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老婆主导的夫妻交换派对

时间:2018-01-27
我觉得好兴奋,兴奋得真快受不了。一进入屋,老婆阿美刚一打开客厅的电灯,我就从后一把抱住她,又硬又胀的老二往她的屁股沟里猛挺,一只手快速地揉着她饱满的胸部,另一只把她的头往后一扭,嘴巴对着她的香唇用力吻下去。
太爽了。虽然我们都还穿着衣服,但老二顶着软软的屁股肉的舒服感觉,还是一阵阵传过来。阿美的胸部是她的最大骄傲,三十四D,美丽的梨形,坚挺饱满,现在隔着她薄薄的上衣用力模揉,就好像摸着一团温热的棉花团。
我的嘴和老婆的嘴紧紧吻在一起,老婆的口内又湿又滑,两人的舌头相互搅拌,我吻到自己满嘴的酒味,和老婆唾液的微香,那种感觉就好像老二已经插进老婆的美穴中一样。
我上面用力吻着,下面则用力猛顶,按住老婆乳房的那只手,这时也很快向下伸,一把撩起老婆的迷你裙(干!老婆就是喜欢穿这种超短的迷你裙,让我看了,不想干她都不行),抠向老婆的屁股底沟,一下子就模到湿湿的三角裤底。我用力抠了几下,老婆发出几声淫叫,但因为嘴巴被我吻得死紧,只能听得见她「哦……哦……哦……」的淫声浪语。
我等不及了,一把拉下她的三角裤,让她露出光光的下部,同时用手猛地往她的阴部一抠,马上抠到满满的一把淫水,看来她也跟我同样兴奋。
在我还从背后抱着她,并且一手扶着她的头,让她回头和我亲吻的情况下,我单手解开腰上的皮带,让长裤落下,并且再拉下内裤,然后用脚把长裤和内裤一起踢到一旁,露出早已昂然挺立的阴茎。
接着,我把她的左腿往上一擡,让她的小穴外张,我怒涨的老二立即往她穴内一送,一根红热的阴茎插进春潮淫淫的温暖小洞内,又紧又暖的嫩肉紧紧包住我的阴茎,舒服得让我呼出一口大气,老婆更是狠狠地哼了一声。
结婚好几年,夫妻两人早已经干出默契来,只要兴趣一来,我们通常就是这样随地就干起来。老婆跟我一样冲动,稍加调情,她的小穴就会淫水满溢,让我的阴茎一插就进,然后就是疯狂的大肆抽插,老婆则是纵情相迎,两人干得不亦乐乎。
今晚去参加老婆专科同学安妮的结婚喜宴,气氛很好,同桌的还有老婆的另一位同学小莉和她的先生小高,大家都谈得很开心,我多喝了几杯,弄得心情很HIGH。
离开喜宴的饭店,在开车回家途中,我早已性趣大发,一只手扶着方向盘,一只手伸向旁座的老婆,偷袭老婆的胸部,惹得老婆娇笑连连,但也一再警告我要小心开车。
好几次,只要一停在红灯前,我就一把将老婆搂过来,和她深情地接吻。老婆的反应也很好,她陶醉地闭起眼睛,喉中还发出「哦哦」声,甚至还把手伸向我下部,摸到我硬梆梆的老二时,她忍不住说:「哥,你好硬哦!」刺激得我真想停车,当场就干她个痛快。
好不容易回到家里,老二也终于顺利插进老婆的小穴内,我开始用力抽插起来。这时候,我同时佔据了老婆上下两个洞,两个洞同样湿润温暖,那种感觉好像同时在干两个女人。
这样干了约十分钟,虽然够刺激,但总是有点不顺。于是,我放开老婆,飞快剥下她的短裙、上衣和奶罩,她那完美的胴体马上赤裸裸地呈现在我面前。老婆也没闲着,在我剥她衣物的同时,也解除了我全身上下的衣物。
来不及上床了,我抱着她往地板上一躺,紧紧压着她,怒涨的老二一刻也没浪费,马上再度插进她的小穴中,并且疯狂地插了起来。
老婆一直到现在才有机会出声,兴奋的她,立即惊天动地的叫起床来。
