞感让他的劲气有种无处可用的感觉,纵使他现在的功力已经提升到往日的一倍以上,但空间气流的束缚让他的动作变得十分困难。
  其实这只是他的个人感觉,在旁人看来,他的那一刀劈下还是快捷无比,迅若奔雷,和于凤舞迎上来的光枪碰个正着。
  青色的光枪微微一颤,枪身发生了肉眼难察的细微回缩,将倭刀上的庞大刀气完全吸收殆尽,然后反弹起来,将气势顿消的倭刀震飞起来,可怕的劲气顺着刀身传到刀柄处,紧握的双手同时如遭电殛。如果这个阴神见机鬆手,还可以避开于凤舞的后招,但他本着武人的本能,死死抓住自己的武器。于是毫不留情的劲气直冲他的体内,让他体内的气血翻腾飞浮,再无动手之力。
  他没有动手的机会,可于凤舞不会放过,青色的光枪在空中划过一道美丽的轨迹,点中了他的左肩头,光枪的枪尖好像没进了这个阴神的体内。
  惨嚎声起,阴神的肩头爆裂开来,血雾喷起,他感到自己的全身被从光枪上传来的劲气完全控制,一个身子不由自主的飞跌。
  与此同时,玉珠和辛西雅也已经将对手击伤,玉珠的对手被她发出的暗黑剑气伤了右手,而辛西雅的对手则是被飞电标枪直接击中了胸口,在这样的战斗中被人击中中宫,只能说明这个阴神和辛西雅实力的差距,不过也算他倒霉,遇上的对手刚好是最强悍的女神战士。
  本来他们还可以和她们斗上一段时间的,可是他们採用了硬拚的绝招「分山决」,这是马上分出胜负的,谁的功力强谁就是胜者。
  四对敌手中只有柳琴儿这边不分胜负,因为两个人的实力相当。当那一刀劈下时,柳琴儿也只好提足全身的功力举剑上架。
  「砰!」
  一声巨响,身形猛震中,两人各自退了一步。柳琴儿的娇躯碰到了身后的床,四女所列的阵势马上出现了一丝空隙,再也不是完整无缺的防御了。
  在一边等候的鬼无月就是为了这一瞬间的间隙,足尖一点,一个身躯腾空而起,直扑床上的两人。
  劲风激荡,鬼无月的全身都笼罩在莫测的劲流中,显然他已经提足了十成的功力,可以想像到,如果他一出手的话,一定是石破天惊。
  于凤舞,玉珠和辛西雅同时色变,也随后跃起,意图在空中拦住鬼无月,但她们的动作还是迟了一步,鬼无月的玉杖已经碰到了低垂的「天罗宝帐」。
  「玉真白屋」外面传来了连声的巨响,那些女神战士们持续攻击鬼无月设下的结界了。十四把飞电标枪吐出炽热的电芒,在眼前异色的光幕上爆出绚烂的色彩,半球形的结界损耗得极快,女神战士的一轮攻击就让它缩小一半。
  长笑声中,鬼无月挑起了前面的「天罗宝帐」,蓄势已久的左拳猛烈地捣出,目标就是床上那个浑身赤裸裸的健壮男人。他从尤那亚的描述中已经了解到这个男人的实力,对自己的这一拳有着绝大的信心。
  「岂有此理!」赤身裸体的男人怒吼一声,他感到这个老家伙的拳劲完全将他们两个人都笼罩住了。刚才被晨月骗了的怒气顿时全发在这个大煞风景的老家伙身上,他同样一拳朝鬼无月轰去,从晨月身上收回的真气,再加上他身上莫名其妙涌出的劲气全数奉上。
  「给老子滚开!」
  两道强劲的拳风在「天罗宝帐」外相撞,劲气狂飙中,铁拳在空中结结实实的撞在一起。
  叶天龙的身子狂震,胸口好像被万斤大锤猛烈的撞了一下,闷哼一声,张口吐出了一口血,仰面倒在了后面晨月温软的娇躯上。轮到功力,他毕竟还不是鬼无月的对手。
  鬼无月的眼中闪过惊疑和遗憾的神情,他没有料到这个男人也有这样的功力,自己的十成功力全力一击,居然也只能将他击伤,这已经超过了他的预算。当然,如果他能再追加一击,一定可以将叶天龙击毙的。
  可是现在他已经没有机会了,于凤舞,玉珠和辛西雅已经从三个方向朝他杀来,人还没有近身,三道可怕的真气已经朝他涌来。尤其是玉珠和辛西雅更是杀机毕露,十二成的功力全部攻出,黑色的剑气和白炽的电芒几乎要将整个空间吞没。
  鬼无月知道自己再厉害,也没有办法身在空中同时接住这三个愤怒女人的攻击,手中的玉杖在面前舞出一道密不透风的杖轮,迎上了辛西雅的飞电标枪和玉珠的长剑,同时另一只手倏然涨大成巨灵掌,雾气的飘动中透出三道寒气,攻向于凤舞。
  三女同时心中一怒,鬼无月竟敢一人敌她们三人,这也太不自量力了,她们更加催动真气,狂猛的冲向身在半空的鬼无月。