「哎哟,大鸡巴哥哥,你怎么那么兴奋,一进门就干了起来……哦!哦……哦……用力干,大力插,哦,哦……连给我喘气的机会也没有……哎哟,又顶进来了,到底了……呀……快被你干死了……哦,哦……」
听到她如此淫声浪语,再加上酒气这时冲上脑来,我简直像疯了一样,硬挺的大鸡巴毫不留情地向着老婆穴内猛干,一下比一下重,让我觉得自己实在神勇无比。同时,两手也用力猛搓老婆的那双大奶。
老婆这下可真的爽歪了,脸上红潮如彩霞,一面喘气,一面叫个不停:「哎呀!哥呀,干死我了……哦……哦……」
就这样狂插猛干了好一阵子,我突然觉得老二一阵酸麻,再也顶不住了,我伸手紧紧抱住老婆,同时用力吻着老婆,下面则使尽全力往老婆小穴内一顶,只觉得已经顶到老婆的穴底了,我就用力顶着,一动也不动。
老婆也感觉到了,她几乎陷于疯狂状态,双手也紧紧搂着我,屁股则拼命向上擡,嫩嫩的穴肉紧紧顶着我涨得快要爆炸的阴茎,「哦……哦……哦……」从她的喉咙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
终于,我爆炸了,累积了几天的浓浓精液一下子射出,我痛快的绷紧全身肌肉,并且感觉到阴茎猛然抽搐了一下。
老婆的反应更是激烈,她死命地搂紧我,指甲深深陷入我背部肌肉。她穴内的嫩肉也跟着一阵紧缩,把我的阴茎包得更紧。她同时使尽全力吻了我一下,然后,她的唇离开我的嘴巴,紧接着,发出一声高潮后的叫声:「哦……死了……被哥给干死了……」
高潮过后,我们两人还紧紧抱在一起,躺在客厅地板上。
过了好一会儿,老婆轻轻推开我,翻个身子,爬到我身上。她含情脉脉地吻着我,丰满的双乳贴在我胸前。老婆伸手到下面,轻轻摸着沾满我自己精液和她的淫水的阴茎,又开始用手轻轻套弄起来。
虽然刚刚才大战完毕,但看到浑身赤裸的老婆趴在自己身上,美丽的双乳贴着自己,她那柔软的小手又在轻轻拨弄我的阴茎,刚刚软下去的阴茎不禁又慢慢硬了起来。
老婆这时乐得又红了脸,她春情烫漾地说:「哦……大鸡巴哥,你今天真的好强,一进门就把妹妹干得爽死了……哎哟……又硬起来了呢……讨厌……不行啦……真要干死妹妹呀……不行啦,会把妹妹干死的……」
看到老婆这样的媚态,我不禁又跃跃欲试了。
谁知道,老婆这时突然对我眨眨眼,狡黠地对我笑着说:「其实,你今晚这么兴奋,并不全是为了我,对不对?你是看到小高的老婆小莉的骚样子,很想狠狠干她一顿,所以,一回到家里就抓住我猛干起来。其实,你在干我的时候,心里有一部份是想着正在干小莉,是不是?」
听到老婆这么一说,我不禁愣住了。但我只呆了一下下,马上就恢复镇静,并且嬉皮笑脸地对老婆说:「是吗?是那样子吗?那妳呢?妳还好意思笑我?妳刚才也够骚了,但也并不是完全为了我,对不对?妳还不是在酒席上跟小莉的老公打情骂俏的?妳才真想被她老公大干一场呢?还敢笑我?」
说完,我两手扶着老婆的屁股,用力往上一提,让老婆的屁股暂时离开我下面,连带地也使我那根再度硬起来的大鸡巴脱离老婆小手的掌握,接着,我屁股往上一挺,再把老婆屁股往下一带,「滋」的一声,大鸡巴不偏不倚地再度插入老婆那淫水横流的蜜穴中。
我先用力往上猛顶,让龟头着实顶住蜜穴的肉壁几秒钟,然后,我把老婆屁股往上提,接着,再往下带,就这样上提、下带地,老实不客气地使出我的「倒浇蜡烛」绝招,确实确实地干了起来。