  真气的爆裂声中,结界终于被女神战士们攻破了,身手快捷的四个女神战士已经冲进了房间里,四把吐着电芒的飞电标枪直奔尚未恢复过来的四阴神。
  半空中的四个人交汇在一起,鬼无月大喝一声,一个身形突然加速上升,杖轮消失,但却是带着玉珠的暗黑剑和辛西雅的电芒往上冲去,而那巨灵掌与于凤舞的光枪快要接触的时候,也非常巧妙的缩回,变成牵引之力让于凤舞的劲气改变方向。
  这数股无上的真力在鬼无月的导引下直接击中了「玉真白屋」的屋顶,轰然声中,这可怕的能量冲破了「玉真白屋」的神秘力场,将屋顶冲出一个大洞,明亮的阳光霎时涌进了这间混乱不堪的房间里。
  「走!」
  鬼无月藉势飞出了「玉真白屋」,声音在空中传来,房间里的四阴神奋起最后的力量,拚就受到女神战士的一击,纵身跃起,消失在透空而入的阳光中。
  「不要追了,让他们去吧!」于凤舞喝住了正要腾身而起的女神战士。
  玉珠和辛西雅早已将叶天龙从床上扶起来,叶天龙张口又吐了一口血,大骂道:「什么东西,居然来偷袭我!」
  于凤舞见他倒是精神十足,一颗芳心顿时落地。因为叶天龙刚好在完全恢复真气的时候和鬼无月对了一拳,那时他体内的那股莫名的庞大劲气尚未消去,所以即使鬼无月要比他高上两级,也无法真正将他重伤,只是让他浑身无力了一下。
  柳琴儿见外面涌进来的人越来越多,连忙手忙脚乱的将晨月和叶天龙遮掩起来,让别人看到两个人这般赤裸裸的样子总不是一件好事。
  得知自己的当主居然完全恢复,「鸣玉阁」的人是欣喜若狂,对救了当主的男人更是恭敬有加,以最高的礼节招待了叶天龙一行人。但真正出席他们宴会的却只有恢复精神的男人,于凤舞她们都藉故和晨月躲到后面聊天去了。这也让叶天龙心中直嘀咕,他对晨月可是心有戒备,这个女人太厉害了。
  ※ ※ ※
  内堂的小花厅里,灯火辉煌。叶天龙踏进后,不由得一愣,整个花厅里只有晨月一个人坐子那里。
  「凤舞她们呢?」心有余悸的男人沉声问道。
  晨月横了他一记妩媚无比的眼神,「难道你就记得凤舞她们吗?」
  叶天龙心中暗道:「废话,老子不记得她们,难道说还要记得你吗?」他望着晨月的如花似玉的俏脸,不可否认她的殊色,这是绝不输于凤舞的美丽,而且现在她摆脱了「天阴真葵」的折磨后,恢复了红润的樱唇有着一种极度吸引男人的魅力,加上透明的雪肤和乌黑的秀髮,组成了世界上最美丽的面容。
  「凤舞不是说要我到这里来找她吗?」叶天龙冷着脸道。
  「你为什么不对我好一点呢?」晨月无限幽怨的说道,眼中的神情让叶天龙一阵心软。
  叶天龙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翻腾的想法,摇头道:「因为我害怕你,害怕再次被骗!」
  晨月哀怨的歎了一口气,从椅子上盈盈站起来,移到叶天龙的身前,香喷喷的娇躯几乎贴上了他的身体,低声下气的说道:「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叶天龙不由自主伸出双手,捧起这个与自己有了合体之缘的美女的俏脸,无瑕的脸蛋有如婴儿的肌肤一样的嫩滑。晨月的美目中现出了极其诱人的异彩涟漪。
  「你知道吗?你真是一个可怕的妖精,哪个男人可以抵挡住你的诱惑?」
  晨月无声的媚笑,香软如绵的玉手缠上了叶天龙的头颈,用近乎耳语的声音说道:「我只要诱惑你就行了!唔唔!」
  意志力薄弱的男人终究没有挡住绝色美女的如此诱惑,重重的吻在她湿润的樱唇上,尽情地享受怀中玉人的红唇香舌。火热的娇躯在他的怀中难耐的厮磨扭动。
  叶天龙一直吻到晨月快要断气的时候才放开她的香唇。他望着湿淋淋的美目道:「我警告你,如果再像上次那样的骗我,我绝不会饶过你的!」
  晨月娇喘点点地答道:「你终于原谅我了!」说罢,又凑过香唇狠狠咬了他一口后,柔情似水地说道:「从今以后,我再也不会骗你了!我的爱人,这两天让我们好好相爱吧!」
  叶天龙一愣,「这两天,难道说你要离开我?」
  晨月轻轻厮磨着他的胸膛,欣喜地说道:「我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是的,我后天就要离开这里了!」