「哎哟!不来了,你又干人家了……哦……哦……哦……顶到小穴头了……哎哟……要死了……真要死了……人家才说你一句……你就老羞成怒……哎哟!又顶到了……你说人家骚……哦……说人家喜欢被人干……才没有啦……哦……哦……人家只喜欢被哥哥一个人干……干死妹妹吧……哦……妹妹是哥哥的……哦……哦……」
真是受不了,竟然有这样骚的老婆,我前辈子一定是烧了数不尽的好香,今天才能如此干得尽兴。看到老婆在上头剧烈晃动着,一头长髮飞扬,秀脸飞红,胸前两颗巨乳上上摇摆,乳波惊人,让我又爱又怜。
因为是第二次再干,而且酒意还未全消,所以,这一次干了十几分钟还没有射精的感觉,但看到老婆在上面这样子剧烈地骑着我,也实在很累,于是怜惜心油然而生。我放开老婆的屁股,两手往上一搂,用力把老婆上身往下一拉,让她紧贴在我胸前。
我热情地和她接吻,疼惜地说:「妹妹,趴在哥哥身上休息一下,我暂时不把鸡巴拔出来,等一下再干。」
老婆红着脸,吻着我的唇。每一次,她那肉肉、湿湿的唇贴着我的唇,让我觉得就好像她的两片阴唇紧贴着我的唇。
她笑着说:「你想干小莉?这其实不能怪你,小莉是我那一票高中死党中最骚的,当年不知迷倒多少男孩子。几年不见,现在样子更骚了,难怪你看得很睛都直了。如果不是有那么多人在场,我看你呀,当场就上了。大色鬼!」
老婆一语道破我心中的淫念,让我尴尬不已,不过,结婚这么多年,老婆早就知道我有这个好色的毛病,尤其最喜欢别人的老婆。所以,尴尬归尴尬,我还是「嘿,嘿」笑了两声,屁股往上擡了一擡,老二快速地在老婆小穴内连插了两下,夹着淫水,发出「噗噗」声。
冷不防遭到突击,老婆笑着骂了我一句:「哥,讨厌啦,偷袭人家,要死了呀,说到你心坎里了吧,瞧你那么乐。」
也难怪我乐。今晚我们夫妇进入喜宴会场时,马上就吸引了众人的眼光。当然,我知道,大家的眼光都是落在老婆阿美身上。老婆今天穿的是一条超短的迷你裙,是那种黑色皮裙,把老婆的屁股裹得紧紧的,裙下是一双修长的玉腿,黑丝袜,黑色的高跟鞋,这样的打扮,让她走起路来,臀波摇摆,彷彿连内裤也看得见,真是迷死人。
说到她的上半身,那更精彩了。她外面穿着是一件短短的红色小皮衣,和下面的黑裙正好形成强烈对比,而且红皮衣超级贴身,正好把她的丰满胸部和纤细的小蛮腰衬托出来。小小红皮衣里面是件丝质白衬衫,老婆从第三个钮扣扣起,上两个钮扣未扣,露出雪白的酥胸和乳沟。尤其是那道乳沟,因为紧身的小皮衣和衬衫的强烈挤压她的豪乳,而显得极深。
黑皮裙、红皮衣、白衬衫、黑裤袜、黑色高跟鞋,这样醒目的打扮,把她的曼妙身材表露无遗。尤其是走起路来,紧绷的臀部左右摇动,丰满的胸部则上下晃动,好像随时会挣脱束缚,夺衫而出,他妈的,太迷人了。
临出门前,看到她这种打扮,让我看得双眼差点喷火,一把搂住她,把她抱得紧紧的,而她也娇媚地紧靠在我胸前,仰起头来,娇声地说:「哥,喜欢我这样打扮吗?」
我捧起她的脸,深情地吻着她。吻着,吻着,我开始冲动起来,两手顺势摸到她的屁股,胯下坚硬的老二往前顶。老婆赶紧推开我,红着脸说:「哎呀,不行啦!哥,快走吧,快来不及了!」
到了喜宴会场的饭店,我美丽的老婆果然引起大家的注目,让我深感光荣。
「阿美!」突然传来这样的呼唤声。我和老婆转过头去,我眼睛再度一亮。
老婆阿美已经很亮丽了,而这时出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个女人也同样出色。跟老婆的短裙相反,这女人穿着及地的长长黑色礼服,充份展露出修长、曲线玲珑的美妙身材,礼服下襬是开高叉,露出她纤细的小腿,和一部份丰腴、白晰的大腿,而礼服上面的胸口则开得很低,可看到很大部份的丰满双乳。她是一头长长的秀髮,整个给人一种神祕、秀气的美感,不同于一头短髮和劲装的老婆阿美所展现的狂野美艳感觉。
「好呀,死小莉!是妳!」老婆高兴地大叫,上前一把抓住那位丽人的手。两人拉着手,高兴地抱在一起,又说又笑的,把我和那位美人身旁那位瘦高个子的男士抛在一边。
两位美人相互介绍了一下。原来,老婆阿美、小莉和今晚的新娘子安妮是专科时的同班死党。但三人从学校毕业后,就各分东西,再也没有连络。小莉回到她家乡高雄工作,老婆阿美和安妮则在台北就业。老婆和小莉两人久未见面,这下子一见面,马上讲个不停,直到入席时,两人还兀自讲个不停,因此也就没有注意到我们落坐的位置。
按照道理,应该是夫妻坐在一起,也就是说,我本来应该坐在阿美身边,但我却故意抢在小莉身边坐下,而且在我坐下后,我们那一桌只剩下老婆阿美身旁的那个位置,所以小莉的先生小高只好在阿美身边坐下。如此一来就变成阿美和小莉坐在中间,我们两位男士则分别坐在她们两人旁边,只是我们并没有坐在自己老婆身边,反而是坐在对方妻子的旁边。
阿美和小莉并没有注意到这种情形,两人还是低着头聊个不停,一直到上菜之后,两人才擡起头来,也才发现这种情况。阿美先是斜着头看了我一眼,微微露出惊讶的神情,但接着,她又转过头看看她旁边的小高,脸上却露出浅浅的微笑。小莉则是侧着脸,对着我微微一笑。
小莉这一笑,让我更是心花怒放。说实在的,那晚的菜色究竟好不好,我根本没注意,我鼻中只闻到小莉身上传来的高级香水味道,两眼则不时偷瞄她胸前伟大的双峰,和深深的乳沟。
更要命的是,小莉还会不时地向我靠过来,而且,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有好几次,她和阿美谈得太高兴,惹得她笑得花枝乱颤,全身竟往我这边一靠,那种肉碰肉的感觉真好,害我真想伸手往她的腰上一搂。
同时,我也发现到,老婆阿美那边的情况也和我类似,她老是往她身边的小高靠过去,也常常有意无意地对着小高抛媚眼,看来她对小高印象满不错的。而小高也一脸陶醉的神情,显然也跟我一样,难逃别人漂亮老婆的亲蜜攻势乡小高这家伙可真有艳福。特别是老婆的超短迷你裙,在坐下后,几乎可以看到她的内裤了。
妙的是,小莉在发现我几次在注意老婆那边的情况后,反而更亲热地向我靠得更近,也频频向我抛媚眼,大有和阿美一较长短的意思。
酒席的气氛很热闹,我们两夫妇都很High,不停地向对方敬酒。等到酒席进行到一半时,大家都有几分醉意了。阿美和小莉脸上都红红的,眼波蕩漾,更显娇媚动人,动作也越来越大胆。小莉好几次偷偷在桌底下将手放在我大腿上,并且用指尖轻轻划过,像触电般的感觉传来,干!我的老二马上硬了起来,被紧紧包在裤子里,实在很难过,偏偏小莉又在这时候转过头来,故意朝我淫淫媚笑,害得我精虫上冲大脑,真想一把将她按倒在地,当场干她个天昏地暗。
再看看老婆阿美,她也显然同样春情发作,娇态十足。我还注意到,她的一只手也放在桌底下,而且正在上下移动,小高也跟我一样露出快要忍不住的陶醉表情。妈的,搞不好,老婆正在抚摸他的老二呢!