  「为什么?」叶天龙略带迷惑地望着俏脸火热的晨月。
  「不要问什么,以后你会明白的。」晨月紧紧搂住叶天龙的身子,「等我完成心愿后,就会再次回到你的身边。」
  叶天龙的耳边突然间响起了玉珠那俏丽的声音,「公子,大姐让我告诉你,好好对待晨月,她以后会是你有力的帮助。公子你还是好好享受吧,嘻嘻!」
  既然是这样,叶天龙露出了会意的笑容,这件差事对他来说倒是胜任愉快,而且是最擅长的。
  随着两个人身上衣裳的脱落,小花厅里热度上升,春意暖暖。让叶天龙感到意外的是,晨月对房中术的了解,甚至超过了他这个花丛的老手。这个女人到底有多少秘密还瞒着自己啊?享受之余,叶天龙不禁在心中发出这样的疑问来。
  叶天龙将晨月的娇躯抱在怀中,坐在椅子上,晨月马上乖巧地上下动起来,手法由生疏到熟练,让叶天龙尝到无边的快乐。
  叶天龙揽住晨月纤细的小蛮腰,一边助她一臂之力,一边在她的小耳边取笑道:「好厉害啊,你怎么对这些事情如此了解?」
  晨月娇喘吁吁地回答道:「我看过所有的奇书,这些东西自然也会在其中的,你可别以为我……」
  话未说完,叶天龙已经吻住了她的香唇,大力地动起来。这下让晨月尝到了无上的快美,娇躯上泛起了一层娇艳的粉色,双手只有紧紧抱住他的头颈。
  两唇分离的时候,晨月早已是美目如迷,编贝的玉齿咬着鲜红的樱唇,瑶鼻中娇吟不绝如缕,晶莹的鼻翼张合,那模样真是又娇又美,逗得叶天龙情火更炽,开始发动最狂野的攻击。
  椅子的摇动声,晨月甜美的娇吟声,伴随着叶天龙粗重的喘息,在这个暖暖的小花厅里不住的迴荡。
  无数次的魂飞天外,神智迷茫,晨月终于知道这个男人的厉害,她只有出声求饶,哀求他的怜惜。
  当叶天龙火烫的元阳疾劲地沖射到她的体内,最深之处极敏感的地方受到这样前所未有的刺激,让晨月的一双美目顿时为之大睁,浑身痉挛着发出极乐的哭泣,四肢紧紧纠缠住男人的身躯,似乎要将自己溶进他的身体里面。
  仅仅一夜之间,晨月就从少女完全转变为成熟的少妇。
  知道接下来要有好长一段时间不能见到这个带给她无穷欢乐的男人,晨月在离开帝都的前一天,从白天到黑夜,和叶天龙抵死缠绵,一次又一次的让这个男人将自己带到无上的仙境,品嚐着男女情爱所能达到的最高境地。
  在一次雨露承欢之后,晨月神情庄重的告诉叶天龙,让他以后少用「吸精搜髓大法」这门功夫来吸取女人的真阴,只要用来提高床第之间的欢乐就行了。因为叶天龙现在的功力已经到了一个瓶颈,加上他体内的「九炎神脉」所蕴含的怪异真力,如果过多的吸收别的女人的元阴,反而乱了体内的真气,毕竟是别人的东西,太多就会太杂。
  晨月望着叶天龙的眼睛,深情地说道:「我不希望你再次出现象这次的情况,毕竟你身上的「九炎神脉」只是传说中的异象,到底能给人带来什么样的好处,没有人能完全知道。」
  叶天龙默然,他知道晨月说的意思,如果说常人能藉着「吸精搜髓大法」一直提高自己的能量,可他自己就可能不行,因为没有人知道「九炎神脉」所含的内容,流传下来的均是一些片断,自己还是老实一点的好。万一再像这次一样的情况发生,就不知道该到哪里再找一个象晨月这样的身具「天阴真葵」的女子来解救了。
  叶天龙温柔地抚摸着晨月那晶莹如玉,堪盈一握的酥胸蓓蕾,在她滑腻的粉脸上轻吻了一下,感激地说道:「我知道了,以后会注意的。」
  晨月亲暱地说道:「知道就好,我可不想我的爱人有什么事情啊!」然后又附到他的耳朵边,腻声道:「让我们再来吧!」她的情话自然又一次引起了叶天龙激情的反应。蕩人心魄的媚声娇吟再度在叶天龙的耳边响起。
  ※ ※ ※
  第二天一大早,几尽销魂的两人终于要分离了。
  在一众高手家将的护卫下,晨月带着贴身侍女如兰坐上了特製的马车,往北而去。因为离开「玉真白屋」的第一件事,她就是要好好的去看看各地的风土人情,同时也是实地去视察一下旗下各店的工作。这也是她完成心愿的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