这时,新娘安妮和新郎前来敬酒。安妮看到两位好同学,高兴得挤到她们两人当中,热烈地敬起酒来。我站在一旁居高临下,眼中看到的是三位美人,一个比一个漂亮,一个比一个性感,而且个个都是一对豪乳,峰峰相连,乳沟深深,看得我差点就要大喷鼻血。
酒席结束,大家在酒店门口道别时,我已经性趣高到快要控制不住了。
想到这儿,淫兴再起,我用力抱着老婆,翻转过来,再度把老婆压在下面。刚刚一直浸在老婆小穴淫水中的老二,因为得到短暂的休息,这时变得更硬更有力。于是,我老实不客气地用力干了起来。老二开始一下紧接一下地,快速而有力在老婆那满是淫液的美穴中抽插。
老婆立即感受到我老二的强大威力,乐得她又叫个不停:「哦,哥哥,好老公……你好硬好够力……哦,太好了……用力……干死妹妹了……哦……又干进来了……」
我实在插得太爽了。硬硬的老二在老婆那淫水涟涟的美穴里插进拉出的,不断发出「噗吱、噗吱」声音。由于阿美的小穴很紧,老二在拔出时,把她的穴肉也连带拉了出来,那种扎实的感觉,好像是一张小嘴紧含着老二不放,差点把我的精液也拉了出来。老二在拔出到将近穴口时,我再猛力插入,一下子就顶到阿美的穴底,龟头着实地碰着穴内的嫩肉,每顶一下,老婆就张开嘴发出一声「哎哟」,并且浑身抖了一下,把我抱得紧紧的。
看着老婆在我老二的威力下,被干得娇喘连连,淫声不断,一副十足陶醉的模样,让我感到男性无比的快感和尊严。
干着,干着,我突然想起今晚酒席上的小莉,她的风情万种和骚模样,以及她的小手放在我大腿上的那种触电感觉,让我不知不觉的把下面的老婆幻想成是小莉。
不知道小莉干起来会是什么味道?会像老婆这么风骚迎合吗?不管了,就先把老婆当成是小莉,好好干一场。
『小莉,我要干死妳!』我一面在心里如此想着,一面更加用力地去干着老婆,想像成小莉正被我干得哇哇叫呢!
老婆被我更用力的一波攻势干得简直要飞上了天:「哦……好老公……好哥哥……亲爱的哥哥……你太会干了……啊……快把妹妹干死了……哦……对……用力顶……不要拔那么快嘛……哦……又插进来了……」
老婆在我下面被干得狼狈不堪,但显然也是乐翻了。她的反应也跟我一样热烈,热烈得有点出乎我意料之外。这让我突然起了疑心,搞不好,老婆也跟我一样,幻想着现在正在干她的,正是小莉的先生小高。看她今晚在酒席上和小高眉来眼去,这是很有可能的。
不过,不管了,就当她真的想着小高,反正我也想着小莉,大家扯平了,最重要的是现在实在干得太爽。
我收拾起胡思乱想的心思,再度专心打起老婆的「洞」来。先是一抽一插,再来就是用九浅一深的插法,最初是缓缓的九次抽插,插得不深,也抽得不很出来,但在九次浅浅的抽插,让老婆觉得并未觉得很尽兴,而心痒痒时,我却突然用力狠狠地、深深地向前一插。
在前九次浅浅的抽插时,我的大鸡巴一次又一次地在老婆紧密的小穴里来来回回,刮动她的穴肉,老婆舒服地一次跟一次的随着我的抽插动作,发出「哦,哦,哦」声,等到九浅之后的那一次用力一插时,她马上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声大叫:「呀!」接着就是歇斯底里似的淫叫声:「坏死了……讨厌的哥哥……爱人家的味口……插得人家快受不了……又那么用力插……小穴都被你插破了。」
好美的一个夫妻淫蕩之夜。
一个星期后的星期五,我在公司加班到晚上七点,临下班前,突然接到老婆打来的电话:「老公,我现在在福华饭店中庭,和一位朋友在一起,你过来和我们一起吃晚饭。」
我很快赶到福华,令我喜出望外的是,老婆所说的那位朋友,赫然是──小莉!